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奇怪的运动员的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02 我要投稿

  没有人认为我是一名普通运动员。营养学家要是知道我在北京奥运会时吃的啥,肯定会大吃一惊。我尝试了一下中餐,感到不太适应。所以,我唯一能信任的食物就是麦当劳的鸡肉汉堡,一日三餐我吃了15个。

  研究发现,短跑冠军的身高一般在1.75~1.90米,我身高1.96米,起跑较慢,然而我还是在柏林世锦赛跑出9秒58的世界纪录。

  成名的负面影响之一就是牙买加的每个人都害怕我受伤。最近我打算买辆摩托车,但当销售人员认出我后,他拒绝卖给我,宁愿不赚钱也不想对我的运动生涯不利。

  母亲告诉我,上小学时我就比其他孩子跑得快,这也让老师没办法。数学老师发现我和好朋友在教室里踢球,他抓住我的朋友把他丢了出去,却没办法抓住我。因为害怕我跑得很快,估计那天的成绩不止9秒58吧。

  17岁时,我成为专业运动员,搬到首都金斯敦居住。对一个农村孩子来说,大城市的吸引力是难以抵抗的。每天晚上我畅饮啤酒狂欢至凌晨。不过,我的运动生涯没这么完美,这与我的生活方式无关,而和伤痛有很大关系。我多次表示教练菲兹·科尔曼对我要求太严格了。备战雅典奥运时,我拉伤腿筋、跟腱受伤,这一点也不奇怪。

  奥运会是运动员的荣耀,参加雅典奥运会时我只有18岁,更何况伤痕累累。在200米小组赛中,我排在第5名,被淘汰。我知道当时的实力,也没努力去拼。我垂头丧气地回到牙买加,遭到广泛批评。不过自从遇到新教练格伦·迈尔斯后,一切都变了。他在医生帮助下查出我的右腿比左腿短1.2厘米。德国外科医生帮我做了矫正。找到问题后,训练就按部就班进行了。事实胜于雄辩,2008年5月,我参加美国纽约锐步田径大奖赛,跑出9秒72的成绩,我已经做好参加北京奥运会的准备。

  目前,我依然住在金斯敦,和兄弟姐妹共住一间房子。压力大时,我就回到乡下看看父亲。他被咖啡公司裁掉后开了一家杂货店,生活倒也安逸。即便我能赚很多钱,父母也不想来城市居住。于是我帮他们翻盖了房屋,修建了花园。我喜欢坐在走廊里,头脑清醒地思考。有时候,我也会和儿时的伙伴聚会,搬出桌子玩多米诺骨牌。

  2016年里约奥运会将是我的最后一战。之后我将盖一座大房子,里面要有个大卧室和旋转床,还有可以观看日落的窗户。房子周围要有篮球场、足球场等。那时我或许会结婚,我会耐心等待生命中那个女孩。如果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是男孩,我会告诉他运动员有多苦,不仅是训练。你能想象当我博尔特的儿子有多大压力吧,不过我会让他从事其他运动项目,比如足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