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法解释四出台

法规 时间:2017-05-05 我要投稿

  2016年12月5日,首席大法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主持召开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全体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公司法解释四正式出台。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征求意见稿)

  为正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结合人民法院审判工作实际,就有关条款的适用问题解释如下:

  一、关于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效力案件

  第一条 (确认之诉的原告)

  公司股东、董事、监事及与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内容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职工、债权人等,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起诉请求确认决议无效或者有效的,应当依法受理。

  争议较大,两种观点:

  (一)关于是否设立确认有效之诉

  赞同说:认为确认有效有民诉法依据,而且现实中,有公司做出决议,工商局不予备案登记要求公司去法院确认的情形,“确认决议有效”有助于公司办理相应变更登记。

  反对说:《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此规定并无“有效”两个字,法律仅赋予当事人确认决议无效和决议撤销两种诉权,当事人要求确认决议有效,至少在字面上没有法律依据。

  如果从法理上讨论,确认之诉本身是因当事人之间对诉讼标的或某一法律关系的存在、成立有纠纷或争议而引起的,交由司法机关定纷止争,这种争议和纠纷是司法裁判的缘由和动因。

  如无纠纷和争议,何须司法予以确认?从另一个角度,任何法律关系成立后就有效,除非被司法认定为无效,其效力法定,无须另外一道程序确认;如果一方当事人对此有质疑,可以通过撤销之诉或者无效之诉予以救济。

  (二)关于原告的范围

  一致同意不应当赋予职工、债权人原告地位。

  理由:首先职工并不属于《公司法》调整对象,职工如果权利受到侵害可以通过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法规维权,不必通过确认公司决议效力来维权。

  其次诉讼主体范围的无限制扩大,势必造成滥诉,导致公司决议无法按照正常预期做出,严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

  立法及司法均应注意原告的权利维护与公司利益之间的平衡。

  债权人作为公司治理体系之外的第三方,无权进入到公司内部治理结构中;此外债权人可以依据《公司法》其他条款、通过其他诉讼案由来维护其合法权益,而不应该通过否决公司决议的方式,否则也会导致滥诉。

  另外,加入职工和债权人作为诉讼主体等于变相使得司法轻易介入商事领域。

  关于高管的诉讼地位,赞同的认为:因为高管本身是公司法的调整对象,而且如高管职务的任免、股权激励方案的实施均与高管合法权益有关,有权作为本诉的诉讼主体;特别公司决议(主要是董事会决议)是否违法的问题上,高管更有发言权。

  反对的认为:高管的权利救济有劳动合同法以及其他部门法规,高管的介入会使公司决议轻易被诉,公司经营处于不确定状态,如果确实存在无效,高管可以通过向董事会、监事会,甚至相关行政机关提出投诉、举报、建议等方式进行救济。

  第二条 (撤销之诉的原告)

  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起诉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公司股东身份。

  案件受理后不再具有公司股东身份的,应当驳回起诉。

  本条无异议。

  第三条 (当事人的诉讼地位)

  原告起诉请求确认本规定第四条规定的决议不存在、本规定第五条规定的未形成有效决议,以及确认决议无效、有效或者撤销决议案件,应当列公司为被告。

  他人在一审法庭辩论结束前以与原告相同的诉讼请求申请参加诉讼,其诉讼主体资格符合民事诉讼法、公司法规定的,应当列为共同原告。

  本条列公司为被告无异议。

  有人认为不应列“决议不存在”、“未形成有效决议”这两项案由,理由见第四、第五条。

  第四条 (决议不存在)

  本规定第一条规定的原告有证据证明系争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请求确认决议不存在的,应予支持:

  (一)公司未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但是公司按照公司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不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而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的除外;

  (二)公司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但是未对决议进行表决。

  赞同说:表述方式更严谨,赞同本条。

  实践中存在未通知股东,但因决议作出60日后无法撤销,无法救济的问题。

  决议不存在诉讼不适用诉讼时效,更不适用60日除斥期间。

  反对说:让原告证明没有召集会议或者没有进行表决,实际是让原告证明并不存在的法律事实,违背基本法律逻辑。

  本条所谓决议不存在,实际指“生效”决议不存在,会议召集、召开的程序存在瑕疵,或者虽然合法召集了会议,但是并未进行表决或者表决存在瑕疵,实际还是之决议效力待定的问题,上述情形均为程序瑕疵应当仍然归为撤销之诉。

  决议的有效性应当包含内容和程序两方面的内容,任一方面不符合法律规定,均不生效。

  无必要确认“决议不存在”,可以直接依照《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申请撤销该决议。

  第五条 (未形成有效决议)

  公司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并作出决议,但是本规定第一条规定的原告有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请求确认未形成有效决议的,应予支持:

  (一)出席会议的人数或者股东所持表决权不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

  (二)决议通过比例不符合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

  (三)决议上的部分签名系伪造,且被伪造签名的股东或者董事不予认可;

  另一种观点:决议上的部分签名系伪造,且被伪造签名的股东或者董事不予认可,在去除伪造签名后通过比例不符合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

  (四)决议内容超越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职权。

  赞同说:表述方式更严谨,赞同本条。

  认为更有利于保护股东权益,避免超过60日无法救济。

  反对说:认为上述情形均是表决不符合正常规定或者超越权限的程序瑕疵,依照合同法的观点,效力待定行为,属于可撤销的决议,参考本规定第八条允许通过事后同意来补正,无须以“未形成”来否认决议效力。

  关于第三项伪造签名问题:

  1、不同意“另一种观点”,部分股东(董事)是否参与表决可能影响决议结果,也违背程序正义。

  签名伪造存在恶意,不应以去除该部分表决权决议能通过即支持该决议。

  2、主张“另一种观点”,从商事效率角度。

  3、不应当仅限于签字本身,判断决议是否生效应当取决于意思表示。

  第六条(决议无效事由)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无效:

  (一)股东滥用股东权利通过决议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

  (二)决议过度分配利润、进行重大不当关联交易等导致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受到损害;

  (三)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其他情形。

  第一项、第三项无争议。

  第二项一致认为有严重问题,逻辑混乱,缺乏法律依据,且有超越《公司法》任意造法之嫌。

  建议删去第六条。

  理由是,首先,决议的无效只能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内容违法法律、行政法规的决议方能认为为无效,不可随意扩大无效的范围。

  股东会决议利润分配方案只要符合法律(如《公司法》第一百六十六条规定)和公司章程,均是股东自由意志选择,司法不应予以干预。

  提出该项动议的一般应当是持有异议的股东,但该项规定却是针对保护债权人的,法理不通。

  其次,本条没有存在价值(第一、三项属于法律原有规定),设置第二条实质导致司法过度干预,会造成公司高层无法控制经营决策。

  债权人等过分干预公司运营,违背商事判断原则。

  再次,如果就第二条设置的立法原意应当是指公司决议违反《公司法》第一百六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关于分配税后利润时应当提取利润10%列入公司公积金的规定,如果公司没有依法提取法定公积金或者在弥补亏损之前分配利润的,应当属于违反法律或者违法公司章程规定,违法利润分配,该决议无效,则不论逻辑还是法理都顺理成章。

  也有人提出,第(二)“进行重大不当关联交易等导致公司债权人利益受到损害”存在的问题是:《公司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的“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

  ”此处可以明确看出,不当的关联交易直接损害的对象是公司,间接损害的利益是股东,所以公司法允许股东针对此类侵权行为间接诉讼,但法律没有赋予债权人就此认定公司决议无效的权利,实践中也难以论证相关的公司决议与债权人的利益受损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相反《公司法》第二十条规定,“禁止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或者公司滥用法人独立地位、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债权人利益。

  ”债权人如认为权利受到损害,可以依据该20条条提起“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之诉。

  如果确实要保留第六条,则有人建议本条第(二)拆分成两项并修改为:

  (二)公司决议违反《公司法》第一百六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规定,违法分配利润的;

  (三)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或者公司滥用法人独立地位、股东有限责任做出的决议导致债权人利益受损害的;

  第七条(决议撤销事由)

  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所称的“召集程序”和“表决方式”,包括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会议的通知、股权登记、提案和议程的确定、主持、投票、计票、表决结果的宣布、决议的形成、会议记录及签署等事项。

  修改公司章程的有效决议不属于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所规定的“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

  本条基本无异议

  有人建议:将“决议不存在、未形成有效决议”等相关事由列在撤销事由中。

  第八条(事后同意决议)

  股东起诉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公司有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驳回诉讼请求:

  (一)决议作出后,股东明确表示同意决议内容;

  (二)决议作出后,股东以自己的行为明确表示接受决议内容;

  (三)作出新的决议,实质认可股东诉讼请求的内容。

  无异议,但建议细化条款(下划线为增加内容)

  股东起诉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公司有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决议瑕疵已经得到补正,决议有效。

  法院应当向原告释明是否撤回起诉,原告不同意撤诉的,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一)决议作出后,股东以补签姓名、盖章或者通过信函、电子邮件等书面方式明确表示同意决议内容;

  (二)决议作出后,股东以自己的行为明确表示接受决议内容;

  (三)另行作出新的决议,实质认可股东诉讼请求的内容。

  增加一款:公司在原告起诉后、一审审理终结前通过上述(一)(二)(三)情形之一进行补正的行为应予以允许,公司提交相关证据后可以参照第一款规定办理,但是诉讼费应当由公司承担。

  第九条 (决议效力的直接认定)

  原告起诉请求确认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不存在、未形成有效决议、决议无效或者撤销决议,与人民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的,应当直接作出判决。

  另一种观点:原告起诉请求确认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不存在、未形成有效决议、决议无效或者撤销决议,与人民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依法认定的决议效力情形不一致的,应当告知原告可以变更诉讼请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