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村上春树作品的读后感

读后感 时间:2018-09-09 我要投稿

  村上春树作品读后感

  近来对村上春树先生(后简称"村上")的作品深感喜爱,当然了,所吸引我的绝非作品中“我”的不规矩的生活方式,实乃先生的文笔让人叹服。

  很多评论家、翻译家(林少华先生)都提到了一点,村上的作品并不含有“日本的文风”,在我看来,不仅是日本,他的作品不同于任何民族、国家的文风。日本作家的书我看的并不是很多,德富芦花的散文、夏目漱石的《我是猫》、《哥儿》,还有就是村上的青春三部曲,《挪威的森林》。我只能将它们进行对比,来论证“文风不同”的观点。

  德富芦花的作品很有中国骈体文的味道,大江东去,一泻千里,正如兵家的名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夏目漱石先生的作品细致幽默,如涓涓溪水,载着落叶优雅的随着时间流着。但对于村上的作品,我实在是不知道该用哪个形容词来形容,他的小说正如空气,热胀冷缩,偶尔带来一阵东南季风微风,充满了海的湿气。但冬季风的干冷永远是主流,两股季风交汇之处,正是村上所站立之处。他并不是抱怨人生,也绝非自得其乐,而是一种”明知道是无聊,却非要把自己放在最中心“的一种另类的洒脱,好像是对冥冥中呐喊”不是你抛弃了我,是我抄了你的鱿鱼。“

  也像是阳光,努力的穿过云层和大气,像压面条机一样,从微小的缝隙中照射进来,在大地上铺洒开。

  下面我写一些我喜欢的片段。(大部分出自于《且听风吟》)

  (”我“和鼠{好友}初识,酒驾撞入公园后 )

  我们从附近的自动售货机里买了六听罐装啤酒,走到海边,倒在沙滩上一喝而光,随即眼望大海。天气好的无可挑剔。

  ”管我叫鼠好了“他说

  ”干嘛叫这个名字?“

  ”记不得了,很久以前的事。起初给人这么叫,心里是不痛快,现在无所谓。什么都可以习惯嘛。“

  我俩将空啤酒罐一股脑扔到海里 ,背靠防波堤,把粗呢上衣蒙在脸上,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睁眼醒来,只觉得一股异样的生命力充满全身,甚是不可思议。

  ”能跑一百公里“我对鼠说。

  ”我也能!“

  然而当务之急是:将公园维修费分三年连本带利交到市政府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