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吃之死的幽默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18 我要投稿

  姜喜贵的朋友杨国宝成了大老板,在郊区筹办休闲农庄,姜喜贵立即一个电话打过去,说要来看看,杨国宝说:“欢迎,你来吧。”

  姜喜贵立马赶到了休闲农庄。休闲农庄正在筹建,杨国宝忙得不得了,他给姜喜贵安排好吃住,对他说:“喜贵,你随意玩玩看看,多住几天。”农庄里的工人见他是老板的朋友,对他十分客气,说他肚子大,脸色红,一定也是老板,姜喜贵自我感觉好得不得了,真的好像自己也是老板一样。住了两天,休闲农庄所在的村来报丧,说村里死了位百岁老人,休闲农庄是村里的大户,这么大的喜丧,自然要去沾沾喜气。姜喜贵接待了报丧的人,杨国宝昨天到外地采购建材去了,农庄里的工人说:“你是老板的朋友,代老板去就是了。”姜喜贵想,代朋友沾喜气,再好不过的事了。

  姜喜贵代杨国宝奔丧,百岁老人的儿子阿富热情接待,当即拿出两只寿碗,对姜喜贵说:“我妈正好一百岁,你代杨老板来,寿碗一人一只,祝你和杨老板也长命百岁。”姜喜贵看着寿碗上的老寿星,想着自己50岁,60岁一甲子,活到一百岁,一世人生等于活二世了。姜喜贵眉开眼笑,心花怒放,见村上奔丧的人随礼一百元二百元,他想,我是代杨老板来的,寿碗拿双份,这么大的喜丧,礼送得大,喜气才能沾得多。他当即摸出六百元,六六大顺。阿富接过礼金,安排姜喜贵入席,姜喜贵当即用寿碗喝酒,喝了两碗,不住地称赞酒好喝,和他同桌的人说:“这是阿富家里自己酿的米酒,喝起来爽口,后劲很足的。”

  姜喜贵一听心想米酒算什么酒?他平时喝五六十度的高粱酒,这米酒甜滋滋的,与饮料差不多,他连喝了两碗,见村上的人都在百岁老人的灵桌前磕头,他想礼也送了,酒也喝了,头没磕,怎么能沾到百岁老人的寿喜?他立即放下酒碗说:“磕磕头,沾沾寿喜。”说着,到灵桌前,一磕头、二磕头,磕到第三个头,只觉得头晕目眩,天旋地转,眼前漆黑,一下子趴在磕垫上起不来了。村上的人不认识他,百岁老人辈分上的人也不认识他,百岁老人的儿子阿富来了,一见是代杨老板来奔丧的人,姓啥叫啥也不清楚,就叫代老板吧,他叫着:“代老板,后面很多人等着磕头,快起来,快起来呀。”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有两只脚在抖动,有人说:“刚才这人喝了好几碗米酒,会不会醉了?”伸手拉他起来,软尸似的,怎么也拉不起,一看脸色,铁青灰暗,口吐白沫,出气多进气少,不好了,要出人命了!众人七手八脚把他往村里的卫生院抬。

  进了卫生院,医生急忙抢救,可是手脚冰冷,气也没有了,医生摇摇头说:“这病人心血管病严重,脑溢血,没希望了。”阿富急得要死要活,他想起老母亲对他说过,她结婚那年,村里很多人来喝喜酒,有一个醉死了,全家人哭闹着把阿富爸拉到保公所,保长判阿富爸给人家送葬,阿富爸办完喜事办丧事,卖掉三亩土地,差点弄得倾家荡产,这才把事情摆平。

  60年风水轮流转,阿富想不到老母亲死了,磕头还会磕死人!阿富急得六神无主,他想起自己请的是杨老板,杨老板在外地,一个电话打过去,杨老板也吃惊了,怎么会出这种事?他火速赶回来,通知姜喜贵老婆牛翠花,牛翠花一听丈夫死了,捶胸顿足,号啕大哭,姜喜贵的兄弟姐妹一大群人,到阿富家中来了,知道了姜喜贵是给阿富的母亲磕头磕死的,要阿富赔偿损失,阿富被逼得无可奈何,自认倒霉,说:“我负责料理后事。”

  “呸!”牛翠花向阿富啐了一口,哭叫着:“我家喜贵活蹦活跳的人,给你母亲磕头磕死了,你只料理后事?我家喜贵就这么不值钱呀!呜嘿嘿嘿……”

  阿富说:“磕头磕死,谁也料不到的。”牛翠花说:“谁也料不到,就想不赔偿了?没这么便当!”阿富说:“那你们说怎么办?”牛翠花说:“起码赔偿20万元!”姜喜贵的兄弟姐妹七嘴八舌地说:“一条人命20万元,便宜了你。”阿富听得双脚跳:“我哪有这么多钱呀?”“没钱?打官司!”牛翠花和姜喜贵的兄弟姐妹一商量,一张状纸告到法院。姜喜贵到休闲农庄才出这种事的,为了多赔偿,他们把杨国宝也一起告上了。

  开庭那天,村上的人都到镇上的法庭去了,大家为阿富担心,要是让阿富赔上几十万元,阿富这一辈子翻不了身了。开庭了,法官问杨国宝:“姜喜贵到你休闲农庄来,和你是什么关系?”杨国宝说:“朋友关系。”法官问:“有没有你雇用他的协议或者合同?”杨国宝说:“没有的,他是来玩的。”

  阿富在法庭里坐着,急得不得了,没等法官问他,先说开了:“法官先生,我母亲一百岁故世是喜丧,我请的是休闲农庄的杨老板,姜喜贵到农庄玩的,他就代杨老板来了。”法官却不管代不代杨老板来,只问阿富:“姜喜贵到你家喝酒,你们有没有劝他喝,逼他喝?”一个村民叫起来了:“他喝了两碗,我对他说米酒后劲很足的,他不听,又喝了一碗。他看见大家在灵桌前磕头,说磕磕头,沾沾寿喜,也去磕头,谁知磕头就磕死了。”

  庭审后,法官当即宣判:“姜喜贵和杨国宝,没有雇佣的合同关系,他的死亡,与杨国宝无关。姜喜贵到阿富家参加丧事,阿富家没有任何侵权行为,是姜喜贵有心脑血管病,自己多喝了酒,又去磕头才造成死亡的,与阿富无关。阿富和杨国宝出于同情,为姜喜贵出多少钱,由二人自己决定。法律上没有规定。”

  法官一宣判,阿富松了口气,全村的人都说,到底是法制社会了,有法可依,要是放在阿富母亲年轻的时代,非倾家荡产不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