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列传读后感四篇

读后感 时间:2018-09-12 我要投稿

  篇一:滑稽列传读后感

  史公之《史记》幼时已闻,中学即知有《滑稽列传》,此缘于课本有《陈涉世家》一文。当是时,学习清苦,无资费买书,无图籍可借,更无网络。唯可用者,乃先生教学介绍之常识,然则此亦仅囿于先生之教学参考书(未知其已用多少春秋也)。授《陈涉世家》,乃介绍史记,其实亦概括简单,言史记何人所写,如何发愤著书,含本纪、世家、列传云云,其中列传又有《滑稽列传》。当时仅听先生一念,吾便记于心,至今未忘。噫,叹斯时求知之欲望如此之盛也!至如今,书能买亦可借,网上也有可读,但是《史记》竟未读一遍。此之事似乎亦合太史公所言之“发愤著书”本意,穷困易激人之志也。

  后听闻《滑稽列传》乃政府总理之谈话。是时总理朱镕基巡南京,与官员谈论,气氛活跃轻松,总理遂漫谈至英国访问,席间主人见朱总理健谈,也不知是否出于赞赏,说自己还不知道原来中国人如此幽默。此话着实不礼貌,尤为政府首脑之会晤,竟如此妄论一国一民族。总理辩曰,中国人自古有幽默感,两千年前西汉时代司马迁写的《史记》,内即有《滑稽列传》,中国人早在两千多年前就有滑稽,怎能说没有幽默感呢?

  初闻此言,吾甚佩服总理之机智博学,既能回应所谓幽默问题,又宣扬我国之文化历史传统,亦给洋人上一堂中国历史课。近读《史记》,恍然大悟,此前之错误竟毫无察觉。

  一言以蔽之,《滑稽列传》之“滑稽”非现代意义“滑稽可笑”之“滑稽”,亦不合于总理回应西洋人之幽默感。

  不管总理是否知《滑稽列传》非“幽默滑稽的传记”,用之于外交,可行且成功。但是若论作学问,“滑稽”则另有意义。

  通读《史记·滑稽列传》可发觉,此间之人之事无半点幽默可笑。淳于髡,“滑稽多辩”,数度出使各国,都因能言善辩而不受屈辱,还曾讽谏齐王,罢长夜之饮。楚国优孟,“多辩”,讽谏楚王厚葬爱马,重牲畜而轻大夫;后又因前相孙叔敖之子作歌讽谏,使“负薪者以封”。秦有优旃,“临槛疾呼,陛楯得以半更”。

  此三人为太史公所著之滑稽列传,至于后有郭舍人、东方朔、东郭先生、西门豹者,为褚少孙所补录,所记之事,多言语机智,亦无可笑之处。故“滑稽”非现代之“滑稽”也。

  唐司马贞注《史记》索隐,“滑稽”之按语曰:滑,乱也;稽,同也。言辨捷之人言非若是,说是若非,言能乱异同也。又于褚先生补录处索隐曰,楚词云:“将突梯滑稽,如脂如韦。”崔浩云:“滑音骨。滑稽,流酒器也。转注吐酒,终日不已。言出口成章,词不穷竭,若滑稽之吐酒。故杨雄酒赋云‘鸱夷滑稽,腹大如壶,尽日盛酒,人复藉沽’是也。”又姚察云:“滑稽犹俳谐也。滑读如字,稽音计也。言谐语滑利,其知计疾出,故云滑稽。”

  故,滑稽之意在于能言善辩,机智多谋。而至于将能言之士及并事列传于史,按太史公之本意则为“谈言微中,亦可以解纷”。此乃褒扬言谈之魅力和功用所在也,小到解决纠纷,大至国家兴亡。至于补录之褚先生,乃西汉末之大儒,补录《滑稽列传》、《武帝纪》、《三王世家》。补《滑稽列传》时言其意旨云:“可以览观扬意,以示後世好事者读之,以游心骇耳”。文举诸人,有西门豹者,治邺有方,初定开渠之事,民多怨之,乃曰:“民可以乐成,未可以虑始”。噫,吾言褚先生能料事也。不然,何以西门公此语,已足让吾等两千载后之“好事者”“游心骇耳”欤?

  以此事而论,读书当求甚解。自以为如是,或成终身之错。慎之慎之!

  篇二:读《史记.滑稽列传》有感

  近来读《史记.滑稽列传》,其中楚国的优孟劝诫楚王的一个故事,很耐人寻味。

  优孟原是楚国的乐官。他身高八尺,富有辩才,常常用说笑的方式规劝楚王。楚庄王时,有一匹他喜爱的马。楚庄王给它穿锦绣的衣服,养在华丽的屋子里,睡在有帏帐的床上,拿枣脯来喂它。后来,马因为养尊处优,得了肥胖病(可能也继发了三高征)死了。楚庄王很伤心,下令派群臣给马办丧事,要用棺椁盛殓,依照安葬大夫那样的礼仪来安葬死马。群臣议论纷纷,认为不应该这样做。庄王大怒说:“有人再敢以葬马的事来进谏,就以死论处。”

  优孟听到此事,走进殿门,仰天大哭。庄王吃惊地问他哭的原因。优孟说:“这马是大王特别喜爱的,就凭楚国这样堂堂的大国,有什么事情办不到!却只用大夫的礼仪来埋葬它,太薄待了,请用君王的礼仪来埋葬它。”

  庄王问:“那是怎样的葬法?”优孟回答说:“我请求您用雕花的美玉做棺,昂贵的梓木做椁;士兵挖穴,老弱垒坟。齐、赵、韩、魏国派人前后护卫,立庙堂以供祭祀。这样一来,诸侯各国就知道大王轻视马而重视人了。”

  庄王恍然大悟说:“我的过错竟到这种地步吗?该怎么办呢?”优孟说:“请让我将它作为一般的牲畜来安葬它。挖土灶为椁、以铜锅为棺;姜枣做调理、大火作衣裳,然后把它葬在人的胃肠里。”

  于是庄王派人把死马交给宫中的膳官,不让天下人传闻他贵马的事。

  这个故事有个不错的结局。但达到“双赢”,要有三个先决条件:一是君王要有纳谏的肚量,二是谏者要有不怕死的胆量和智慧的言辞。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在古代,君王具有生杀大权,一个人的生命在他看来无足轻重。所以要让国王接受劝阻、改变主意,话不但要击中要害,更要用词恰当、语气委婉、使其乐于接受。对一个身份地位不高的乐官来说,这需要有多大睿智和胆略。

  现在,对任何人提意见,自然不会招来杀身之祸。但善意、巧妙的说话艺术,不但是在人际交往乃至事业中必不可少的一种能力,更是我们自身的教养和素质的体现。懂得给对方一点余地、一些尊重,这里的学问真够我学一辈子了。

  篇三:读《滑稽列传》有感

  《滑稽列传》是司马迁的史记名篇之一。此选段介绍齐国之赘婿淳于髡之事迹。吾百读不厌,细细思来,亦颇有番感想。

  其文述淳于髡三事。其一,齐威王好淫乐,沉湎长夜之饮,不问朝政而国家危亡,淳于髡以“三年不飞又不鸣”之大鸟问于王,王即醒悟而曰:“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之豪言,后勤于政,国复而兴。其二,王八年,楚击齐,齐王使淳于髡至赵请救兵,而委以黄金百斤,车马十驷。淳于髡以“路傍之穰田者”之事,指明齐威王所费者少而所欲者奢之病也。齐威王故加金与车马。其三,又以“饮酒一斗或一石”之理告王不可多饮酒、置宴席,亦引出“酒极则乱,乐极生悲”之语以讽谏。

  淳于髡之伶牙俐齿、能言善辩令人惊叹,千古流传。其于君,谈笑中讲明道理,委婉而说之岂不比直言相谏更使人便于接受?婉转中带规劝,风趣中带嘲讽,点出要害,以示其意,此乃谏之上策也。

  观古今之忠臣,或强谏于君,直讲其意,而君不受,故自伤哭泣,形容枯槁,或死,或郁郁而终生,岂不惨乎?而伶牙俐齿之人,几语便可使天下服。

  闻得一故事,乃古有一君王,其梦已牙齿尽落,惊而召人问之。一人曰:“呜呼!君不幸矣。亲友将于君之前而毙焉。”遂怒,逐之。另一人曰:“此大祥之兆,君之寿命将长于每个亲人!”王喜,赏金无数。此二人明其意俱相同,为何结果各不同?言异也。

  第一人实言相告,语甚难于入耳,听者自不悦。第二人则巧言美语,虽与之意相同。听者之感却大不相同。

  真理乃一宝石,直砸于人必伤于人。若包装而呈上,人必欣然而受。处世之道,不亦在于此乎?

  篇四:滑稽列传读后感

  齐威王设置酒肴,召见淳于髡,赐他酒喝。问他说:“先生能够喝多少酒才醉?”淳于髡回答说:“我喝一斗酒也能醉,喝一石酒也能醉。”威王说:“先生喝一斗就醉了,怎么能喝一石呢?淳于髡说:“大王当面赏酒给我,我心惊胆战,低头伏地地喝,喝不了一斗就醉了。假如父母有尊贵的客人来家,我屡次举杯敬酒应酬,喝不到两斗就醉了。假如朋友间交游,好久不曾见面,忽然间相见了,高兴地倾吐衷肠,大约喝五六斗就醉了。至于乡里之间的聚会,男女杂坐,彼此敬酒,没有时间的限制,又作游戏,呼朋唤友,相邀成对,握手言欢不受处罚,眉目传情不遭禁止,在这种时候,我最开心,可以喝上八斗酒,也不过两三分醉意。天黑了,酒也快完了,把残余的酒并到一起,大家促膝而坐,男女同席,鞋子木屐混杂在一起,杯盘杂乱不堪,堂屋里的蜡烛已经熄灭,主人单留住我,而把别的客人送走,绫罗短袄的衣襟已经解开,略略闻到阵阵香味,这时我心里最为高兴,能喝下一石酒。这番话是说,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因时、因环境而变,凡事不可走向极端。淳于髡目的是以此来讽劝齐威王,但无意间也道出了喝酒的境界。

  酒在中国有很长的历史,也衍生出了酒文化。既然是一种文化,就有境界高低之分。我平素亦好饮,自饮自乐、众饮众乐,大、小场子也都经历过,所以对喝酒的境界还敢说三道四。林清玄先生讲,喝酒的最低境界是一大堆人 喝得杯盘狼藉,中间境界是二三知己围炉温酒,上上境界是独饮。我虽不敢苟同,但也能体会一二。窃以为,独饮有独饮的妙处,众饮有众饮的乐趣,关键看饮者的心境、饮者的对象以及饮者的品味,正所谓境由心生。饮酒的品味和意境,本就是很私人的感受,很难有一个衡量的标准。林先生讲的可能代表了文人雅士、清高学者的一种文化取向,一般人也就很难理解个中的妙处了。

  古之文人骚客大多好饮,诗仙李白号称斗酒诗百篇,他 的《将进酒》更是闻名遐迩。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是何等的洒脱。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能饮,影徒随我身又是多么的形单影只。虽说独饮的诗人将饮酒的境界推到了极致,但众饮亦有众饮的妙处。王羲之兰亭流觞,千古传为佳话,而《兰亭序》更是书家绝版,这就是众饮的好处。陶渊明把酒话桑麻,曹操煮酒论英雄,关公温酒斩华雄、武松醉上景阳冈,这些雅士也好、英雄也罢,或独饮或众饮,或出世或入世,都喝出了个性、喝出了豪气,喝出了文化。

  现代人亦喜欢饮酒,这几年尤甚。无论是婚丧嫁娶、红白喜事,还是开业大吉、升官、升学都要摆酒摆宴,只是喝酒的目的不尽相同了,更多的参与了功利的色彩。这样一来,有些酒喝的就变味了。逢年过节家人聚在一起,或畅饮、或小酌,讲究的是团聚,是亲情,喝的是气氛。同学朋友小聚亦是,或回忆陈年往事、或叙谈友情,或扯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闲事,喝的是轻松。若自己高兴,小酌俩杯,或三五群朋在一起,喝喝酒,下下棋,喝的是惬意。最怕的是所谓的朋友在一起,喝的所谓的联系感情的酒,全无兴致可谈。大家在一起,相识的、不相识的都要互敬,说些不愿意说、不想说又不得不说的话,或恭维、或承诺,看似很礼貌,其实很尴尬。全无兴致所言。有时不免使我想起鲁迅笔下的孔乙己,来一碗酒,再来一碟茴香豆,虽则穷酸,到也喝的自在,也不失为一种境界,总比不尴不尬的强。

  还是淳于髡老先生体会的深,酒多必不能自控,不但误事,还伤身。因此,不管是独饮也罢、众饮也好,喝酒还是不醉为高,否则全无境界可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