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公厕新时期标语

标语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世界厕所组织与世界贸易组织拥有同一个著名的英文缩写:WTO。这似乎在说明:排泄和贸易一样,将可能出现一个修建厕所的世界级标准,不达标的国家不准对外开放。

  近日,在北京举办的世界厕所峰会上,世界厕所组织提出:厕所是被遗忘的人权。 据联合国卫生组织调查,全球有24亿人正在使用不符合卫生标准的厕所,或者根本没有厕所可用。世界厕所组织3年前由新加坡发起,致力于改善如厕环境,防止由此带来的传染病蔓延。如果真有一个厕所的世界标准,中国可能会大伤脑筋。因为在我国的大多数地区,厕所,尤其是公厕,显然很不“WTO”。因此,连续三届厕所峰会,中国代表均承诺,2008年前,北京将建好更多的星级厕所,迎接各国游客和运动员。

  如果问题只是硬件达标那么简单就好办了。但并不是。很多公厕里都有这样的提示:请便溺入池;请便后冲水;请将卫生纸扔进纸篓;请……这些都是用中文写的,显然并不是用来提醒外国游客。孔庆东曾撰文评论“请便溺入池”的标语说:“我不懂既然已经进了公厕,为何还要随地便溺?”言外之意是:那你完全不必进来,在大街上随便找个旮旯就行。

  有记者在北京某大学的一间男厕里做过调查,10分钟内有7名男生进来,其中4人在远离小便池1米的地方就开始方便,导致多数液体中途“出轨”,只有一人在便后主动冲水。面对记者的追问,有人不好意思地回答:因为地面太脏了,所以不得不“舍近求远”。也有人不屑:那有什么呀?不然要清洁工干什么?清洁工只能扫走污物。在很多时候,却无法扫走污物带来的影响。

  据北京市旅游局的统计,公厕卫生环境太差,是对北京旅游的十大不满之一。我的一位外国朋友到中国,必先在宾馆里“解决”干净方能坦荡出门。如果出去吃饭,他也必先查看一下洗手间。如果环境不堪,立即掉头而去,理由是:“连厕所都不干净的地方,厨房能是什么样子?” 将厕所和厨房并论,恐怕很难被国人接受。与贸易不同,人们相信中国历来只关注“进口”,不关注“出口”。 事实上,确有很多人在意。

  一位北京大学生曾撰写了一篇颇为有趣的网文,分析该校男厕成为卫生重灾区的原因。经他观察,便池面积百倍于肛门面积,却有很多人“打偏”。原来,男生宿舍常有女生出入,而男厕没有门,于是很多男生不得不在大便池内小便,溅出的尿液常常堆积成滩,后来的方便者为避免弄脏鞋裤,被迫采用非常规姿势,遂成“灾难”。他呼吁:即使只从卫生角度考虑,请为男厕装个门帘吧!而在另一些人眼中,厕所不仅是排泄的场所,更因其私密性,成为“慎独”的空间。西晋的《三都赋》,即为左思的厕上之作;欧阳修构思文章,也大多在枕上、马上和马桶上;是要在厕所读《红楼梦》的。

  有网友撰文,将提高中国城乡公厕环境的意义,上升到提高全国素质的高度。因为在过于开放和暴露的中国公厕,使人们在保护尊严的紧张状态下,失去了“慎独”的时空。

  庄子云:“道在屎溺。” 不注意厕所环境卫生的国家,没有文化和将来。”在届世界厕所峰会上,中国代表发言说。或许,这将成为中国公厕新时期的标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