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手段幽默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24 我要投稿

  市里要在城中村建一个商业中心,拆迁任务分配到了各单位。市环卫局虽然只负责一户拆迁户,可偏偏就遇上了钉子户。户主老杨头在村东头有两间旧房,开了一家早点店,生意还不错,所以狮子大开口,补偿价才60万元,他却要价100万元。环卫局多次上门,老杨头就是软硬不吃。

  环卫局马局长焦头烂额,市里催得紧,每天一汇报,三天一排名,五天一督查。排在后面的单位负责人要向市里作检查,逾期完不成任务的单位一把手就地免职。

  这天,马局长和分管拆迁的刘梁副局长又受到市里批评。马局长心急如焚,赶紧召开班子会议,研究对策。

  李副局长说:“马局,这些钉子户无非就想多补点钱。据我了解,不少单位都是自掏腰包,私下补足差价才完成任务,我们也可以效仿。”

  马局长说:“这我知道,也跟老杨头谈过。可他一点不让步,这差价太大,局卫出不起。”

  何副局长说:“马局,我们可以调查老杨头的亲属里面有没有吃财政饭的?如果有,我们可以报到市里去,让市里给这些亲属施压,让他们协助我们去做工作。”

  马局长摇摇头说:“这个我们也查过了,老杨头家里就两个老的和一个女儿,祖宗八代都没有吃皇粮的。”

  耿副局长大声嚷道:“对付老杨头这种人,我看就要来硬的,干脆开台铲车去,几分钟就推平了。”

  马局长眼一瞪:“不行!那老杨头是头犟驴,早就扬言自己这把老骨头要与旧房共存亡,你还想弄出人命来呀!”

  这时,曾副局长说:“马局,明的不行,可以来暗的嘛!我们局的优势是什么?垃圾呀!只要我们把每天收集到的垃圾倒在老杨头家门口,让他家变成垃圾场,看他怎么做生意?还搬不搬?”

  大家一致点点头,说这个办法可以试试。

  马局长还是不同意:“嗨!现在是非常时期,市里前段时间强拆出了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平息。我们这么做万一引来媒体曝光,不是又被动了?”

  会议一时陷入僵局。

  刘梁感到内急,出来上卫生间。回来时看见一辆局里的垃圾车开进了大院。几个人从车上下来,其中一个光头在一个女工屁股上摸了一下,那个女工扬起手中扫帚就要打,光头马上跑开了,引得大家一阵哄笑。

  那个光头名叫赖波,是局里雇的临时工。这家伙是个混混无赖,平时好吃懒做,游手好闲,见了女人就花心。因为名声不好,三十多岁了也没有娶上老婆。

  刘梁心中一动:有办法了。回到会议室,刘梁赶紧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马局长,马局长一拍大腿,连声叫好。老杨头再犟,也有软肋呀!这个软肋就是他的宝贝女儿小玉。这个赖波就是一帖狗皮膏药,被他粘上了那还扯得了?让赖波天天去骚扰小玉,还怕老杨头不就范?

  马局长马上把赖波找来,笑眯眯地问:“你愿不愿意转正呀?”

  赖波说:“当然愿意。”

  “局里现在给你一个任务,你只要完成好,马上给你转正。”

  “真的?什么任务?”

  “从明天开始,你跟刘局长去老杨头家做拆迁工作。”马局长顿了顿,然后半开玩笑地说,“老杨头有个女儿非常漂亮,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泡上她哟!”

  这么美的差事,赖波当然乐呵呵地答应下来。

  第二天,刘梁就带着赖波到老杨头家。赖波一见小玉,眼珠子就瞪直了,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老杨头夫妇则是怒目相对。刘梁一看,心中暗暗高兴: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以后,刘梁就不去老杨头家了,他要创造条件让赖波尽量施展“法术”。

  刘梁再次去老杨头家时,老杨头态度变了,悄悄对他说:“刘局长,能不能换个人来?”

  刘梁一本正经地说:“嗨!这拆迁工作是人干的事吗?不是局里安排,谁愿意来看你的脸色?”

  老杨头脸一沉,扭身走了。刘梁心想:有戏了。

  果然没过几天,老杨头打电话给刘梁,带着哭腔说他同意签合同了,让刘梁赶紧过去。

  刘梁马上向马局长报告。

  马局长高兴地说:“好呀!总算成功了,这真是叫一物降一物。”

  刘梁问:“那我们是不是现在过去?”

  马局长却说:“不急,再等几天,老杨头就更没有资格叫板了。”

  又过了三天,马局长和刘梁来到老杨头家里。只见赖波死缠着小玉,坐在一条板凳上,老杨头和老伴坐在一旁生闷气,一脸阴沉。

  马局长得意地拿出拆迁协议,让老杨头签字,谁知老杨头一动不动。马局长看看赖波,赖波笑嘻嘻地走上前,接过协议,又拿出一支笔,在上面画了一下,然后说:“马局,按这个数,马上签字。”

  马局长接过一看,补偿金额由60万元变成了160万元。马局长生气了,责问赖波:“你搞什么鬼?”

  赖波嬉皮笑脸地说:“我没有辜负领导信任,就在前两天,我跟小玉真的好上了。现在拆迁这事,我未来的岳父岳母让我做主啦!”

  马局长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气急败坏地说:“你小子竟然吃里爬外?你不想转正了?”

  赖波依旧笑着说:“转正?转了正又能怎样?一个月还不是领那点死工资?只要随便多弄点拆迁费,就胜过上班一辈子。我未来的老丈人只有一个宝贝女儿,这钱迟早还不是我的?这个账我总算得清吧!说起来,我还得感谢马局长您哪!”

  马局长一听,差点没晕过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