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名相王旦的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05 我要投稿

  王旦(957年—1017年10月2日),字子明。大名莘县(今属山东)人。北宋名相,兵部侍郎王祜之子。

  太平兴国五年(980年)王旦登进士第,以著作郎预编《文苑英华》。累官同知枢密院事、参知政事。景德元年(1003年),澶渊之战时,从真宗至澶州,因东京留守、雍王赵元份暴疾,驰还权留守事。

  景德三年(1006年)拜相,监修《两朝国史》。他善知人,多荐用厚重之士,劝真宗行祖宗之法,慎所改变。掌权十八载,为相十二年,颇受真宗信赖。但受王钦若说服,未能阻止真宗的天书封禅之事。

  王旦晚年屡请逊位,天禧元年(1017年),因病罢相,以太尉掌领玉清昭应宫使。同年九月卒,赠太师、尚书令兼中书令、魏国公,谥号文正,故后世称其为“王文正”。乾兴元年(1022年),配享真宗庙庭。至和二年(1055年),宋仁宗题其碑首为“全德元老”。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有文集二十卷,已佚。《全宋诗》录其诗3首,《全宋文》收录有其文。

  王旦的轶事典故有哪些

  王旦雅量

  寇凖几次说王旦的短处,王旦则专门称赞寇凖。真宗对王旦说:“您虽然称赞他的优点,他专门谈您的缺点。”王旦说:“论理本来是这样。臣在宰相的职位上时间长,政事阙失必定多。寇准对陛下无所隐瞒,更加见其忠心正直,这是臣之所以看重寇准的原因。”真宗因此更加认为王旦有德行。中书省有事送往枢密院,违反诏书式样,寇凖在枢密院,把事情报告真宗。王旦被责斥,只拜谢,朝臣都被处罚。没过一个月,枢密院有事送往中书省,也违反诏书式样,朝臣兴奋地呈给王旦,王旦命令送回枢密院。寇凖很惭愧,见王旦说:“我们同科考中,您怎么得到如此大的度量?”王旦没有应答。寇凖罢职枢密使时,托人私下求做使相,王旦惊异地说:“将相的任命,怎么强以求取呢!我不接受私人请托。”寇凖很是怀憾。不久,寇凖获授武胜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寇凖入朝拜见,感谢说:“不是陛下了解臣,怎么能至此?”真宗详细说出是由于王旦的荐举。寇凖惭愧感叹,认为自己赶不上王旦。寇凖在外郡任职,生日那天,建造山棚大宴,又服饰用度僭越奢侈,被他人所告。真宗生气,对王旦说:“寇凖每件事都想要仿效朕,行吗?”王旦缓缓地回答说:“寇凖确实贤能,对他的呆有什么办法。”真宗心意于是消释,说:“对,这正是呆而已。”于是不过问此事。

  翰林学士陈彭年呈给政府科场条目,王旦把它丢到地上说:“内翰得官几天,就想要隔断截留天下进士吗?”陈彭年惶恐而退。当时向敏中同时在中书省,拿出陈彭年所留下的文字,王旦闭上眼睛取纸封住。向敏中请求一看,王旦说:“不过是兴建符瑞图进献罢了。”后来陈彭年与王曾、张知白参预政事,一同对王旦说:“每次奏事,其中有不经过陛下阅览的,您批旨奉行,恐怕人言认为不妥。”王旦只是辞谢而已。一天奏对,王旦退出,王曾等人稍留,真宗惊奇地说:“有什么事不与王旦一起来?”三人都以前事应对。真宗说:“王旦在朕左右多年,朕考察他没有丝毫的私心。自从东去封禅后,朕谕示他小事情独自奉行,你等恭谨奉之。”王曾等人退出后愧谢,王旦说:“正是依仗诸公规益。”对前事毫不介意。

  惜哉师德

  谏议大夫张师德两次到王旦家,没能见面,认为是他人所毁谤,把此事告诉向敏中,替他慢慢明察。等到议论知制诰,王旦说:“可惜张师德。”向敏中询问他,王旦说:“我屡次在皇帝面前说张师德是名家子弟,有士人行操,没料到两次到我家。状元及第,荣进已定,只应冷静地守候而已。如果他再为名利而奔走竞争,使没有门径求官的人该当怎么做呢。”向敏中陈述张师德的意思,王旦说:“我这里怎么能够有人敢轻率毁谤他人,只是张师德后进,对待我轻薄而已。”向敏中坚持称:“如果有空阙,希望您不要忘记。”王旦说:“暂且缓一缓,让师德知道,聊以劝戒贪图进用、激励薄俗。”

  救护性命

  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荣王宫失火,延烧左藏库、朝元门、崇文阁,王旦急忙进入。真宗说:“这里两朝积累下来的,朕不妄加花费,一朝之间将尽,确实可惜。”王旦回答说:“陛下富有天下,财物丝帛不足忧虑,所忧虑的是政令赏罚的不适当。臣备位宰相,天灾如此,应该罢免臣的职务。”接着上表待罪,真宗于是降诏罪责自己,允许中外群臣奏事谈论利弊得失。后来有人说是荣王宫的火所蔓延,不是天灾,请求设置狱案弹劾,应被牵连而死的有一百多人。王旦独自请求说:“开始发生火灾时,陛下已经责怪自己诏令天下,臣等都上奏待罪。现在反而归咎于人,怎么能表示信用?”于是一百多人都得以获免。

  一次,占候占筮的人上书谈论皇宫中的事情,被杀。抄他的家时,得到朝廷士人所与他往来占问吉凶的书信。真宗发怒,打算交付给御史询问情状。王旦说:“这是人之常情,而且言语没有涉及朝廷,不足罪责。”真宗怒气未消,王旦因而自动取出曾经所占问的书信进献说:“臣年轻低贱的时候,不免也做这样的事。如果一定要以之为罪,希望把臣一起交付牢狱。”真宗说:“这事已经揭发,怎么可以免除呢?”王旦说:“臣身为宰相执行国家的法令,怎么可以自己为之,侥幸于没有被揭露而以罪人。”真宗的心意消释。王旦到中书省,全部焚烧所得的书信。不久又后悔,急忙去取,但已经焚烧了。由于这样都得以免罪。

  为相正直

  仁宗为皇太子时,太子谕德见到王旦,称赞太子学习书法有章法。王旦说:“谕德的职责,只是这样吗?”张士逊又称许太子的书法,王旦说:“太子不在应试科举,挑选学士不在学习书法。”

  真宗打算以王钦若为相,王旦不同意,真宗于是停止了以王钦若为相的想法。王旦罢相后,王钦若才被拜相,告诉他人说:“因为王公让我推迟十年当宰相。”王钦若与陈尧叟、马知节同在枢密院任职,因为奏事忿恨争执。真宗把王旦召来,王钦若还是喧闹不停,马知节流涕说:“希望与王钦若一起下御史府受审查。”王旦叱责王钦若让他退下。真宗大怒,命令交付狱案。王旦从容地说:“王钦若等依恃陛下的优厚照顾,陛下烦于谴责呵斥,应实行朝廷刑典。希望暂且回到宫内,明天取旨。”第二天,真宗召王旦前去询问,王旦说:“王钦若等应该黜退,不知因什么罪?”真宗说:“因忿恨争执无礼。”王旦说:“陛下拥有天下,假使大臣因忿恨争执无礼的罪状,或许被外国听说,恐怕不能威慑边远之地。”真宗说:“您的意见是什么?”王旦说:“希望到中书省,召王钦若等人宣示陛下宽容的意见,而且警告他们。等一段时间,罢免他们还不晚。”真宗说:“不是您的话,朕必难以忍住。”此后一个多月,王钦若等人都被罢免。

  真宗曾经出示枢密院、中书门下二府以御作《喜雨诗》,王旦纳入袖内回去说:“陛下的诗有一字误写,不知是不是进献时更改了?”王钦若说:“这也没有害处。”但秘密上奏此事。真宗不高兴,对王旦说:“昨天诗有误字,为什么不来上奏?”王旦说:“臣得到诗没有时间再阅,有失上陈。”惶恐再次跪拜谢罪,众臣都跪拜,只有枢密使马知节不跪拜,按实际情况全部上奏,并且说:“王旦疏略不辨明错误,真是宰相之才。”真宗看看王旦而笑。

  当时,天下发生大蝗灾,朝廷派人在荒野得到死蝗虫,皇帝把它给群臣看。第二天,执政大臣就把死蝗纳入袖内进献说:“蝗虫确实死了,请在朝廷展示,率领百官庆贺。”只有王旦坚决不同意,众人便作罢。几天后朝廷正奏事时,飞蝗遮蔽天空,真宗看着王旦说:“假使百官刚刚庆贺,而蝗灾如此,岂不被天下笑话吗?”

  王旦为兖州景灵宫朝修使时,宦官周怀政陪同出行,有时趁机会请见,王旦一定等待随从都到,戴上帽子系上腰带出来在大厅会见,报告事情后退出。后来周怀政因事败露,才知王旦长远的考虑。宦官刘承规因忠心谨慎得到宠爱,得病快要死了,请求为节度使。真宗告诉王旦说:“刘承规等待节度使任命以瞑目。”王旦坚持不同意,说:“以后将有人请求为枢密使,怎么办?”于是停止了这一做法。从此宦官官职不超过留后。

  品评丁谓

  王旦曾经与杨亿评品人物,杨亿说:“丁谓以后当会怎么样?”王旦说:“有才能是有才能,说治道就未必。将来他在高位,让有德行的人帮助他,可能得以终身吉祥;如果他独揽大权,必定被自身牵累。”后来丁谓果然像王旦所说的那样。

  家门有礼

  王旦侍奉寡嫂有礼节,与弟弟王旭友爱甚笃。婚姻不求门第。被子衣服质朴,家人打算用丝绵装饰毡席,王旦不同意。有人卖玉制的腰带,弟弟认为很好,呈给王旦,王旦命弟弟系上,说:“还见得好不好?”王旭说:“系着它怎么能自己看见?”王旦说:“自己负重而让观看的人称赞好,这不是劳烦吗!”王旭赶快归还玉带。因此王旦所系的止于赐给的带子。家人从没有见他生气,饮食不干净,只是不吃而已。曾试着以少许埃墨投放肉汤中,王旦只吃饭,问他为什么不吃肉汤,就说:“我偶尔不喜欢吃肉。”后来又把墨放到饭中,就说:“我今天不想吃饭,可以另外备办稀饭。”王旦不购置田产住宅,说:“子孙应各念自立,何况田地第宅,仅仅是让他们争夺财产为不义而已。”真宗认为王旦所居的房子简陋,想要修治,王旦以先人的旧舍为借口辞谢,才停止。住宅门坏了,负责的人把门彻底更新,暂时在走廊下开侧门出入。王旦到侧门,凭依马鞍俯身经过,宅门修成又由宅门进去,都不过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