陪伴——最长情的表白散文

表白 时间:2018-09-26 我要投稿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同我一样:那些分离两地的恋人们。请珍惜身边的那个为了你一路奔波的人儿,那个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对你不离不弃的人儿。

  ——题记

  一、

  再次打开这个空白文档已时过半年,有时表述欲望极其强烈,但觉写下来又极其费力,因此也就撂下手来。若不是因这次塞车事件,这段不长不短的光阴终究还是不想被精辟地定格在几行字里。

  空闲下来时看了好几本书,是几篇长篇小说。以前不喜爱长篇小说,总觉得这年头人人都有故事,情节再周折也不过陈腔滥调。一直钟情于天马行空的文字,在灵感迸发的时候印记出生活的林林总总,倒有种处处为家的浪子情怀,那不羁、那浪漫、那潇洒。可读多了,就如同天天看得见流星,再也懒得去许愿一般,生活的哲理在泛滥的文字里被磨起了一个又一个细小的毛球,不忍再揭开。

  也不知是不是年纪长了,人开始变得温柔定性,又喜爱读起故事来。更爱看平凡的人物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说不完张三裤口窄,李四帽檐长,道不尽柴米油盐酱醋茶,行走到各处都放不下自家那本难念的经。于是小人物就着小日子,像滚轱辘一般,生怕不小心把这轱辘弄倒了,可万一倒了,还是得硬着头皮把它扶起来继续走下去。

  时光像一条柔软的丝绸滑过掌心,还留有淡淡大米的味道。婚后的生活并无多大变化,我和先生依然分居两地,偶尔两人都放假时见上一面,平时基本靠电话沟通。沟通的问题平实而又具体,大至还房贷、双方父母的健康,小至帮先生订车票、飞机票,甚至是还信用卡的日期,都计算得清清楚楚。

  生活的智慧都蕴含在这个谁也无法摆脱的既定模式里,深入生活的核心才看见它的纹理竟是这般细小而繁杂。小的时候在家里我只是坐在旁边,任凭母亲忙里忙外,拖地洗衣淘米烧菜。爱死了厨房飘出那股饭菜的浓郁香气,但我从来不过问那菜里放几勺油几克盐,那饭里几碗米几碗水。

  以前妈妈常说,你长大就知道。于是我争分夺秒去背古诗记公式,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一篇篇阅读。唯独不急着长大。直到有一天我真的需要知道这一盆菜,一锅饭的由来。成长本就是一件很单纯也挺讽刺的事。

  当然,分居两地的好处也有。不用操心早起给先生做早餐,自己一个人简单,去公司的路上在早餐店买两个包子一杯豆浆就行;不用晚上一下班就跑市场或超市买菜,自己一个人就在公司食堂解决;更不用每天晚上为他熨烫衣服,操心他每天衣服的搭配……

  想来我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好妻子。

  二、

  在这两三年的时间里,近百来次的深圳与广州的往返奔波,每次花三至五小时奔波在路上。疲惫时真是感觉过得腻味了,从路上省下来的时间,不知道可以干出多少像样的活儿出来。

  这不,趁着清明两天假期,而先生又正好在广州上课,他早早地同我商量好,让我假期回家一趟(“家”是我们在广州租住的)。平时一般我很少回,都住在深圳这边公司安排的宿舍楼里;而他呢,公司安排出差多,一个月能在广州呆个四五天就不错了。

  今年以来,两人始终都在忙碌,平时见个面都难,虽说我每周都有周末一天时间休息,但他基本上都还在外地。于是,年后也仅仅只见了三次,还是他趁着出差从深圳走而匆匆一见。也就是说,年后我都没回广州了,都不知道家里乱成什么样子了。

  于是那天下午一下班,知道人多车票难买,来不及等公交就坐着电动车直奔福永汽车站去。等到了车站,看到售票窗口前长长的队伍顿时还是傻了眼,比预想中的人多得多了,尤其是去往广州方向的。但不管怎样,还是没有其它的办法,只能是规规矩矩排起了长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等还有那么两三个人就到我了,心里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到售票员很是无情的说道:正班车没票了,没座位了,不卖了,不卖了。说罢连头都未抬起就把窗口给关了,当时估计窗口外的未买到票的人都有点恨她了,当然,也包括我。

  心里想:怎么办,难道不回了……正纠结着,忽然想起刚售票员说的是正班车,那是不是还有加班车呢。就带试试看的心态跑到其它窗口前问了问,得知是晚上八点二十还有一趟加班车,在二号窗口售卖。还好,还好,兴冲冲地跑到2号窗口继续排起了长龙,半小时后终于拿到票了。

  一看已经七点五十了,肚子还饿着,就在车站旁小摊前吃个汤粉随便填了下肚子,想着等会到家再弄点吃的。八点二十了,车没来,说是晚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让我们听车站通知。旁边还有七点半去惠州都没上车的,说是要晚点到九点。妈呀,一听我心里又凉了半截,那我这趟车岂不要更晚到。好在有惊无险,十分钟过后车站里响起了甜美的广播通知:各位旅客,晚上好!八点二十开往广州流花车站已经开始检票,请携带好行李前往二楼一号口检票上车!

  排队,检票,终于上车了。这时,先生打来了电话问我上车没有,我答已经上车了,按照平时的时间,告诉他应该在十一点半之前可以到家。他说他晚上有应酬,刚好在车站附近,让我快到了的时候给他电话,他来接我,说这么晚了,我一个人他不放心。

  大巴车像平时一样,要先到沙井车站接人,再从新桥上广深高速,这一折腾就到了九点,车跟随着车流平稳地驶向广州。车厢里有人带着耳机安静地听音乐;有人拿着手机咧着嘴看电视,有彼此熟识的人在小声地聊天,有年轻妈妈在哄着吵闹的孩童,有人在给父母打电话,说正赶往火车站,明天到家……我静静地看着周围的这一切,心里泛起了阵阵地暖意,有些动容。

  九点十分,快到长安了,车跟随车流却渐渐地慢了下来,开始只是偶尔停一下,但始终是在前进,大家都认为同平时一样,过一下就会好了。谁知等真到了长安路段,前方的车流就像蜗牛般在爬行,甚至是根本不动,这一塞就是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车厢里像炸开了锅般沸腾了,人们再也无法淡定了:有人在询问司机前方的实际路况,有人在质问司机知道前方塞车在上一个路口为什么不下高速,有人在叹息说赶不上火车了,有孩童受不了这嘈杂的环境开始哭闹不已……

  十一点多的时候,先生打来电话询问是不是快到了,我有些哭笑不得地答道:还在长安呢,大塞车,车都不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先生听了也无奈,但只能安慰我耐心,他会在那边等我。

  零点又过半了,历时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才到虎门。人们吵声、闹声,甚至还有叫骂声,小孩子的哭闹声……顿时充斥着整个车厢。这一切的一切,就如我这般淡定的人也淡定不起来了。看着对面车道上驶往深圳方向一路畅通无阻的车流,想着这两三年来那些无数个往返于广州与深圳的清晨与深夜,那一个又一个舟车劳顿来来回回的日子。我委屈的落下泪来,很是任性地发了条短讯给先生:我下次再也不来广州了,不回家了,不管我们多久没有见面……

  凌晨一点,车艰难地爬行到了常平路段,或许真是堵得太久,前方已经有警车在疏通道路了,长长的车队开始了分流。车厢里的人群开始兴奋起来,因为我们这辆车终于也发动了引擎,快速地驶向广州。

  一点五十分,车准备下高速了,兴许是太晚了,好心的司机开始询问人们在哪里下车,他好顺路停车以便人们搭乘出租早点回家休息。汽车东站停了,广园车站停了,还有靠近黄浦方向的公交站台也停了,还有两三个我叫不上名字的地方也停了,人们三三两两地下了车。今晚,他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可以相聚了。

  时隔两三天过去了,我仍清楚地记得,那是凌晨两点十六分,汽车终于到达终点站:流花车站。可以下车了,真好!

  我拨通了先生的电话,先生说在新市的广百百货等我,让我打的过去。于是,和刚才车上的女士一起搭乘了出租,她也在新市下,仅仅比我早一点。

  到达广百百货,远远地看到先生站在一辆黄色的出租车旁。此时,广州下雨了,雨夜里先生那原本并不高大的身影在我面前顿时无比地高大,无比地清晰。我动容了,泪滴落下来。

  先生打开车门,等我坐上车,动情地说道:老婆,我们一起回家!

  是的,回家,真好!

  自这一晚过后,先生又给我起了一个绰号:爱哭鬼!

  三、

  那晚,先生对我说,这种日子,不会很久的,现在辛苦一点,是为了我们的以后更好地生活,别想太多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就可以了,经济方面你不担心的……

  没等他说完,我又哭了,先生捧起我的脸,用手轻轻拭去我的泪,戏谑道:真是的,别哭了,爱哭鬼!

  记得曾经看过这样一段文字:在溢满阳光的清晨醒来,身边有最爱的人。——这就是幸福!是的,其实幸福就是这么简单。但就这样简单的幸福,有时候却是多么遥不可及,为了这简单的幸福得付出多少努力!

  谨以此篇文字献给所有分离两地的恋人们:所有的奔波,所有的辛苦,是为了以后幸福的生活,是为了以后一起相互到老的陪伴。海誓山盟无需太多,陪伴,就是对以后最好的承诺,陪伴,亦是这个世界上最长情的表白。

  无论多忙,无论多累,也要抽空回去看看你们的另一半,别找太多的借口。这年头,坐火车可能会被砍了;坐飞机,可能会失踪……不知道分离的那一刻是不是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

  所以,别吝啬给对方一个温暖的拥抱,亦请珍惜每一次能够见面的日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