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表白杂文随笔

表白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暖阳高照,窗外明媚的光线透过玻璃,放肆地挑逗着我外出的欲望。

  吃罢午饭,放下碗筷,穿了件单薄的风衣,关门,下楼。

  阳光果然不错。微风暖暖地拂面,像裹着一件轻柔的羊绒大衣。

  走上人行横道,目视前方。被轻柔的暖空气拥抱着,内心充满了喜悦和幸福。

  明亮的光线透过高大的法国梧桐树干斜射过来,暖暖的照在宽阔的马路上。一切都是舒展开来的模样。

  中午的空气轻而上扬,笔直的公路人少车稀,直溜溜地伸向远方。和煦轻柔的阳光大方而不计成本地挥洒在路面上,有些可惜。就似无人的大厅里灯火通明地铺陈上,奢侈而豪华地挥霍着,谁让这儿有的是——挥霍不尽的太阳光啊。

  甬道两边绿化带里,有的小草已经探出了头,就像个调皮而爱漂亮的小女孩,天气刚有一点暖和,就迫不及待地穿起了心爱的花裙子。

  说到这里,我禁不住地笑出声来。这就是幼年时的我啊!天生爱美,藏都藏不住的爱美之心,到老都没有多大改变。

  天生万物,各有秉性。有的雍容华贵如牡丹,有的低调内敛如玉兰,有的张牙舞爪如荆棘,有的低声下气如水草……人也如此。

  大自然就是位博爱而丰产的母亲。一龙生九子,各个心不同。有的人就喜欢在人前高谈阔论,大声喧哗;有的人躲在人群里,悄无声息;有的人表面上看低调羞涩,实际上胸有城府,锦绣万千;有的人坐在台下废话连篇,走到前台和个傻子没啥两样。

  我们一生中最需要练就的本领就是当说则说,不当说则闭嘴。有许多人恰恰相反,像个饶舌的喜鹊,喳喳喳地叫个不停。

  缺一样都不成世界,这种人也是大自然需要的,如果没有他们,那这个世界也有点太冷清荒凉了不是。

  我不爱讲废话,也不爱听别人讲废话。人都喜欢和聪明人交往,这也是自然界进化的必备条件。当身边没有聪明人或聪明人不屑于搭理我的时候,我就只好自己拿本书来消遣。

  人之所以发明了书这种玩意,大概就是为了填充生活中许多像我这样的高不成低不就的怪物的业余时间吧。

  要不,无聊的时候,做什么呀!

  春天是个好季节,也是个烦人的季节。万物皆苏醒了。有时热闹地令人上火。狗狗猫猫的全都复苏了。

  我喜欢冬天,它像一位干净而圣洁的美女徐步慢走在寂静无人的宽阔街衢中。它带给人的是恬静而壮美。不像春天,唤醒了三教九流,花草虫鸟。只要是有腿的,会喘气的,全都跑了出来,走到哪里都是吵吵嚷嚷,散乱杂沓。

  冬天是横扫千军的运动,一场寒潮袭来,一切魍魉均销声匿迹;再下一场大雪,那就更好了,把地面上一切丑陋的、裸露的、放肆的……全做一遮掩。还大地一个清清白白,敞敞亮亮。

  我喜欢在飘雪的傍晚散步。寂静、空寂、缥缈,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路上行人格外的少,就像老天专门为我包下了个场子,供我一人消遣。茫茫天地间,就我一人像一个大地的精灵,可以尽情挥洒心中的豪气和郁闷。

  谁也不会打搅你,谁也不会与你争,谁也不会与你抢。整个世界都属于你。你是天地间的女王,你是大地的宠儿。

  有的人不懂得享受生活,凡事都要呼朋唤友,三五成群,一个人独处时,如婴儿失去了母亲。殊不知,人类天生孤独,只有习惯了孤独,享受得了孤独,你才能真正在天地间随心所欲,不受制于人。

  我的母亲年老了,她体弱多病,已经是风烛残年。每当天暖,我都要去探视她,陪她在阳光下散步聊天。我希望这美好的生活能持续的长久一些,这也是我对生活的一点小小奢望。

  愿这阳光能永远地洒满人间,洒满我喜爱的母女长途。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