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少华之间的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09 我要投稿

  我叫王少华,除去我的姓氏,我的名字是很普通的,我记得在我刚步入社会的时候认识俩朋友一个叫张少华,一个叫陈少华。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俩家伙都是孬种,从我认识他们开始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俩打架的时候拍过一板儿砖。

  这么形容他俩,我并不是想借此太高自己,遇事儿只会领着板砖就上,通常都是傻的,这道理我懂,

  后来这俩少华重返校园继续学业了,一个考上了首都的重点大学,一个出国留了学,我想,盖棺论定的,他俩才是真正的才华四溢,年少志远吧?

  我没有重返校园,在06年夏天的时候提着自己的行李直奔太原去了,在进火车站的时候非要检查我的行李,我问关检人员为什么!

  你张这么帅,不检查你检查谁啊?

  我回头看了一下身后排队等待检查的人群暗靠了一声:这他妈张的帅的人也太多了吧?

  远行时没有送别,没有分离,那是我第一次默默的背起行囊开始走社会的,到了太原以后我才发觉太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这大概就是人对未知的事物都充满了向往,当有天经历了这些事物就会觉得并没有想象中美好!

  时光飞速一切都如云烟转眼即逝,而今的我从一个城市辗转到另一个城市,可是内心却没了最初的热血和冲劲了,在去年秋天的时候我见到了孟令艳,那时候发觉似乎有好几年没有和这个女子见面了,提起孟令艳我不得不说我和她的那份初恋,中间纠缠了太多了情绪,其中有开心,有痛苦,有悲伤有欢乐,有得也曾有过失,更多是遗憾,那时候的我不知道变质后的爱情还算不算爱情,背叛过的友谊还能不能重拾?时过境迁,当一切恍如经年的时候似乎都已不再重要,毕竟记住一个人的好总比记住一个人的坏强!

  说起了感情我不得不提如今对我态度转变的姜美,若说孟令艳的初恋是懵懂,李小北的缠绵是追求,那么与姜美的相爱就是经历风雨内心沉淀后发自内心的爱,只不过最终两人才明白我与她爱自身甚于爱对方和爱情本身,只得不欢而散的分手!

  夜深人静,窗外飘落一份雪花,让整个被污染的浑浊不堪的城市披上了一层银色的外衣,又一次睡梦中惊醒的我发觉再也睡不着了,穿好衣服后缓慢的行走在大街上,这一刻我忽然有种想喝一杯的冲动 。

  我转身钻进一家酒吧,酒吧很小,放着一首张楚生的伤感歌曲(有没有人告诉你)

  现在是凌晨时分,酒吧内很冷清,除了我以外没几个客人,准确的来说只有一个!

  一个长发流苏的女孩独自坐在吧台的高凳上,面前放着两杯浅青色的酒。

  女孩很漂亮,清澈的双眼,简约的化妆,洁白的紧身羊毛衫把她纤细的柔腰展现的尽致无疑,她整个人身上似乎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邪味,

  我想:这是我喜欢的类型!

  可以喝一杯么?我指了指她的身边座位说。

  女孩转过头,瞅了我一眼,不知可否的笑了一笑,似乎女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搭碴了。

  我也笑了笑,没有反对,就当默认同意了,也许脸皮厚也是一种境界!

  于是我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向她举了举手中的酒瓶,说:怎么称呼?

  女孩没有举杯,淡淡的说:我姓江,你呢?

  我姓王

  做什么的呢?女孩轻抚着光滑的酒杯。

  我一怔,不是不习惯回答这种不痛不痒的闲聊,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犹疑了一下,缓缓说倒:我是无业的俗人一个,这一瞬间我有一些轻松,时间过的久了,就连我自己也快忘记自己是尘世间的俗人了。

  女孩噢了一声,脸上露出一种奇异的笑容说:真好。

  真好?

  我有些讶然,有什么好的?我苦笑。

  没什么,女孩轻啜了口酒说:很久以前我曾经也在这里遇见一个俗人。

  哦,是吗,那他现在呢?

  女孩脸色有些僵硬,惨然一笑,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站了起来,掏出钱扔了几张在桌上,对我笑了笑说:谁知道呢,对不起,我先走了!

  她领着包从我身边走过,背影有些歪斜,似乎已经醉了!

  正在擦拭着酒杯的酒保盯着这个女子的背影,忽然叹了口气说:这女人很奇怪,一年总要来几次,每次都和人约好似的,总要上两杯,却从没见她喝过,只是看着看着,走的时候就似乎醉了。

  吧台上两杯酒并排着,灯光下散发着浅青色的光泽,非常的精致漂亮!

  我笑着摇了摇头,举起酒瓶一饮而尽,也许这其中有段很缠绵的故事,可这又关我什么事情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喜,有悲,有精彩,有平淡。

  而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只是路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