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喜欢我男朋友,那就表白啊杂文随笔

表白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和米粉成为好朋友,原因是她喜欢我男朋友大棚。

  我第一次跟大棚牵手走在校园时,笨笨软软的一个小胖子突然冲出来,哭着鼻子对我说“我,我们把他交给你了,请替我们画室的好好照顾他”,我一脸懵逼,大棚一脸尴尬。当时是晚上,大概9点钟。

  事后,他跟我解释,让我别误会,说他也没想到。

  米粉和大棚是研究生同学,跟着同一个导师,每天在同一个画室画画。

  大棚笑着说,“有时候会互相当模特,但没有当过裸模,她那身材我也很难发挥。”

  后来,我收到米粉的短信,“对不起,今天喝多了,得知自己的好兄弟找到归宿,顿感伤情,外加单身狗的附加情绪,哈哈哈哈。你好,我叫李纷,他们都叫我米粉。”

  莫名其妙的一条短信,让我莫名其妙的有点心疼。

  几乎从她冲出来,我就可以断定她喜欢他。

  想必她也跟大棚解释过了,否则大棚不会又跟没事儿人一样,吃饭聚餐照样跟她贫嘴,互怼。觥筹交错间,偶尔我能瞥见她看他时闪亮的眼神。

  按理说,应该厌恶,可我甚至喜欢她。她幽默风趣,总是能讲出逗的人合不拢嘴的段子,偶尔自嘲,偶尔还带点颜色。他们画室所有的小聚会,没她都会改时间,连他们导师都说,米粉是居家旅行必备开心果。

  后来愈发熟悉起来,连两人约会,大棚也会叫上米粉。她在的时候,都是我笑着看他们两个人闹腾。你一言我一语,字字玑珠,像听相声一样。

  四月的一天,我们三个去野生动物园。看到一只水牛,大棚对着它喊“米粉回头!”结果一直趴着的水牛突然转过了懵逼的双眼,我和大棚都不厚道的大笑了起来。

  米粉故作气鼓鼓的走在前面,大棚就一直喊“米粉回头!”

  在看到羊驼时,米粉买了草料,笑道“大棚来吃!”只见一群草泥马都挤了过来,萌的不要不要的。

  那场景让我笑破了肚子,我一边笑一边无意说道“你俩可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说罢感觉不妥,但是已经晚了。大棚的脸拉的很长,但是手却牵住了我,紧紧的。米粉强颜欢笑的说着什么,总之,游玩的尾声变得很没有滋味。

  当晚,大棚牵着我,走在操场的角落里,他把我抵在杨树下的阴影里,温柔的摩挲着我的头发。湿润的气息从耳边拂过,他轻声说道“因为每次米粉在,你都笑的特别开心,而我太爱看你笑的样子。但是今天,我觉得不对劲了,她再怎么哥们,也不能掺和在我们的爱情里。”

  第二天,米粉老早发信息,“一果,我要外出采风了,时间不定,你俩好好的”,大棚也收到了同一条信息。听同画室的说,她豪言要泰山、黄山、五台山游个遍,要画遍天下美景,攀遍所有高山,吃遍所有美食。

  没了米粉掺和的我俩,像是丢了玩具的乖小孩,努力的表现不失落的样子,却还是觉得像缺了些什么。

  我不想却不得不承认,我跟大棚在一起,从一开始就没有足够的喜欢。甚至我感觉所有继续的原因,是舍不得那个傻姑娘带来的快乐。

  好几次,大棚牵着我的手,看到喜欢的东西时,喊的是米粉。

  好几次,我看到他卖力表演时,敷衍的假笑,心中想着那个傻姑娘。

  心照不宣又不敢承认。

  又是一次安静的进餐时间,我打破沉默,说道,“我想米粉了。”我看到大棚的嘴角不自然上扬的苦样子。“你也想她了吧?”我问道。

  大棚没有回答,却在接到一个电话时,疯了似的跑掉了。

  紧接着,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米粉出事的消息,她在一处山峰写生时失足跌落,当场离世。

  消息来的突然,我咽了口吐沫,感到铺天盖地的黑暗和压人项背的沉重。

  泪水肆无忌惮,一次一次,一夜一夜的淹没我。大棚去米粉老家送了她,听其他同学说,大棚送的挽联上写的是再见挚爱。

  我想起有一次我打趣她快点脱单,她笑着跟我说,大棚下面长果子,米粉要找大锅饼,油泼面也行。我最后悔的是,当时忘了告诉她,“既然你喜欢他,那就表白啊,我并不介意。”

  那样,她就不会去写生了吧。

  再见挚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