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调查报告

来源:调查报告 时间:2017-04-06 编辑:结珍 阅读: 手机版

  2013年因为创纪录的699万毕业生而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季”,而2014年的毕业生人数首次突破700万达到727万之多!如果加上往年没有找到工作的以及大量的海归生,今年的就业人数可能突破800万!年年递增的就业人数,使得人们觉得就业似乎“没有最难,只有更难”,因此,就业的话题历年来都是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与热点。

  那么,今年的就业压力到底如何呢?北京青年压力管理服务中心与新浪教育再次联手,在新浪网推出“2014中国大学生就业压力调查问卷”,这也是既2009年之后连续第六年推出同一主题的系列调查,依据前面五年的调查结果而分别于每年的五月底发布的“中国大学生就业压力调查报告”,在引起媒体关注的同时,也给毕业生求职者以及相关就业机构提供了有价值的就业参考。今年的调查问卷于4月1日~4月28日在新浪网推出之后,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内,共有9659人参与此项调查,我们在严格剔除无效问卷后最终保留了8193份有效问卷,然后利用专业的心理学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处理与分析。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第一部分:调查人员基本信息【可以略过】

  1、性别比例

压力调查报告

  参加本次调查的男性3366人,占总数的41.1%;女性4827人,占总数的58.9%。

  2、学历构成

压力调查报告

  如图1-2所示,本次调查中,本科生5971人,占总人数的72.9%,为群体主导人群;专科生1707人,占总人数的20.8%;硕士生487人,占总人数的5.9%;博士生参与性不强,只有28人,占总人数的0.3%。

  3、是否独生子女

  本次调查中,独生子女2703人,占总数的33.0%,非独生子女5490人,占总数的67.0%。、

  4、是否应届毕业生

  本次调查中,应届毕业生1807人(已入职484人,未入职1323人),占总数的22.1%,往届毕业尚未入职217人(2.6%),往届毕业生已经入职1847人(22.5%),在校1~3年级学生4322人(52.8%)。

  5、是否兼职与学生干部

  参与此次调查的人群中有4987人(60.9%)表示在校期间曾担任过学生干部;有过兼职经历的为6294人(76.3%)。

  6、生源

  本次调查中来自乡镇4876人(59.5%),中小城市2190人(26.7%),省会及其他城市946人(11.5%),其他地区181人(2.2%)。

  7、专业构成

压力调查报告

  如图所示,参与本次调查人群涉及22个专业,以管理、经济、计算机最多,分别为1261人(15.4%)、962人(11.7%)、936人(11.4%),最少的为哲学,仅有20人(0.2%)。

  8、家庭经济情况

  本次调查中最大部分被调查者家庭人均月收入在2001-5000之间,为3274人,占总体的40.0%,总体人群的平均月收入3830元。

  9、学校类别

压力调查报告

  参与此次调查的学生中以来自地方院校、国家211以外重点院校的学生为主,分别为2537人(31.0%)、2044人(24.9%),其他(海外)最少,只有228人(2.8%)。

  10、期望月薪

压力调查报告

  如图1-10、1-11所示,参与调查的人群期望月薪主要集中分布在3001~5000元范围内,人数为3711人(45.3%),并且,期望月薪随着学历的增高而增高,其中,专科生期望月薪3340元、本科生期望月薪为3660元、硕士生为5450元、博士生为7790元,平均期望月薪为3680元。

压力调查报告

  【专科,本科,硕士,博士】 不同学历的期望月薪(与2012、2013年比较)

  2013年与2012年相比:专科生的期望月薪略有涨幅(500元),本科生与硕士生的期望月薪与2013年基本持平,而博士生的期望月薪下降1160元;

  2014年与2013年相比:专科生期望月薪略有下降,但仍然高于2012年的水平;本科生期望月薪略有增加(增幅100元);硕士生期望月薪增幅较大(600元),博士生期望月薪增幅最大(1500元)。但2014年总体的平均期望月薪(3680元)与2013年(3683元)基本持平。

  11、期望工作地点

压力调查报告

  图1-13 期望工作地点

  本次调查中,近半数(49.6%)的被调查者(4062人)表示希望去省会城市及计划单列市工作,其次是地级市(1937人,23.6%),然后才是直辖市(1456人,17.8%);另有490人(6.0%)表示愿意去县级城市工作,59人(0.7%)表示愿意去乡镇工作,189人(2.3%)选择了其他地区(海外)。

  选择工作地点的主要标准

  对选取工作地点的原因做进一步的分析发现:过半数的人(52.5%)将个人发展机会作为了首要选择标准。可见对于面临就业的学生而言,发展前景是首要考虑因素,然后是生活成本与收入以及宜居程度(分别为14.0%、11.8%、11.2%)。

  12、去基层等艰苦岗位工作的意愿

  在今年的调查中,明确表示不愿意去基层求职的比例进一步下降,只占16.5% ;“愿意”去的为31.6%;“可以考虑”的比例为51.8%,相比去年“可以考虑”的比例上升了将近13个百分点。

  13、影响就业的因素

  本次调查中,我们对社会上的热点问题对于就业的影响也做了一些探讨,国家政策成为影响大学生就业的最主要因素(3147人,38.4%),其次是房价(2338人,28.5%)与物价因素(2198人,26.8%),而交通因素(510人,6.2%)则远小于其他三个因素。

  14、毕业选择

  在毕业生的就业选择中,近半数的人(4070人,49.7%)认为应该找工作就业,有创业想法的人数达1856人(22.7%)超过想考研的人数(1712人,20.1%),极少数人(279人,3.4%)认为应当出国深造,也有人(276人,3.4%)认为可以等几年再说。

  对比去年的数据,今年求职者表示想创业和考研的人数比例都有所上升,而选择直接工作就业的比例有所下降。

  15、大学生就业最应该具备的素质

压力调查报告

  在本次调查中,我们进一步对大学生就业时最应具备的基本素质进行了调查,其中沟通能力和专业技能依然最受求职者关注,其次是适应能力、学习能力,相反道德修养、组织能力、独立能力、协作能力、进取心、刻苦精神与工作热情等被用人单位与社会所看重的基本素质,却被求职大学生相对忽略。

  第二部分:大学生就业压力分析

  为了跟过去五年的调查结果进行比较,压力分析部分也分别从压力源、压力感受、压力应对以及幸福感四个方面进行分析。

  一、压力源分析

  就业压力源分为4个维度:家庭、学校、用人单位、个人,每个维度分别有3道题目,以及从2012年开始新增的关于主观幸福感的题目,一共包括13道题目。

  1、不同维度压力源的总体得分

压力调查报告

  由图可以看出,压力源的调查结果与往年大体相同,家庭、社会、学校依旧是最受关注的压力源,而个人方面的压力源依旧不被求职者重视。

  今年的就业压力感受平均数为16.91,明显低于2013年的压力水平,回到了2012年的压力水平(16.93),表明今年的就业压力不仅没有随着就业人数的增加而增加,反而有所降低。

  2、总体人群的压力体验

  在衡量压力大小的三项指标上,仍然以情绪体验最为突出,此结果与历年的数据基本吻合,说明年轻的求职者在情绪管理技能方面仍需提高。

  3、干部经历与压力体验

  表面看来,担任学生干部似乎会承担更多的事务压力,但正因为这样,反而使得这些担任过学生干部的求职者得到了更多的锻炼,这也就进一步提高了他们的实际能力与抗压能力,因此,他们更少受到心理压力的困扰。

  4、期望工作地点与压力体验

  随着期望工作地点从一线的直辖市到基层的乡镇,求职者的压力体验几乎呈现直线上升的趋势!到底是因为想回避更大的现实压力才期望去更小的地方工作,还是因为想去小地方工作会带来更多的内在压力体验呢?在大城市工作,显而易见的是更大更多的外在现实压力,诸如住房、交通、竞争、生活环境等,但要离开求学的大城市而去(或者回到)偏远的小城乃至乡镇工作,这与“人往高处走”的常态思维是不相符的,因此,期望“往低处走”的人表面上似乎回避了大城市的外在现实压力,但实际上可能会体验到更多的内在心理压力,诸如担心他人的看法、个人职业发展等等。

  5、入职阶段与压力体验

  随着入职阶段的不同,求职者的压力体验会有显著的不同:往届毕业尚未入职的人,其压力体验显著高于其他人群,其次是应届毕业尚未入职的人,而应届毕业已经入职的人所体验到的压力甚至还低于在校的低年级学生,对于求职者来说,找到工作才是硬道理。

  6、毕业选择与压力体验

  相对于有明确目标的人来说,那些困惑于选择而仍然没有主意的大学生,显然会承受更多的压力体验,就像现实中的拖延族,“等几年再说”常常会使得压力随着“拖”的时间延长而递增。

  7、期望月薪与压力体验

  此结果与前几年的基本相似:求职者的压力体验基本上有随着期望月薪的增加而降低的趋势,换言之,过低的期望月薪反而体验到更高的压力。自身能力强、压力体验小的求职者,在求职时有相对高的期望月薪;而自身能力弱、压力体验大的求职者,在求职时自然会有相对较低的期望月薪。因此,在增强自身实力与抗压能力的同时,求职者还需要更清晰更全面地认识自己,以利于在求职时提出更为合理的期望月薪。

  8、不同学历与压力体验

  图中可以看到:从专科生到本科生再到硕士生,压力体验有随着学历增高而逐步降低的趋势,博士生的压力体验虽然在图中显示是最高的,但因为在整个调查中博士人群的样本量太少(28人,占总人数的0.3%),因此,依据此图还不足以说明博士人群的压力最大。但现实情形下,近几年的博士生因为论文的要求、导师的要求、实验的要求等而被延期的现象时有发生,加上博士的专业限制与自身期望偏高而使得求职面更窄,因此,博士生的求职压力确实也不容小视。

  9、去基层的意愿与压力体验

  揭示了很有意思的结果:明确表示愿意去基层的求职者体验到的压力最小,而明确表示不愿意去基层的求职者压力最大,可以考虑去基层的求职者压力居中。如果单从态度的乐观性而言,对于来自“基层”工作环境的诸多压力挑战,“愿意去、可以考虑去、不愿意去”这三种态度的乐观性显然是逐步降低的。面对同样的压力,乐观性越强,压力体验自然也就越低。因此,在“挑战就业压力,提升就业能力”的总体目标下,如何培养和增强大学生的乐观性,也是值得整个社会重视的一个问题。

  10、生源地与压力体验

  就业不仅仅是能力问题,个人所拥有的现实资源也会影响大学生的就业成功率以及就业过程中的压力体验。图中的结果说明,来自乡镇的大学生求职者所体验到的就业压力显然高于来自中小城市的求职者,更高于来自大城市的求职者。

  三、压力应对分析

  能否有效缓解压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所采用的压力应对方式是否合理。在就业压力应对的题目设计上,我们选择了两种应对方式,分为自我调整与向社会寻求帮助,我们为每种方式分别设计的两个题目,共计四个题目,试图寻找每个维度的积极应对或是消极应对情况,在计分方面,我们采取了反向计分,举例而言,如果A的自我调整得分很高,那么说明A在自我调整方面的问题很大,处理的相对被动,并因此带来很多的压力。

  1、压力应对方式

  参与此次调查的大学生在选择缓解压力的应对方式时,无论是积极的采取自我调整,或是寻求社会帮助的意愿与行为都是略显不足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结果与2009、2010、2011以及2012年度的结果基本一致,说明正确的减压途径和理念还是有待宣传和推广的。 在具体的压力应对方式上,我们把主动寻求社会支持、主动解决问题等应对方式定义为积极应对,把自己独自忍受和回避问题定义为消极应对。一般来讲,积极应对可以减少部分的压力而消极的应对能够增加压力。下面对不同因素与压力应对方式之间的关系尝试做进一步的分析。

  2、是否独生子女与积极应对方式

  揭示了独生子女会更少采用积极应对方式,相反,非独生子女的求职者倾向于更积极的压力应对方式,诸如寻求社会支持、主动解决问题等。

  3、是否兼职与消极应对

  有过兼职经历的求职者在应对压力的方式上更多的采用积极的自我调整,而更少采用消极应对。

  4、是否干部与消极应对

  担任过学生干部的求职者更少采用消极应对。

  5、期望工作地点与消极应对

  与前面的压力体验趋势相似:求职者的消极应对随着期望工作地点的边远化而越发明显!与期望去大城市工作的求职者相比,期望去乡镇工作的求职者在压力应对方式上更多地采用消极的诸如回避、独自忍受之类的方法,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反而体验到更多的压力。因此,如果只是想回避现实的压力而期望去边远的乡镇工作,其实并不能真正地减缓压力。只有提高自身的综合实力、正视各种现实压力才是应对压力的正确途径。

  6、毕业选择与压力应对

  相对于其他就业选择的求职者来说,选择毕业后等几年再说的求职者本身就是奉行回避与拖延的人生哲学,因此,他们在消极的压力应对方式上的得分显著地高于其他几类求职者也就不足为怪了。

  四、幸福感

  从2012年开始,我们在调研中增设了有关幸福感的相关问题。今年得到的结果如下:

  1、幸福感的人群分布

压力调查报告

  (横坐标:幸福感;纵坐标:人数)

  可以发现大多数人都处于偏向幸福的状态(平均数为2.61,小于中位数3),其中,感觉幸福的人数为1085人(13.2%),比较幸福的2719人(14.1%),一般的3066人(37.4%),远高于感觉不太幸福(912人,占11.1%)和不幸福的人(411人,占5.0%),这一结果较去年(3.02)下降不少(反向计分,分值越小表明幸福感越高),表明今年的就业人数虽然比去年增加了,但总体人群的幸福感却明显上升了!这一趋势也进一步印证了今年的就业压力相对于去年而言有所下降的趋势。

  2、幸福感与压力体验

  结果表明:压力确实让求职者不爽!压力体验与幸福感之间几乎是直线相关。压力越大的求职者感受的幸福感越低(不太幸福、不幸福),而感受到比较幸福或幸福的求职者体验到的压力也越小。

  第三部分 变化趋势【重点】

  1、就业压力总趋势

2014中国大学生就业压力调查报告【完整版】

  2013年曾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季”,但求职者的压力感受确实在近四年是最高的,但略低于2009年的就业压力水平;在经历了2013年所谓的“史上最难就业季”之后,今年的就业压力也并没有出现预期的“没有最难,只有更难”的现象,相对于2013年的就业压力水平来说,今年求职者的压力感受下降明显,回落到了2012年的水平。

  2、期望月薪总趋势

2009-2014年期望月薪变化趋势

  图3-2 2009-2014年期望月薪变化趋势

  尽管物价在上涨,职场的总体工资也在上涨,但求职者的期望月薪却并没有随之水涨船高。从连续6年的调查数据来看,2011年的期望月薪最高,平均达到5537.5元,在2012、2013年分别下降到4592.5元和3683.6元,每年降幅都在千元左右!今年的期望月薪均值为3680.0元,与2013年持平(见图3-2)。

  3、期望工作地点总趋势

  可以发现:连续4年的结果都显示“省会城市以及计划单列市”这样的二线城市在求职者选择工作地点时是最受欢迎的,其次是“地级市”,第三才是“直辖市”这样的大都市。

  4、去基层工作意愿的总趋势

  2009至2014年的6年期间,表示“愿意”、“不愿意”、“可以考虑”去基层工作的人群比例虽然偶有起伏,但从这六年的总体趋势来看:明确表示“愿意”与“不愿意”去基层工作的求职者比例都呈缓慢下降趋势,而表示“可以考虑”的比例却呈现总体上升趋势,表明求职者对于去基层工作的态度总体上似乎更趋模糊。

  5、毕业选择的总趋势

压力调查报告

  图3-7 2001-2014年毕业选择的变化趋势

  图3-7的结果表明:毕业选择直接就业的依然为主体人群,但相对2013年而言,2014年选择“就业”的比例有所下降,而有意“考研”与“创业”的比例较前一年度都有明显的上升。

  6、幸福感总趋势

  从2012年增加了有关幸福感的题目之后,这三年的幸福感均值以2013年为最低,2014年相对2013年有了明显的提升。

  第四部分 思考与建议

  一、发现与思考

  大学生就业压力调查已经连续做了六年了,每一年的调查结果都会有一些新的发现。从本次调查来看,2014年的大学生就业压力总体上呈现出以下几个显著特点:

  1、就业压力总体回落

  2013年的就业压力出现了一个比较高的反弹,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当年的“史上最难就业季”的说法;在外界传言“没有最难,只有更难”的2014年,高校毕业生人数首次突破700万,但实际的就业压力并没有在2013年的基础上随就业人数的增加而水涨船高,相反还出现了明显的回落,总体的就业压力回落到了2012年的相当水平。

  此趋势也进一步说明了外在的压力其本身并不可怕,只要应对得当,内在的压力感受也是可以调节的。

  2、期望月薪更趋平稳

  过高的期望往往会带来更大的压力,合理的期望反而会降低压力。

  从2009年到2014年的六年期间,每一年的平均期望月薪分别是2657元、3057元、5537元、4592元、3683元、3680元,相对于前一年的水平,2011年的期望月薪几乎翻了一番而达到虚高的最高值,随后在2012、2013年连续两年持续下降,几乎每一年的降幅都接近千元!2014年的期望月薪与2013年基本持平,这一平稳的期望月薪走势或许也是今年就业压力回落的一个原因之一。

  3、二线城市依旧受宠

  连续几年的调查结果都显示:在选择期望工作地点时,大学生求职者对省会城市与计划单列市这样的二线城市的选择比例每年都在50%上下!其次选择的工作地点是地级市,而直辖市仅排在第三位。

  相对于排在前三位的工作地点来说,选择以县级市以及乡镇为工作地点的人数则少的太多了!以今年的数据为例,选择二线城市、地级市、直辖市、县级市、乡镇为工作地点的人数比例分别为49.6%、23.6%、17.8%、6.0%、0.7%。尤其是选择去乡镇工作的人数比例还不到1%!

  4、基层引力还需加强

  大学毕业生人数在年年增加,整个社会所拥有的大学生比例也在随之增加,但是仍然有许多的企事业单位难以招到足够的大学毕业生,尤其是基层岗位。尽管这些年各级政府相应推出了一系列的吸引大学生去基层岗位工作的政策措施,但这些措施对大学生的实际吸引力还没有充分显现出来。因此,明确表示“愿意”与“不愿意”去基层工作的人群比例都在缓慢下降,而表示“可以考虑”去基层的人群比例却在逐年上升,尤其是与2013年相比,2014年选择“可以考虑”去基层的人群比例上升了差不多13个百分点。显然,如何调整、加强吸引大学生去基层工作的政策措施,是吸引这些“可以考虑”的态度模糊的中间派人群真正走向基层、进一步缓解大城市就业压力的途径之一。

  5、考研选择渐趋理性

  在“毕业选择”的意愿中,选择直接就业的每年都是主流,选择考研的人群比例有升有降,但今年有意考研与实际考研的人群比例十分接近。

  在本项调查开始的最初几年(2009、2010、2011三年),我们发现了就业的“高压硕士”现象,即在专科生、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四类人群中,以硕士生的就业压力最为显著,因此在2011年的调查中我们增加了“毕业选择”的题目,以探讨就业的“高压硕士”现象产生的深层原因,结果发现,“被考研”(不想考研而实际上参加考研了)是导致“高压硕士”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2011年的“毕业选择”中有考研意愿的只占总人群的13%,而实际上参加考研的人群比例为23%,因此,当年的“高压硕士”现象依旧显著;2012年有考研意愿与实际考研的人群比例分别为21%和25%,比例接近,“高压硕士”现象消失;2013年有意考研与实际考研人群比例分别为12%和26%,差距再次拉大,“高压硕士”现象再次抬头;今年的毕业生人数比2013年增加了将近30万,但实际考研人数反而下降了8万,实际考研比例为24%,有考研意愿的比例为21%,两者很接近,表明考研渐趋理性而不是盲目跟风的“被考研”,因此,今年的“高压硕士”现象也没有出现。

  6、创业热情只增不减

  连续几年的调查发现,每年有创业意愿的人群比例都在20%上下!2014年的数据为22.7%,比去年的20.4%上升了2个百分点,但实际上大学生毕业后每年真正走向创业的人群比例还不足2%!两者差距都在10倍以上!

  政府在往年的大学生就业政策导向上虽然也很重视大学生的自主创业,但相应的步子还不足够大;今年与就业相关的国办文件颁发的是“做好《2014年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与去年“做好《2013年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相比多了“创业”两个字;这也是十八大把“政府促进就业”扩展为“政府促进就业和鼓励创业”的总体就业方针的一个具体政策调整。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先后29次提到“就业”,而关于创业的“以创新引领创业,以创业带动就业”的新思路,表明政府对就业重视的同时更加突出了创业对就业的重要带动作用。期望政府在进一步落实创业政策、改善创业环境、提供创业条件等诸多方面都能够为有创业意愿的高校毕业生保驾护航,为他们实际走向创业起到切实有效的促进作用。

  7、实践意识已成常态

  连续几年的调查发现了一个特别好的现象,即大学生的实践意识已成常态,包括在校期间担任学生干部(含各类社团干部)和从事兼职社会工作,这两类人群的比例在历年的调查中都维持在总体人群的一半以上,有时甚至超过七成!进一步分析发现,这些有过兼职与干部经历的求职者不仅在压力应对方式上更为积极主动,而且他们在求职时能体验到更低的压力感、更高的幸福感!这种主流的实践意识会帮助大学生更好地提升就业能力以及应对就业压力。

  8、幸福指数有所提升

  幸福感与压力体验直接相关。2013年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季”,总体的就业压力确实也在近几年里是最高的,参与调查人群相应的幸福感偏低;而今年的就业压力总体上低于去年(与2012年的就业压力水平相当),参与调查人群的幸福感指标也相应的有所提升,而且在总体人群的幸福感分布上略微偏向“幸福”一侧。然而,毕竟就业压力依旧存在,就业形势也并不轻松,因此,要想进一步大幅提高就业人群的幸福指数,显然还需要多方努力以改善就业环境,最终缓解整个社会的就业压力。

  二、建议与对策

  连续六年的大学生就业压力调查,我们都是本着帮助大学生求职者“挑战就业压力,提升就业能力”的基本理念,试图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调查和分析大学生求职者的就业压力现状、压力应对模式等,期望在为各级政府、高校以及与大学生就业相关的各类专业机构、用人单位、学生家长等提供相应的参考与依据的同时,更期望能为在校大学生、尤其是即将走上社会的毕业生以及已经走向社会的职场新人提供专业化的指导与建议。

  【一、学生层面】

  1、以我为主,积极应对

  外在的现实压力并不等同于内在的心理压力,即便高校毕业生人数再创新高、外界传言“没有最难,只有更难”的2014年也没有出现比前一年更大的就业压力,因此,对于就业者来说,没有必要被外界传言所吓倒,以乐观的心态、积极地应对就业压力才是正途。尤其在具体的压力应对方式上,多采用诸如寻求社会支持、积极自我调节等积极主动的方式。

  2、合理归因,自我提升

  连续几年的调查结果都发现:参与调查的人群在压力的归因模式上更多倾向于外归因,即认为更多的压力源于学校、社会、家庭等外在因素,而对于个人内在因素相对忽略。这种外归因虽然可以一定程度上减缓压力,但却容易导致推卸责任、或者不愿或者不敢承担相应的责任,也不利于挖掘个人潜能,因此从长远来说也不利于个人提升自我。只有采用合理的归因模式,才能真正达到提升个人能力、挑战就业压力的目的。

  3、适应需求,自我完善

  每一个求职者只有在满足社会的需求之后才能更好地体现个人的社会价值,因此,了解用人单位以及具体岗位的实际需求,求职者需要提前具备相应的基本素质。我们在连续几年的调查中都发现,大学生求职者对于一些技能方面的素质相对比较重视,如沟通能力、专业技能、适应能力与学习能力等,而对于组织能力、道德修养、协作能力、进取心、刻苦精神、工作热情等社会与具体用人单位所看重的素质类型(更多的是软能力),却被大学生求职者所忽视。事实上,这些被忽视的软能力,不仅应该是社会与用人单位对求职者的要求,更是求职者个人发展所应该具备的深层能力。

  【二、社会层面】

  1、政府:加强政策落实

  无论是对于大学生自主创业,还是鼓励大学生去基层岗位,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都有相应的政策措施出台,关键是让这些政策措施落到实处,让大学生真正受益。只有这样,那些有创业意愿的大学生才能真正走向自主创业之路,那些“可以考虑”去基层工作的态度模糊的求职者才能被可以看得见的好处所吸引而真正走向基层。

  2、媒体:加强正面宣传

  所有的事件都会因为媒体的宣传而得以扩大社会影响,就业与就业压力历年都是媒体关注的热点与焦点,也因此更为整个社会尤其是就业相关人员所关注,进而影响高校毕业生的就业行为与结果。媒体没有必要一味宣传就业人数的增加,而应该对于与就业有关的政策以及成功创业与成功就业的典型案例等多加宣传,因势利导地引导大学生顺利就业。

  3、高校:加强实践功能

  与中小学的基础教育不同,包括职业院校在内的所有高校的基本职能应该是向社会输送各类人才,尤其是实践型或应用型人才。因此,高校的教学与培养模式应该面向社会,以社会需求为导向,适当调整专业与课程设置。我们的调查结果有一点非常令人欣慰的就是:如今大学生的实践意识已成主流并呈现常态化的趋势。这一点与高校的具体支持分不开。事实上,高校还可以进一步整合各类资源,在为本校学生提供校内资源(就业指导、职业规划、心理咨询等)的同时,完全可以采用请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方式,尝试进行一定程度的开放式教学:“请进来”——聘请更多有实践经验的社会人士为客座教授;“走出去”——加大大学生实践基地建设。同时,结合各高校各专业自身的特点与优势,加强课程的实用性改革,这样培养出的人才才是社会真正需要的。

  4、家长:加强心理支持

  对于大学生就业,家长的干预越大越不利于大学生独立与成长,尤其是心理成长。进入大学是子女离开父母走向相对独立的关键一步,但仍然只是一小步,因为大学生们所处的环境依旧是自己所熟悉的校园、任务也依旧是自己所熟悉的学习、人际关系同样依旧是自己所熟悉的年龄相仿的同学关系。这种熟悉并不能让大学生的心理真正成熟起来,而走向社会的就业考验却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说进大学与选专业有相当一部分是家长的主意的话,那么,就业或考研,大学生们应该会有更多自己的主张。作为家长,此时的角色更多的应该是参谋与心理支持,即便面对的是严峻的就业形势,相信自己的子女能够很好地去作出选择,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促进年轻人的心理成长,让他们最终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

  5、相关机构:加强桥梁作用

  就业网站、就业指导机构、面试辅导机构、人才中心、职业介绍机构、心理咨询机构等等与大学生就业相关的各类机构,应该充分发挥各自的资源优势,为高校毕业生提供信息、牵线搭桥、提供辅导,以利于大学生顺利就业,从而真正提高有实际意义的大学生就业率。

  6、用人单位:加强责任意识

  用人单位总是在随着新人的加入而发展壮大并伴随新人的成长而成长,因此,用人单位、尤其是企业性质的用人单位,应该具有更强的责任意识,适当减少功利性,以帮助高校毕业生顺利走上工作岗位,以成功实现就业的总体目标。

  第五部分 致谢

  本项调查研究的课题组成员还有:

  北京青年压力管理服务中心:李昂 米晓蕾 李稳 班颖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徐建平教授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 吴思娜教授

  全部数据分析主要由李昂完成,吴思娜做了部分的数据复核工作。

  在此向参与问卷设计与数据分析的上述人员表示诚挚的谢意!

  在问卷的设计、网络推出、数据回收与处理等环节中,还得到新浪网教育频道、新闻频道以及新浪博客、新浪微博的合力支持,同时得到北京青年宫、北京市学生联合会、北京志愿者联合会、北京市社会心理工作联合会、北京部分高校等相关机构的协助与支持,在此一并致谢!


《压力调查报告》相关文章:

1.压力调查报告

2.大学生心理压力调查报告

3.2016应届毕业生就业调查报告

4.2016年大学生兼职情况调查报告

5.2016年大学生创业调查报告

6.关于学生心理压力状况的调查报告

7.2016年大学生就业现状调查报告

8.2016大学生心理健康调查报告

9.2016大学生思想状况调查报告

10.2016年居民幸福感现状的调查报告

本文已影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