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年终总结:喜色不少但不足犹存

年终总结 时间:2018-03-17 我要投稿

  时间过得真快,XX年又即将成为历史,我也度过了自己27岁生日。

  这一年总的来说高兴的事挺多,经过艰苦努力之后,我从记者升为副总编,担负起采编策划的重任。而用心成就一切的积极贯彻也使得我获得了主流客户的认可,XX年4月只身访问美国硅谷、XX年5月美国十市采访、XX年6月北欧芬兰、瑞典和冰岛三国采访、XX年9月访问韩国、XX年9月访问香港、XX年 10月访问马来西亚就是很好的印证。

  国内外的游历不仅开阔了我的眼界,而且使我对世界的认识、对人生的感悟有了深刻的变化。美国的休闲、韩国的寡欲、冰岛的独特、大马的热情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XX年12月,我冬日里赴深圳对华为和中兴通讯总部的体验更是加深了我对中国通信企业的感性认识。

  值得指出的是,XX年我的创作具有高涨——低落——高涨的典型特点,1~3月我踏实运作写出了不少作品,比如年初对无线、数据和光通信的十大预测,五问Push—To—Talk综述,数字集群的三篇分析等无论在时间和深度上都做的不错。然而3月以后,由于其他事情所累,文章质量出现下滑。所幸,年底我又重新回归,创作的四大疑问考证TD—SCDMA以及访问华为的文章都引起了关注。

  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也是我在XX年力图坚持的信念,除了客观公正报道为读者负责之外,与业界主流厂商保持紧密的联系也非常重要。跃龙在线在XX年发挥了重要作用,经过近一年运作,岁末的访问量已经突破了1万人次。年中创立的跃龙看世界newsletter在沟通客户方面也起到了独特作用。

  在坚持塑造个人品牌的指引下,我的知名度在XX年有了很大提升。通过主持无线与投资全球论坛和APOCXX亚太光通信产业论坛,以及与sohu 联合进行通信展总裁在线的主持,扩大了在业界的影响力。这可以从闫跃龙在互联网搜索中的条目可见一斑,例如在Google和百度中的收录条数分别为5140和10200。

  我的确非常热爱媒体这个行业,但在深入的同时也逐渐发现了不少隐忧,其中既有客观的不足,当然自身的不足也逐渐显露。

  首先,通信行业的封闭以及专业媒体的狭窄定位令我很苦恼,XX年我的文章中多数仍为褒扬性的,批判性的寥寥。而且,行业不景气、政府监管水平甚低以及运营商垄断日盛都令人气馁。在影响力方面,日报、周刊正在迅速超过月刊,网站的影响力更是如日中天,如何综合利用各个媒体实现自己价值非常关键。

  其次,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性格以及多年的工科背景,自己与人沟通的能力亟待提高,这已经严重阻碍了我的发展。克服懒惰、加强沟通在大多数时间里我做的不太好,这一点必须在新的一年里得到大幅度的改善,否则将来一事无成。

  第三,管理能力和经营能力的提高也必须提到我的日程。在这个竞争激烈的世界,这两种能力决定了未来的核心竞争力,应该充分利用目前平台,打造自己各方面的综合实力,不能再靠单打独斗来赢取成功,应该创造并抓住每一个机遇,创造并维护每一个资源,继续自己的用心成就一切理念。

  猴年逝去,鸡年降临,新的一年意味着新的希望。在北京飘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我回乡看望了我的父亲,那里的生活依然艰苦。在母亲坟前我再一次放声大哭,有感激也有自责。我愈发感到,过去的永远不能忘却,将来的永远值得期望。

  祝所有认识我和我认识的朋友们新年快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