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正义的公开信

公开信 时间:2019-02-21 我要投稿

  感怀一首《我愿意》诗句,如下:

  “我愿意扔下回头,走进漆黑的大门

  不许我点上灯,我就把天空的星,带进你的阴森森的黑暗中。

  不许我发出声音,我就捡拾足步的骨头声,撕裂你的死寂居住。

  我愿意头颅离开睡梦,愿意扔下回头,走进漆黑的大门

  激烈的血,快速凝固,赤色化为暗红,标记你的黑色门环的恶魔阴谋”。

  这是我写的一封信,这封信应写给谁呢?

  我不知道收信人,也不知道信封应贴的地址。我彷徨于一个无号的邮局,投一个无信件箱的邮筒;终于,知道了,我是一个要写信的人。

  我查报纸与网络,搜集一个事实。这个时代的正面信箱,到底作废了么,何日能终止黑虎衣下遮天的日期?报纸不断报道有贪腐的权力,死了大黑老虎,可虎下的黑狼,黑狼下的会道门呢?

  我写了许多字,莫不是寄给正能量的检举信?我的声音,从日子的黑道势力监视封锁大门,向外飞出。我在一个中小型的石油企业培训学校,沉积说话的信纸,岂能是指向一个屠杀嗜血的黑组织;更怕有的,是孵化一个黑基地,输出一个暴力蹂躏国有石油企业的势力。

  我的真实,忠诚于信纸,足以证明那些吐着假音的人。舌尖的党性咬去一半,另一半交换给黑组织,完整一个口术语,人的性命交给黑组织办。顿时,法律失业于条文的冷寂,一条命也得到了死神的就业。

  也好,我还坚持着,能想想一些白天的事,写成字装进天网的星空。我已二十余年,没有写过信了,早已忘记信的格式;其实,我现在的信封就是邮寄给公众的时代,期待一个公正,充满正义,博爱的,没有哭声落进酒杯的,也没有河面浮出的死尸的年代。

  这封信,也算是信吧。写给正义的公开信。我想:公开的信,应该有信箱与邮寄地址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