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写对联的散文

对联 时间:2018-09-27 我要投稿

  老父并不老,今年六十六,面色红润体康健,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现在的日子好过了,人的寿命延长了,我的年龄应当刨去十岁方好。”生活越来越好,老父的心态也越来越年轻,每天怎么快乐怎么过,唯一遗憾的就是,每逢春节前,他看着满大街印刷得整齐划一的对联,总要忍不住来上几句“这个对联有啥味?哪有我写得有人情味!有年味!”老父的话也总是将我带回从前他写对联时的场景。

  我从记事起,每年的年三十下午,老父是一脸的认真,认真中又透着期待已久的兴奋,他庄重地将一叠裁好的红纸铺在一张大方桌上,这时的我就是一个十足的小跟班,按着老父的吩咐活蹦乱跳地捧来笔墨,再毕恭毕敬地趴在大桌上等待看他写出好看的对联,而老父仿佛要表演一场重头戏似的,并不急于蘸墨落笔,他一边翻找书中现成的对联,一边和我搭话儿:“要不是受你祖父文革时期的影响,我现在就是响当当的大学生了。”这话每年在写对联前总要对我说上一番。我知道他中学读书时的成绩极好,因时代而留下的遗憾只能伴随他的终生,唯有在写对联时,他才可以抛开忙碌奔波的生活而又重新沉浸在他的书生梦里,才又重新恢复他对文字的自信和热爱。

  “就写这幅吧。”经过一番精心选择,打定主意的老父终于要满意地开始落笔了,我也开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手中的毛笔,幼小的我很是惊叹这一支小小的毛笔如何能写出如此漂亮的字来。最先写好的是大门,字体端庄大方,内容也多是中规中矩,诸如歌颂祖国兴盛、家业发达之类的套话,这都是老父照着书中现成的对联抄的。当写到房门的时候,老父便不再满意书中现成的套话了,他会灵感突发地篡改其中的几个词来,再让一旁观摩的我比较一番哪个好,尚不懂子乎者也的我自是崇拜一肚文化的老父了,每次我都爽快地叫声好,老父在我的鼓励声中也乐不可支地将自己的创意添进了对联里,这会让他在来年里每次看见对联的时候都会小得意一番的。

  写好了所有的门联,还有厨房灶台上的、粮囤上、猪圈上、羊圈上、鸡圈上……这些对联书上可不是全有,即使有,也是诸如“五谷丰登”、“五畜兴旺”之类的,老父又是厌倦每年的复制,怎么办?这可难不倒老父,独创嘛!有才不用浪费也,于是老父在我不断的喝彩声中挥毫写下了“有滋有味”、“粒粒饱满”、“猪羊茂盛”、鸡肥蛋大”、“财源滚滚”……让老父颇为骄傲的是,每年他还没写完家中所有的对联,乡亲们便会一个接着一个拿着红纸来央求父亲的杰作,谁让他是周围乡村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之一呢,老父豪爽答应的声音真比喝了蜂蜜还甜,只消片刻功夫,来人便可以小心翼翼地捧着墨宝开心而去了,而老父更加灿烂的笑容会持续年三十的整个下午。

  后来老父写的对联越来越少了,街上有了现成的对联卖,乡亲们便也不好意思来麻烦这位“知识分子”了,再后来,连哥哥也嫌麻烦起来,索性直接买了对联贴上了事,老父终于搁笔了。然而此后的每年春节,他总会叹上几句:“哪有我写的好啊!”当然决口不提当年写对联时的场景,但当时的场景和快乐永远印在我和老父的脑海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