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的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 时间:2018-02-13 我要投稿

         小雪的爱情故事

  父亲打来电话的时候,惠州正是一片阴雨绵绵的梅雨时节,五六月份,梅雨好像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女人一样,太阳还在头顶明晃晃的,雨就哗啦啦的下开了,你刚刚转身跑进屋里,雨就停了,而且反反复复,让人哭笑不得,父亲的声音里是一种天塌下来的恐慌和手足无措,雪啊,你弟弟在杭州出事了,小雪那时候正在卫生间里做试纸,她一向很正常的例假突然过了四五天没有来的迹象,试纸上是一深一浅,小雪看说明知道可能是怀孕了,小雪的心一沉,忙不迭的问父亲,弟弟怎么了,父亲带着哭腔说你弟弟和别人一起盗割电缆线,而且是军队的通信线路,据说可能会判很重,这可咋办,这可咋办,离家这么远,一个人也不认识,你弟弟才17岁啊,这不一下子毁了,小雪也是一下子慌了神,只能好言安抚父亲,事情出来了,说啥都晚了,你不要着急,我来想办法。

  小雪手忙脚乱的打老周的电话,打了几次都是关机,小雪一下子觉得身上汗如雨下,嘴里念叨着,老周,开机啊,开机啊,最后终于打通了,不知道为什么小雪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嚎啕大哭,让电话那头的老周下了一跳,等老周听明白小雪说的关于弟弟的事情,老周沉思了一会说,你不要想那么多,事情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我来想办法。

  小雪的弟弟是工地下班后,和几个工友在大排档喝酒,喝的醉醺醺的,这时候他对几个工友说你看看人家腰里别着bb机,多牛逼,其中一个人是他的老乡,曾经因为偸割电缆线被判过刑,那个人说一个bb机不就是两千多块吗,你想买明天就可以买上,结果几个人去了萧山一个军用机场附近,那个人说高压线危险,而且没有铜,不值钱,军用线路全是铜,值钱,那一天他其实就是望风,他胆小,没有敢下手,他们割了几百米的军用电缆线,卖给了一个废品站,他分了几百块钱,第二天整个萧山地区 都是荷枪实弹的军警,八个小时候几个人被蜂拥而入的军警抓获,当时就送进了看守所。

  老周那两天,一直在打电话,小雪泪眼汪汪的跟着老周,后来老周说走吧,我们必须亲自去一趟杭州,小雪说我弟弟不会有事吧,老周肯定的点点头,小雪一下子扑进老周的怀里破啼大笑,老周无限怜爱的把小雪搂进怀里,点着小雪圆润的鼻子说,你啊,真像个孩子 。

  老周的一个战友在杭州市公安局政治部是一个副部长,他们从部队转业后几乎失去了联系,老周还是通过这个惠州的战友找到了联系方式,战友这个称呼,其实不仅仅是一种职业的关联,还是一种血与火,青春与纯真的代名词,他们不管多长时间不联系,一句老战友就可以打破所有的时间的隔阂,老周他们两个一见面就是一个熊抱,那种熊抱没有任何礼节性和虚伪性,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拥抱,两个人你捶捶我,我打打你,眼睛里含着一种亲情一样的泪花,战友把案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他说如果是民用的电缆线,而且小雪的弟弟没有亲自下手,只能是一般的偷盗案件,也就是花几个钱就可以,关键是他们盗割的是军用电缆线,你们不知道当时整个浙江省的军队通信全部停了,这个案件惊动了公安部和中央军委 ,按照法律严格的说可能几个人小命不保,这句话战友说的轻描淡写,小雪听得心惊肉跳,眼泪一下子又出来了,老周说,你说咋办,其他我不管,在你的地盘你做主,然后扬了一下手里装满钱的皮箱,战友苦笑一下,老战友啊,你就是一个商人的思维,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事情是钱摆不平的。老战友这时候拨了一个电话,然后递给了老周,小声说现在只有老团长可以帮你,老周一下子想起来那个高高大大一脸大胡子的山东老团长,他听见电话里传来一个是几十年没有听过现在听起来仍然那么亲切的声音,是周大毛吗,老周下意识的一个立正,然后对着电话大声说,周大毛问老团长好,老团长在电话那头爽朗的笑了起来,你这个周大毛,几十年不联系,联系就是给我添麻烦,废话少说,你现在和刘炳文一起到部队来,四十分钟后见不到你们,军法处置。

  军区驻地在杭州二十多公里的萧山,六月份的杭州,到处是飞花流萤,一前一后三辆挂着公安牌照的车子 ,鸣着警笛畅通无阻的通过杭州市区,经过西湖的时候,老战友说等事情办完了,你领着小弟妹去西湖看看断桥,去尝尝西湖醋鱼,远远地可以看得见西湖那一大片碧绿的胡泊,还有一大片碧绿的垂柳,小雪知道断桥,因为她小时候就知道许仙和白娘子的爱情故事,只不过她现在什么心情都木有。

  尽管已经和老团长约过,门口荷枪实弹的卫兵依然是一脸威严的不让进去,直到老战友一个电话给老团长后,卫兵接了一个命令后才放行,老团长正在开会,几个英姿飒爽的女兵把他们领进阔大的会议室,不一会,满头白发的老团长笑哈哈的走进来,老周和战友立即站起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老团长现在是浙江省最高的部队首长,老团长领着他们去了部队饭厅,几十道菜一字摆开,酒是茅台酒,老周几次想问一下,老团长说现在什么也不说,喝酒,喝酒。

  老周和小雪在杭州停了三天,在老团长和老战友的努力下,小雪的弟弟被罚款释放,但是那几个人恐怕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老团长大手一挥,做了个砍头的姿势。小雪见到弟弟的时候,看着五年多没有见过面的弟弟,一脸胡须,个子比她还高,不过还是在家的时候那种瘦骨嶙峋的样子,姐弟两个抱头痛哭,小雪的弟弟这里面没少挨打,而且那里面的人吓他敢干军队的脑筋,等着吃花生米吧,没有想到出现了戏剧化的变化,当他看见比以前漂亮富态有点陌生的姐姐,和姐姐身边那个高大威严的男人的时候,他才知道是姐姐和这个男人救了他。

  有时候有些事情,在普通人的眼里,好像是天大的事情 ,你就是用尽所有的努力也不可能解决,或者是没有门路解决,可是对于有钱人,对于有门路的人只不过是一个电话,一顿饭就可以迎刃而解的事情,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