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警察有点横的幽默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23 我要投稿

  在城乡结合部有个十字路口,别的时间挺闲散,可一到上下班时间,进城的、出城的,各种车辆经常在这里挤作一堆,造成交通阻塞。

  交警队得知这个情况后,在没有安装红绿灯之前,就在车流高峰期派个警察来疏导交通。这天,派来值勤的是新警察马强。马强是外地人,从警校分到交警大队还不足一个月,一直在城里岗楼跟着老交警实习,单独执行任务这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所以很是兴奋。他人长得人高马大,站在路中央,电线杆子似的笔直,手势干净利落,眼神凌厉逼人,极是威武。他的自我感觉也是美极了,因为司机们看他的眼神里都充满敬畏,就想老鼠见到了猫。

  忙了一阵,车流渐渐稀了,马强擦擦额头的汗,琢磨着怎么回交警队去。他来的时候是从城里岗楼直接过来的,负责带他的交警老赵给他拦了辆小车,让司机把他给送了过来。现在回去自然也可以如法炮制,凭这身警服拦辆车把他送回交警队那是小菜一碟,不过,马强却打算自己亲自驾车回去,过过车瘾。这几天跟着老赵实习,下班后,老赵总是让马强骑着摩托车回去,他自己则拦一辆上档次的车,寻个由头把车扣下自己开回去,既过了开车兜风的瘾,捎带着还能罚点款为队里创收,一举两得。

  据老赵讲,许多交警都这么干,他自己夸口说,除了加长“林肯”,就没有他没开过的车。马强也喜欢开车,听老赵夸口,馋得他心里痒痒的,手心也痒痒的。今天好不容易轮到自己单独值勤了,说什么也要扣辆车开回去威风威风。

  打定主意,马强就退到路边,瞪着眼左看又看,寻找目标。

  可惜,在这城乡结合部也没啥好车,来来去去的尽是些桑塔纳、夏利、奥拓之流,这些破车马强在警校的时候就开过,早没兴趣了,开回去说不定还会被老交警们耻笑,他的目标是奔驰、宝马、凯迪拉克。可是,眼珠子都快等干了,连个奔驰的影子都没看见。好不容易,总算过来了一辆红旗,马强想,凑合着用吧,在这鸟地方红旗就算不错了。想到这里,他动如脱兔,一个箭步跨进路面,迎着红旗车单臂平举,手掌竖立,动作干脆利索。就听“吱”一声,“红旗”在距他一米处刹住。

  “什么事?”司机探出头来。

  “超速!”马强严肃地说,“我要暂扣你的车!”

  司机白了他一眼,连车都不下,脸带不屑:“你是不是新来的?这是谁的车你知不知道?”

  马强一怔,偷眼描了描车牌,车牌号码以2打头,不象是市里领导的车呀。关于这点老交警已经向他交待过,以0打头,百位以下号码的车不但不能拦,看到以后还要立正、敬礼。不过,这个司机既然这么横,想必也不是没有来路,再说了,听说也有些领导为了行事方便,故意不要小号码车牌。马强心中没底,口气就没那么硬了,“这是谁的车?”

  “纪委张书记的。”

  马强吓了一跳,半信半疑地往车里看了看,这时候后门的车窗玻璃落下了,一个花白头发的脑袋露出来,客气地商量说:“小同志,挺负责任呀,我急着回去开会,就让司机把车开得快一点儿,是我的不对。以后我们一定注意,我赶时间,你就别扣车了行不行?”

  这个老头马强在电视上的本市新闻里见过,可不正是纪委张书记嘛,不由暗骂自己有眼无珠,就是再给他两个胆子也不敢扣市领导的车呀,忙低头哈腰地赔笑道:“对不起,对不起,耽误您时间了。”

  司机从鼻子里“哼”一声,“以后把眼珠子瞪大点儿!”

  等红旗车走远了,马强才敢伸出手抹掉额头上的冷汗,暗道好险,听说以前有位交警就是因为拦了市领导的车而被开除回家的。亏得这位张书记和蔼,要是捅到队长那里去,一顿狠批是脱不了了。

  正在庆幸,又一辆车开过来了,远远的,马强就分辨出这是辆尼桑,车牌号也是在千位以上,他心中就是一喜,再一次跳到路中央,把手掌立了起来。“吱——嘎”一个急刹车,尼桑车离马强只有半米停下了。

  “干什么?”司机探出头来,竖眉立目,“知不知道这是谁的车?”

  马强的心一哆嗦,难道又拦错了?

  司机大拇指往后座一指,傲然地说:“这是我们石河头乡的王乡长!”

  马强暗地里松了口气,心说一个小乡长你有什么横的?就严肃地对司机说:“你的车严重超速,我决定暂扣你的车,明天到交警大队接收处理。你们下车吧!”

  “什么?”司机叫起来,“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乡长的车你也敢扣?”

  马强一脸正气,“我姓马名强,告诉你,别说乡长了,市长的车我也照扣不误。”

  这时候车后座的那位胖子扫了一眼马强,拍拍司机,轻蔑地说:“不用和他罗嗦。”然后拿出手机摁了一串号码,通了,胖子慢吞吞地说:“罗队长吗?我是石河头老王,我的车被你的人拦了,说是要扣车……”聊了几句,胖子把手机递给马强,“你们队长要跟你说话。”

  马强这时候已知不妙,诚惶诚恐地接过手机,果然,罗队长在电话里破口大骂:“兔崽子,我一猜就是你,这么不懂事!你眼瞎了?连我的朋友你也敢拦,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没说的,马强又是赔礼又是道歉,乖乖地放行。

  挨了队长一顿臭骂,马强垂头丧气地站在路边,心想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拦了两辆都是领导的车,暗暗就下了决心,回去以后说什么也要把全市有头有脸的人物的车牌号码背下来,省得以后再犯错误。眼看时间不早了,马强鼓起勇气,决心再拦一辆车试试,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叫那帮老交警们小瞧了。正在焦急,怎么那么巧,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好出现在马强的视线里,这车可真够气派啊,“劳斯莱斯!”马强眼睛一亮,差点喊出声来,心中大喜,他知道政府部门的官员不允许配这么高级的车,只要不是当官的,咱们交警收拾起老百姓来还是有一套的。马强马上冲上路面。

  “劳斯莱斯”在马强的脚尖前停下了,车门一开,司机下来了,气势汹汹地来到马强面前,开口就骂:“你脑子缺点儿是不是,劳斯莱斯你也敢拦?”

  这位司机可比前两个小车司机更横,马强不怕横的,他盯着对方的眼睛,厉声说:“驾驶证!”

  “我把驾驶证给你这样档次的人看都觉着掉价!”司机很狂,“知不知道我车上坐的是谁?”

  又是这一句,马强心里不由发虚了,“是谁?”

  “听好了,牛头镇旮旯村环球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人大代表马村长,我是他的司机兼保镖。”司机牛气冲天。

  马强“扑哧”乐了,原来不过是个土财主啊,今天碰上县长、乡长、村长,还属这村长的谱摆得大呢,行了,今天我就开这“劳斯莱斯”了。他不再理司机,拿出单据,俯在车头上刷刷刷写了几笔,往司机手里一塞,不容置疑地说:“这是暂扣单,明天到交警大队去处理。”

  司机没办法,只好回到车里向老板求救。车门一开,下来个干瘦的小老头,打量了一下马强,问:“你想扣我的车?”马强说:“你们违章了。”老头掏出三百块钱,“这些交罚款够了吧?”

  马强说:“不行,今天必须扣车。”“真扣?”“当然真的。”

  老头像看外星人一样又看了眼马强,说:“那行,我先打个电话,找个车来接我一下。”说着走到一旁,掏出手机说了几句,回来对马强说:“等车一来,你就把这车开走。”

  马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其实心里面喜得他是心痒难搔,恨不得马上跳上车摆弄几下。

  五分钟不到,“呜——呜——”警笛声响起,由远至近,一辆警车风驰电掣般开过来,“吱嘎”停在三人身旁,从车上跳下一个人来,马强赶紧立正、敬礼,吃惊道:“局……局长,您怎么来了?”

  来的人正是市公安局的李局长。听老关系马老板打电话说车被一个小交警扣了,怒气冲冲地就来了。李局长根本不认识马强,“妈拉个屁的,你小子胆子不小,不想干了是不是?回头把你们队长叫到我那里去,他妈的,平时怎么教育的手下?都欠收拾了!”

  瞧这祸闯的!这一下,马强可是彻底地蔫了,想想饭碗都有可能保不住了,那里还敢再上路胡乱拦车,别说好车了,连辆桑塔纳、夏利也不敢拦了。可不拦车怎么回去呢?眼看着天渐渐黑了,又有一辆车出现在视野里。

  这回马强可看准了,他又冲到路中央,一伸手,就把车拦住了,“超速,你的车扣下了。”

  这个司机态度好多了,下了车又是鞠躬又是敬烟,苦着脸央求道:“警察同志,警察大哥,俺就这一回,下回不敢了,这车就不要扣了吧?”

  交警马强这次有点横,理都不理对方,不容置辩地留下扣车单,抬腿就上了车,松开车闸,一踩油门,“突、突、突……”起步了,霎时间浓烟滚滚。

  那司机跟在后面甩开脚丫子狂追,嘴里大声地叫嚷着:“停——停下,警察大哥,俺的拖拉机怎么会超速啊?别开俺的拖拉机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