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牛班的春天观后感英文

观后感 时间:2017-07-27 我要投稿

  《放牛班的春天》影片观后感【一】

  记忆里的那个春天

  Les choristes(2004年),中文译名《放牛班的春天》,又译《歌声伴我心》、《唱诗班男孩》。它是一个关于爱与教化的故事。整个电影都像沐浴在春光里一样,柔和恬淡。没有美女帅哥,没有动作暴力,不悲情,不煽情,甚至于连色彩都很节省——没有很明亮的色彩,即使是春天里常见的黄色和绿色都不明晰,像是掺入了淡淡的灰色。在这样的色调里,却又让人感觉到法国农田里缓和的春风,不可思议的温暖。背景的音乐也是同样的色调,无论是纯音乐还是童声,总是带着些伤感,回忆,还有夹杂着二者的欢乐伴随着电影的节奏缓缓前行。

  “我们是池塘畔底辅育院的精英,正因如此我们才让人伤透脑筋……”

  1949年春天,法国乡村,过气音乐家克莱蒙·马修来到了池塘畔底辅育院,成为一名代课老师。

  池塘畔底辅育院是一所问题男子寄宿学校,问题儿童——孤僻,偏激,叛逆;冷酷的校长——把学校比作监牢,只想升迁,自己是失败者,却把孩子们当做失败的根源;麻木的老师——整天都处在紧张之中,防范着学生们,奉行着“犯错——处罚”的原则,禁闭、体罚司空见惯,悲剧不断上演。学校里整天死气沉沉,能打破这沉寂的,只有从校长室里传来的惨叫声。

  第一节课,对于孩子们的捉弄,他没有向校长打小报告,而是选择了掩饰;莫翰奇在黑板上画他的秃头画像,他没有发火,却在黑板上画了莫翰奇的侧脸,还加了小丑的红鼻头……最不同的是,当麦神父被学生的恶作剧伤了眼睛,马修查明了事实,却请求校长不予处罚,他让犯错的盖赫克去照顾受伤的神父。面对学校里唯一温和的麦神父,盖赫克悔恨地说不出话来。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马修在学校里所扮演的,就是父亲。

  “感受着午夜的激情,希望的波动,生命的热力,感受着路途的荣耀……”

  午夜电灯下谱曲的身影,白天阳光里孩子们欢乐的歌声,莫翰奇的声音是上天赋予的奇迹。孩子们真的成了一个集体,高音部、低音部,五音不全的郭和颂是乐谱架,年龄过小的贝比诺担任团长助理——一个也不能少。孩子们在变,就像马修所说:“从孩子们的眼神里,我忽然领略出了很多东西,有着骄傲,被宽恕的喜悦和一种新的东西,人们对他们的肯定。”

  “冬天稍纵即逝的风,总算远离你的气息,也远离了高山,在风中盘旋展开双翼,在灰暗晨曦破晓时分,寻找奔向彩虹的道路,发现生命里的春天和浩瀚海洋的宁静……”

  马修被开除时说:“不是你赶我走,是我辞职了。”

  被禁止去看马修的孩子们,把自己反锁在教室里,唱着歌,为马修洒下纸飞机。当马修孤零零地走在院里,看着纸飞机载着祝福漫天飞下,是一种怎样的喜悦。

  贝比诺每个星期六的等待是值得的,因为他和马修一起离开的时候,就是星期六。

  马修和孩子们,在春天里相遇,在春天里分离,他们的故事,弥漫在春天里……

  电影放牛班的春天观后感【二】

  这是一部关于教育的电影,也是关于心灵与爱的电影。“教育到底是什么?我们要怎么教育好学生们?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影片中,现实中,每个人的心中都在寻找着这个问题。《放牛班的春天》中的马修手里拿的是一把爱心和理想的钥匙,开启了学生们的心灵之门。

  这是法国偏僻的郊外一所被称作“池塘底”的教养院。里面的孩子,或者每每倚靠在铁栅栏前,企盼着已去的父亲,或者用毫无奢求的眼神,不屑地看着这个世界……他们的父母或是在战争中死亡,他们的母亲或是未婚妈妈,他们拥有太多太多别人不曾拥有的冰冷和无助。

  将这群问题少年集中强制关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中,一道道铁门禁锢着他们的心灵世界,只能看到高墙围着的四角的天空。感受不到爱和尊重,更不许对爱有所依恋。犯了事,只能用皮鞭和囚禁处理。

  尘封的心灵就这样开始慢慢变得扭曲,在这里有以李基度为代表的攻击性强的儿童,他把学监老麦砸得住进了医院;还有以皮比诺为代表的,由于失去双亲,缺少依恋而孤僻,甚至变得抑郁的儿童;最值得关注的就是让单亲妈妈头痛,对音乐极有天赋,但又自尊心十足,相当敏感的莫朗。

  这样我们看到了《放牛班的春天》中学生们的叛逆、反抗和疑问:在影片里学生对老师的不尊重显露无疑,他们在拿老师做笑料,暗算老师……学生们对老师的轻蔑无视,老师们对学生的不满和强硬,他们只是把学生的这种行为看成叛逆、堕落的表现。老师和学生选择了对抗,而不是通过真心交流,互相理解来解决问题。

  在这样充斥着邪恶和暴力的氛围中,许多老师都是采取了妥协、默认、忍耐或同流等消极的态度,而马修的态度是积极的。初来乍到的马修,面对孩子们一贯的恶作剧,并没有像其他教员那样过激的反应,尽管他也需要吓唬孩子,但他的心中充满了爱。他相信不管是什么人,他的心灵深处都深埋着善良的种子,尤其是孩子,教育者就是善于将之挥之而出的那个人。

  等爸爸的佩皮诺的眼神只有让人更加怜爱;“乐谱是不是间谍的密码?”,孩子还是那么的天真、好奇……每个孩子都有一颗丰富的内心,我们不要苛求孩子都成为我们心中的那个孩子,他们是大千世界中的叶子,从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

  真正尊重孩子原有的特质,让孩子原有的特质更加闪亮。于是,当孩子嘻笑着骂他秃头的时候,当孩子将他用半生的心血创作的乐谱散落在厕所里随意玩弄的时候,当孩子将墨水瓶砸在他的脸上的时候,他从来也没有恼羞成怒。

  反而一次又一次地帮助这些孩子掩饰他们的过失,使他们不至于遭到冰冷的惩罚。他为什么这样做?想讨好这些孩子吗?不是。不严格要求他们吗?不是。想表现自己的宽容吗?不是。因为他亲眼目睹了”池塘底”教养院的非人道的刻板的教育的霸道粗鲁和苍白无力。

  校长的”犯规—处罚”的行为主义派的管教方式忽略了学生的人性的一面,将改造学生的过程单纯的简化为”刺激—反应”的过程。

  他对人性的看法过于简化,完全忽视了人的行为异常发生的内在认识、情感、动机、和态度等主观的心理原因。同样,也忽视了认知、情感和意志等过程在行为矫治中的作用。以为简单而粗暴的处罚就可以阻止学生们继续捣乱。而他这样做的后果是,招致了学生的怨恨和更多的恶作剧。

  每个人都是一个完整的世界,都应该得到尊重,存在就是有价值的”。他意识到了校长”犯错—处罚”的方法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他开始用一些更加人性化的方法来对学生进行管理,同时也注意给学生多一些自尊心。

  我们不能自欺欺人地认为是受人尊重的,虽然我们有金钱,有朋友,或是处于权威的地位。如果无法满足自尊和被人尊重的需要,我们就会产生自卑、无助、沮丧的情绪。

  比如像皮埃尔这样的人,他虽然没有直接将这些情绪表现出来,但他带头闹事等行为正是为了掩饰他的自卑和无助。在顽劣的外表下,隐藏的其实是一颗受伤的心。马修老师让皮埃尔知道,他的妈妈是关心他爱他的,也让他知道不是所有的老师都是和校长一样死板的。

  马修老师还发掘了他在唱歌方面的天赋,最重要的是马修老师给了他自尊,把他当作平等的人来看待,让他懂得了自尊的需要和尊重他人的需要。

  他认为这种需要是必须达到的。在一片和谐的童音中,马修向皮埃尔挥挥手,那是一个邀请的姿势,恭敬而慈爱;那是皮埃尔熟悉而渴望的旋律;那里有许多双眼睛都含着笑意在等待着。冷着面孔的少年,逐渐将身体从石柱上慢慢抬起,调整自己不羁的站姿,他变得恭谨而又充满了喜悦。

  那一刻,他突然就明白了一切。他领悟到了被人尊重的感觉,更懂得了要获得别人的尊重,必须先尊重别人的道理。

  那一刻,什么是“春风化雨”,什么叫“润物无声”,全明白了。

  克莱蒙·马修,这个落魄的音乐家,失业的代课老师,却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身上处处散发着人性的光辉。他用自己的方式做着微不足道的事情,温暖了冷漠的学生,唤醒了明哲保身的同事,改变了囚笼般的学校。这一切都在不经意间,平凡、自然、真实。

  “好好先生”马修也有自己不可侵犯的原则和立场。他不会对自己喜爱的学生有任何的偏袒,不会无原则地放任一个学生胡作非为,但同样也不对经常得罪自己的坏孩子怀有丝毫的偏见。

  老师就应当这样,正确运用教育者的权威,合理掌握师生之间的距离。既不能淡化教育者的身份,也不能任意扩大师生之间的距离,宽容、理解、接纳、欣赏、并感受着每一个学生,热爱学生,给学生以尊重,建立和谐的师生关系。

  马修就像是一个集所有优秀老师所应具有的特点于一身的学监,而属于他本身特色的当属他借音乐完成了对孩子们受伤心灵的抚慰与洗礼。就教书这点来看他并没有做什么,他也没有刻意去培养学生有什么远大的理想。

  他们似乎整天在做着游戏——唱歌。马修没有摆出一副老师的模样,似乎自己是一个引导者,带着孩子们通过他们自己发声高唱,逐渐打开了他们的心灵之门。

  孩子们逐渐的找到了真正的自我:“我是这样的;我喜欢和大家一起合唱;我也能做好一件事的;我不是没有用的人!

  至少我能歌唱……”孩子们逐渐的在自我肯定着,他们找回了信心、美好、人格、价值、道路、爱心和理想!最关键的是孩子们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人生,他们了解到自己应该做什么,怎样选择,怎样面对外面的世界。

  马修没有做什么实质的事,他用自己的爱心和游戏(音乐)就打开了孩子们的内心,因为他至诚的爱心和理想。他不是在教导,而是在引导和影响——学生们是在引导中自醒的。

  马修用音乐感召孩子们冷漠已久的心,唤起他们对生活的渴望与热爱。当公爵夫人欣赏孩子们的演唱时,他们的表现无疑达到了一个高潮。

  无论是配合默契的合唱部分甘冽纯净、完美融合的歌声,还是领唱莫杭治清亮的宛若天籁般的声线,都给人以“美”的享受。他们的歌声之所以如此深入人心,是马修给予他们信心与爱的结果。

  从小受到“行动——反应”的强制性规定的他们,生活在这里实际上毫无自由与快乐可言,而马修的出现,为他们带来了音乐,为他们带来了关爱,因为长期受到压迫而麻木不仁的心灵渐渐有了复苏的迹象,他们所不曾拥有的信任,此刻全部倾注在马修的身上。

  让一群顽固恶劣的问题少年们彼此相互信任,相互契合,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奇迹。这个奇迹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马修面对孩子们,并不像其他学监那样选择了强硬的手段,或者选择了放弃,而是把他所有的心血倾注在孩子们的身上,以“爱”作为连接彼此心灵的桥梁。孩子们的歌声,与其说是为公爵夫人演唱的,更不如说是他们为马修献上的最崇高的敬意。

  孩子们在音乐中找到了自我的价值,学会了欣赏美好的事物,懂得了相互尊重,信任和友爱。音乐结开了束缚他们心灵的绳索,重建了被炎凉事态损毁的是非观,激起了一颗颗幼小心灵中对于美好未来的向往。

  影片从顽皮的孩子的嘻笑怒骂间折射出一颗身为教育者的马图的“善良、宽容、耐心”的心,他以跳动的音符驯服了一群如小野牛般的桀骜不逊的心灵,让他们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春天的气息……

  然而,春天来了,春天又要走了。

  马修最终还是被赶出了学校,一直到处去给别人教音乐维持生计,直到去世。马修走得很无奈。就像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一样,穿着他的破西装,提着小行李,缓缓地离开了。

  这个结果让人平添了一份心酸,从而使温暖的“春天”中多少包含着悲剧的味道,就艺术效果而言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也使作品更具有现实感和可信度。

  马修不是天使,不过矮胖、秃顶的平凡的音乐教师——甚至有时候他的教师形象并不那么明显,他给别人打开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窗口,却没有能力给自己一个好的生活;马修也不是圣人,在这样的制度下他无力坚持自我的真理,他只是一个不成功的小人物,做着力所能及的一切。当他矮小的背影转身离去,我们何尝没有一份无奈的苍凉?

  结尾时,从教室窗口飞出了几十只雪白的飞机,在歌声中,驾着清风,飞向了马修,飞到了他脚边。人性一旦复苏,“囚笼”关不住这群天使般的孩子。孩子们放飞了自己的爱心和理想,马修成功了。就是这样一个被世俗所公认的卑微的“失意的乐者,失业的教师,”给“放牛班”带来了生机勃勃的“春意”。

  春天走了,温暖却永留心间,可以让人在白发苍苍的时候还念念不忘。

  用爱心可以试着感化迷失的羔羊,否则只能驱使迷失的羔羊步入极端。电影中有个叫蒙丹的孩子虽然出现的频率不高,但始终会萦绕在你的头脑。

  出现在你面前的是一副被扭曲的面庞,他给人一种近乎于威胁的眼神。但透过这种眼神的背后,我们又可以发现这个孩子是多么的脆弱。后来,蒙丹被冤枉了,被重新抓进了监狱。

  突然有一天他逃了出来,并最终用同样极端的方式来回赠给寄宿学校——放火烧掉了学校的宿舍。

  毁损的不止是校舍,还有那个孩子早已残缺的心灵,这便是以暴制暴的结果。这是一个教育失败的例子。因为被误认为偷了钱而交给了警察,尽管被发现是冤案也没有平反,最后他一把火烧了学校。蒙丹被带走时,马修高喊:“你带走了我惟一的低音。”

  没想到,他的合唱团里从此永远失去了低音。英俊少年莫朗成为著名音乐家,蒙丹烧毁了学校之后狞笑着转身离去,他的路在何方呢?

  教育是需要真诚和爱的事业。教育不是简单的知识技能的移植,而是生命与生命的交触,需要教师和学生双方完整的投入。人们曾说,要给学生一杯水,教师自己必须有一桶水,这是主知主义教育思想指导下的教师定位。教育确实需要教师有渊博的知识,但教育更需要教师具有对人的生命的真切关怀和热爱!

  真正有效的教育是有信仰和爱的教育,教师对教育工作信仰和热爱的态度是最能影响学生成长的教育因素,所谓“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

  教师自身人格对学生的影响所产生的教育力量,是任何教科书和奖惩条例所不能代替的,学生从教师情感态度中所学到的东西,也远比教师所教的知识更多。因为学生的价值观念、情感态度和行为习惯,不是通过认知教学过程来完成,而是学生无意识地向教师模仿、认同,在潜移默化中接受着教师的影响。

  《放牛班的春天》感动了大多数人,因为电影里面有我们在现实中得不到的东西,比如一个能为你人生指引的老师或者是一个伯乐。

  每一位孩子都渴望在自己的人生路上遇见这样一位老师,这样一位给自己最多帮助的人。

  伯乐不是每个人都遇得到的,老师也不是每一个都是伟大的。因为能够遇上便是一种幸福,尽管这种幸福在现实中显得这样的奢侈,但是我们仍然会渴求得到。

  “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中有牛顿,你的讥笑中有爱迪生。”但愿每个老师都能牢记教育家陶行知这句话,像马修老师那样,用爱心和理想的钥匙开启并温暖每一个学生的心灵。

  观《放牛班的春天》有感【三】

  《放牛班的春天》所讲述的是一本马修老师的特别日记,其貌不扬,人过中年的失业音乐家,在“池塘之底”少年教养院成了代课的马修老师,人生的不得意似乎在这个阴森如同监牢的地方更加没了希望,暴戾的校长,冷漠的老师,调皮得无可救药如同魔鬼的少年„„似乎永远不断的犯错与惩罚。

  马修老师用它的善良,用它的音乐,一点一滴的改变了这个地狱般的“池塘之底”,这群几乎被人们放弃的坏孩子,居然唱出了天籁的歌声,重新拾回了童年的欢乐与希望。

  可是当马修老师被辞退,学生们从石堡中挥动着小手、纸飞机夹着合唱声向老师送别、可爱的小佩比诺拎着行李奔过来要和老师一起走时,我仍然禁不住眼湿。虽然这只是一部普通的文艺电影,但它却引发了我对我所从事的教育工作的思考:

  教育家乌申斯基说过,在教育工作当中,一切是以教师的人格为依据的,因为我们的教育力量,它只能从教师的活的人格当中来,这是特殊的教育力量!

  不管教育行政机关有多么精细的周密的规章制度,但是都不及教师自身人格的力量、人格的作用。确实,教师承担着“人师”的责任,这不仅需要扎实的学科专业知识,更需要对教育事业的坚定信仰和对学生的教育爱。这种教育信仰和教育爱是构成教师人格最重要的因素。

  教育是需要真诚和爱的事业。教育不是简单的知识技能的移植,而是生命与生命的交触,需要教师和学生双方完整的投入。教育爱不同于基于亲缘关系上的母爱,教育爱源自教师对教育事业本身的深刻理解和高度责任感,是教师基于教育信仰之上对学生真诚的尊重、信任、欣赏和期待。教师是和鲜活的人打交道,教育目标的实现最终要靠师生之间情感关系。

  学生需要教师的关注,学生对教师的情感很容易转化成对教师所教学科的情感,这种情感纽带能促使学生对整个学校生活都抱一种积极投入的态度。

  做为老师要尊重、关爱每一位学生。虽然一个班级几十个孩子,他们的家庭环境、先天素质与自身努力程度都不同,但一定要做到一视同仁,尊重,信任,理解,热爱每一个学生。

  关心他们的身体,关心他们的生活,关心他们的学习,关心他们的思想。谁都知道,老师一句鼓励,可以让学生感到无比的激动和自豪,那么老师应该让学生看到自己点滴的进步,体验进步成长的快乐,增强继续进步的信心。

  要像母亲一样善于发现孩子们的长处,充分肯定他的点滴进步,永远不说“你不行”,而是毫不吝啬地说:“嗨,你真棒。”让孩子在充满鼓励与期待的沃土中成长,决不能因为一点过失而让孩子在指责声中自卑地抬不起头来。对于所谓的“差生”,更要给一点偏爱,倾注爱心、热情和期望,对他们取得的点滴成绩,及时给予表扬和鼓励。让每个学生都能自豪地说出“我能行”。

  教育的平等不只是孩子之间的平等,更应是教育者和孩子间的平等,教育者和孩子之间的平等是平等教育、民主化教育的基础。在教育学生时,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导之以行。在融洽的师生情感中,学生才会把老师的批评看作是对自己的爱护,把表扬看作是对自己的鼓励。

  从而引起情感的共鸣,自觉把道德要求和行为规范转化为自己的心理定势和良好的习惯,收到“亲其师,信其道,受其术”的效果。用真诚的情感去热爱学生,就能沟通师生之间的心灵,学生就会亲近教师,从而在师生之间架起一座信任的桥梁。

  教师自身人格对学生的影响所产生的教育力量,是任何教科书和奖惩条例所不能代替的,学生从教师情感态度中所学到的东西,也远比教师所教的知识更多。因为学生的价值观念、情感态度和行为习惯,不是通过认知教学过程来完成,而是学生无意识地向教师模仿、认同,在潜移默化中接受着教师的影响。

  爱因斯坦曾说,学校教育的成功与否,在于学生将书本知识遗忘之后,还剩下什么样的素质,精神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我们面对的是几十颗纯真、无瑕的心灵,面对的是几十个复杂多变的内心世界,只有深切的关爱,真心的尊重,身正为范,才能使孩子的心灵与教师的心灵相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