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零分记叙文作文

高考零分作文 时间:2018-03-06 我要投稿

  高考零分记叙文作文

  高考零分记叙文作文【1】

  无题

  “呜”,一声长鸣,火车缓缓靠站,停在了这方小天地里。

  这里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火车站,火车到达这里,往往只会停留上几分钟,也少有旅客下来。

  吴邪是一名小小的火车巡逻员。

  他在这里工作了一段时间了,上一个火车巡逻员在这里干了大半辈子后,就回老家养老去了,当时吴邪刚从学校毕业,来到了这里,便接替了他的工作。

  小山村里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只觉得这小伙子很俊,在这里当一个火车巡逻员真是有点浪费了。

  当然很多家里有大姑娘的大妈也打他的主意,不过每回隐隐约约向他提起这一个问题,他都只是笑笑,说没有这个打算。

  后来大家想想,大概他的意思是迟早是会离开这里的,于是也就罢了。

  毕竟不知道他的底细,也不愿意轻易将女儿嫁给他了,万一是个火坑怎么办?

  吴邪每天穿着一身灰色的工作服,头上戴着帽子,臂上还绑着一个袖章,从火车站旁边一个小小的房子钻出来,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守护铁路,清理碎石,防止巨石滑落。

  吴邪干得很认真。

  其实他力气不大,体质也不很好,然而这些日子,还是坚持下来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坚持下来。

  脑海里想起第一次见到那个火车司机的情景。

  那是吴邪第一天工作,他正在铁路上清理碎石,这时候铁轨开始颤动,吴邪知道这是火车来了,他退到一边,看着火车缓缓地进站。

  吴邪突然就举起手来,对着火车敬了一个礼。

  这时候火车的一声长鸣响起。

  这是一辆外壳为蓝色的内燃机车,透过车窗玻璃,吴邪注意到火车司机正转过头来看着他。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吴邪想他们的年纪大概是差不多的。

  他的长相很不赖,吴邪想这样的火车司机会不会在车上吸引了很多年轻女乘务员的注意。

  其时正是冬天,虽然这里不会下雪,然而站在外面还是很冷,尤其这里是山间,一阵风吹来,吴邪不禁在风里抖了抖。

  他不禁羡慕火车里面的温暖。

  这时候车窗玻璃被摇了下来,一样东西直直朝着吴邪扔了过来,吴邪下意识地接过,这时候火车轰鸣一声,便开走了,朝着下一个方向。

  吴邪愣了一下,这时候才注意到手里抱着的是一件大衣,很简单的样式,然而很暖和。

  吴邪心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然而还是很高兴地把衣服穿上了,发觉这件衣服甚至还带着体温。

  于是第二天火车准点到达的时候,吴邪敬了一个礼,然后一声长鸣,然后吴邪跑到驾驶室的窗玻璃外,隔着玻璃看到那名火车司机坐在靠窗的位置闭目养神,正在开车的是一名戴墨镜的年轻人。

  那名戴墨镜的年轻人朝他咧嘴一笑,吴邪也朝他笑了笑,扬扬手里的衣服。

  然后那名年轻人便睁开眼睛,摇下窗子,吴邪很开心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把手里的衣服塞给他,同时还有一袋子水煮蛋。

  这是他在村里买的土鸡蛋,早上起来煮好的。

  张起灵愣了一下,接了过来,吴邪早就跑远了,然后站定,转身,笑着朝他挥手,那笑容在冬天里就像暖阳。

  火车又开走了。

  这以后,每当这辆蓝色的火车进站,吴邪照例敬一个礼,然后一声长鸣,然后他便会上前和那一名司机打招呼。

  在第三次见面的时候,他知道了他叫张起灵。

  张起灵知道了他叫吴邪。

  第四次见面的时候,张起灵给吴邪带来了几本书,那是远方城市里来的东西,吴邪很久没见到了。

  第五次见面的时候,张起灵打开车门,一双修长的腿,站在吴邪面前,不过两人没聊上什么,张起灵似乎比较沉默寡言。

  再一次见面的时候,吴邪走上驾驶室看了一下,然后又欢欢喜喜地下车,看着火车开走。

  再然后,吴邪慢慢了解了驾驶室的很多零件的具体功能。

  吴邪依旧会给他带水煮蛋,或是这个山村里的一些特产。

  张起灵给他带来山外的一些东西。

  吴邪开始发觉,他期待见到他。

  见到他的那一刻,自己会十分高兴,然后一天的工作都觉得不那么繁重了。

  继而期待第二天的见面。

  甚至有一天晚上,吴邪梦见了他。

  梦里他见到他还是笑得那么开心,和他说了好多话,他依旧是很少回答,但有在很认真地听。

  有一回吴邪兴冲冲地跑到驾驶室的窗外,却没见到期待见到的那个人。

  当时还以为他在别处,然后搜索了一遍,还是没能看见,心乱,然后听到戴墨镜的青年说,他这一天放假。

  吴邪眼底深深的失望被那个青年瞧了个一干二净。

  那是第一次吴邪想到,会不会以后他不再开这一辆车,不再从这里经过,甚至不再干这个工作,那么自己就不能见到他了。

  那一天的工作都干得没劲。

  然而第二天又在同一时间见到他、接过他给自己的东西的时候,吴邪的忧郁又一扫而空了。

  日子就这样过着,不咸不淡。

  吴邪甚至试探着问过他,是否有家室,或者是喜欢的人。

  那一刻,张起灵似乎微微笑了,吴邪是第一次见到他笑。

  他的心在下沉。

  然而张起灵的回答是没有。

  于是吴邪又高兴起来了。

  他没想过却是这样的消息传来:

  这条铁路要被废弃了。

  以后再也不会有列车从这里经过了。

  吴邪一瞬间便感觉整个天都塌了下来。

  来人拍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你还年轻,还有那么多好的工作等着你,离开这里吧。

  但吴邪完全没听进去。

  轰隆隆的巨响传来,火车准点到达。

  吴邪看着车窗里的人。

  是的,其实他们一直都隔着这样一层玻璃不是吗?

  他第一次没有对火车敬礼,第一次没有第一时间跑上前,第一次没有对他露出笑容。

  而今天,张起灵也终于没有下来。

  吴邪不知道他是不是没来,还是因为他不在意。

  火车轰隆隆地开动。

  越来越远。

  一节节车厢从自己眼前呼啸而过,吴邪脑袋一片空白。

  他想走,却无法挪动脚步。

  最后一面,居然也没能见到。

  然后在他即将转身的时候,火车也终于完全从眼前走了过去。

  隐约见到对面站着一个人影。

  然后那个人迈动步子踏过铁轨,朝吴邪走来。

  吴邪那一瞬间就呆在了原地。

  看着他走近,一张脸在眼前逐渐放大,那一双淡然的眸子里映出自己的影子。

  张起灵摘下帽子,然后拉住了吴邪的手,缓缓地吐出三个字:

  “跟我走。”

  吴邪看着他,许久,轻轻地点点头。

  “瞎子在前面等我们,走吧。”说着,张起灵便拉着他跑了起来。

  手被他握着,很温暖,吴邪笑了起来,一边跟着他跑。

  那一辆蓝色的火车果然就停在前面等着他们。

  拉开车门,两个人走进去,然后火车便轰隆隆地朝着前方开去。

  前方的风景很陌生,然而吴邪很喜欢。

  因为他的手握在另一个人的手中。

  那个人,叫张起灵。

  高考零分记叙文作文【2】

  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他是一名肉类加工厂的工人,很平凡。

  唯一不普通的就是,每天早上经过大门时总会朝着门口坐着的保安微笑,然后说句“你好”,下班时再说一声“明天见”,而对方也礼貌地点点头算作回复便不再有下文。

  日复一日,他们之间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一种默契。

  他认识他,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但那人好像不记得他,他苦笑。

  每当回想起几年前的那一天,他的嘴角总会忍不住的微微一翘。

  那年他还是一个高考生,他拿着文具袋上了一辆公交车准备赶往考场。

  毕竟高考是人生一大事,他心中难免会紧张,以至于他根本没看清楚站牌就随着人群一起下了车。

  等他回过神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下错了站,当他想追上那辆车时,车早已开走,此时他才猛然想起这路公交车是30分钟一班。

  他站在一个肉类加工厂的门口焦急地看着手表懊恼着,额头上早已急出一层薄汗。

  正当他感到绝望的时候,加工厂门口的青年向他走了过来,笔挺的保安服,冷峻刚毅的表情丝毫没有被恶劣的天气所融化,保安看了看眼前这个一脸无措手里攥着文具袋的学生,开口问道:“你是高考生?迷路了?”他眼前一亮,仿佛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地抓着那人:“对!请问XXX学校怎么走吗我快赶不上高考了!”“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10分钟左右就能到了。

  快去吧,高考加油啊!”那人朝他笑了笑。

  “谢谢!太谢谢你了!”他感激地深鞠一躬便向考场跑去。

  3年过后。

  他加入了这家肉类加工厂,成为了一名工人。

  当他再次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大门时,他微微一笑,朝那人说道“你好”。

  那人愣了愣显然没料到有人跟他打招呼,而后点了点头回了一句“你好”。

  从那天开始,便一直没断过。

  例行进行下班前的最后检查,他拿着记录版走向冷库。

  正当他准备开始做检查时,门库大门发出“咔”的一声响。

  在冷库里做了几年的检查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正准备摸出挂在腰间的钥匙时才发现,该死,他没带!

  ——他是真正的被困在冰库里了。

  冰库里的冷气钻进了他的骨头刺激着他的神经,他使劲捶打着冰库的门,可门太厚实,把声音阻挡在了里面。

  几个小时过去了。

  他疲惫地坐在地上,嗓子早已喊哑,心里的恐惧越来越大,寒气犹如一头猛兽正慢慢地把他吞噬。

  他努力地抱着膝盖缩成一团想留下渐渐消失的体温,但意识却越来越模糊。

  或许明天他们看见的就是他自己冻僵的尸体。

  他自嘲地想。

  眼皮越来越重,手指已经不能活动了。

  突然想到那个坐在大门口的保安。

  好想再见他一次……哪怕最后一次……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

  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寒气一点点地钻进他的鼻子钻进他的耳朵钻进他的嘴巴侵入他的身体里。

  啊……已经极限了……

  正当他完全闭上眼睛的时候。

  门突然被打开。

  一阵温暖扑向他。

  但他已经没有力气睁眼了。

  “喂,醒醒!”

  一张粗糙的大手拍打着他的脸“醒醒!”

  他努力地睁开双眼——

  ——啊,是你。

  ——真好,又见到你了。

  ——哪怕是最后一次。

  1周后。

  再次对着那人说“你好”。

  那人朝他笑了笑,“你好,你身体好些了吗?”

  “好很多了……谢谢你!”向他感激地深鞠一躬。

  “没事,大家都是同事嘛,有困难肯定要帮不是?嗯……你怎么了?”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开口询问道。

  “其实……其实就是想问一下你怎么知道我被锁在冰库里了啊?”他尴尬地说道。那人深深地看他许久,突然拉过他的手把他圈在怀里,轻声对他说:“因为你还没跟我说再见。”

  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