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在河底的故事杂文随笔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李官桥”,这个地名,恐怕大家现在翻烂中国地图也找不到它了,可是它曾经的辉煌却影响了大半个中国,我对它的模糊印象也是从老人们的叙述中得知,而我也一直认为我和它毫无关系,因为它离我太遥远了。

  那湛蓝湛蓝的丹江水,幽深幽深的水库深底,是那样的遥遥而不可及。可是今天和八十高龄的爷爷聊天却深深地震撼了我,那尘封的往事在爷爷的眉头一点点地舒展,浑浊的眼睛透露着对那片土地的向往。

  李官桥,古称顺阳,西汉置县,晋置郡,宋曾被洪水淹没,以后复建,明成化六年(1470)淅川自内乡分出置县时,此地已经形成集镇,因此属于淅川的四大古镇之一。

  李官桥位于淅川,内乡,邓县,光化,均县五县的交界地区,南北两地面平坦,自镇北直镇南长达20多公里,为丹江冲积平原,有“四十五里顺阳川”之谓,距离今天的淅川县城75公里左右,在旧社会被划为“区”,解放以后则被划为“镇”。

  爷爷说,李官桥土地很肥沃,庄稼都不敢使用土粪,因为只要多用一点土粪庄稼就会歪倒,反而减产。不用施肥的庄稼足以见证它的土地有多么得肥沃。黑土地造就了李官桥,物产丰富,商业繁盛,俗语“桥半县”。意思是说李官桥的粮食生产和一切工业、商业收入是整个淅川县城收入的一半。商贾富豪连成一片,当地的农民生活之富足在全国也是首屈一指。

  李官桥最热闹和摩肩接踵之地则是水旱码头,每天,河埠头上人群熙攘,挑担的,拉车的,步行的,各路人马在此交接货物,人声鼎沸。而此码头也是豫鄂陕三省贸易往来的主要枢纽。交通极为便利,是河南,湖北等县组成的重要的货物集散地之一。

  也许,这里风水很旺,从楚时遗留下来的城墙、城门、碉堡、炮楼子都保存完好无损的程度来看。楚国之都丹阳距此地不远。也许这里的土地太金贵,所以历来成为兵家争夺之地,可能就是因为这里太富裕,外来打家劫舍的土匪也应运而生了,东南部的邓县就流窜着一个特大土匪“张大仙”,带领着手下几百号喽罗,虎视眈眈地盯着李官桥,而李官桥周边的村子就不停地遭受着这股土匪的袭击。

  我家就曾经饱受土匪的祸害,爷爷苍老的眼睛里盈满泪水,记忆把他带回了那个可怕的年代,土匪来了,打家劫舍,烧杀抢掠,见到什么抢什么,我的老奶奶和两个姑奶奶,还有二爷爷,以及家里的驴子,骡子均被抢走,分别被土匪卖掉。没被抢走的家人,卖房卖地四处寻找被抢走的人,凄惨的是只有几岁的二爷爷被土匪扔到路上,差点摔死,幸好亏被邻村的人捡到,送了回来,老奶奶以及两个姑奶奶,还好她们被土匪卖的不远,都又赎了回来。

  当时的李官桥,也是多方组织的中心,其中最为活跃的是民团,而民团之首则是来自内乡的“曹中山”,人称曹团长,曹团长为人正直,关爱百姓,与土匪抗衡,保卫着李官桥,深得民心。后来这帮土匪在各方势力的围攻下,终于被冲散,老百姓总算去掉了一个心头大患。

  “李官桥”,这片富饶的土地,在那个年代,国军,共军,民团混乱一片,终年遭受着战乱,它的经济也一度滑坡,处于萧条状态。

  如今,在烟波浩淼的丹江水库下,埋藏着祖辈太多的故事。缠缠绵勉的爱情,悲戚动人,各股势力的较劲,混乱不堪;土匪的凶残,心有余悸,河埠头成了祖辈永远无法磨灭的记忆。也成了我们心中永远的谜底,太多的好奇却不知怎么去发掘,李官桥成了一个遥远的故事;不知道再过许多年后还有没有人用笔来记叙它。

  爷爷说:“我们是地地道道的李官桥后人。李官桥,在我今天故乡的正西方二十里之处。而他的少年读书生涯就在那个地方。爷爷有三兄弟,他为长,中国自古以来注重长子,我们家族大,加之爷爷聪明好学,自然就得到了家族的重视,而爷爷也没有辜负家人光耀门楣的重托,成绩优秀。那所正规的军编学校也不收爷爷任何的费用,他只需安心地读书就成,就在爷爷踌躇满志的时候,日寇垂死挣扎,大举侵略,一路烧杀抢劫到李官桥。

  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凛冽的寒风呼啸地刮着,爷爷正和他的同学准备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日军的枪炮轰来了,子弹在他和同学们的耳边艘艘地响,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转移走了,就在爷爷要转身的那一刻,从老家冒着枪林弹雨赶来的老爷爷,一把拉住了将要去远方继续求学的爷爷,一直把他拉到嫁在南山的大姑奶奶家,在那里守着他,害怕鬼子的子弹不认人。蛰伏了半年,日军投降了。

  终于安全了,十五岁的爷爷也结束了他的读书生涯,走进了他人生的第二个旅程,洞房花烛!李官桥从此成了他心底永远的痛!

  解放了,新中国成立了,地大物博的李官桥迎来了又一个崭新的春天,同时也迎来了它的末年。

  1950年开始,爷爷陪同地质队一起勘探测量,任区上会计。同时丹江大坝开始兴建,这就预示这片土地将很快沉寂与河底。1958年,李官桥的居民开始迁移,1961年,李官桥附近的百姓全部迁移完毕,离水较远的村子后靠。我们村属于后靠范围。1967年,李官桥镇全部淹没,这座繁华一时的古镇便沉睡在苍茫的丹江水库下。

  李官桥淹没之后,爷爷随之去湖北的丹江工作,任某公司的会计,对待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生活艰苦朴素,勤俭节约,几十年来,爷爷履行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职责,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他赢得了一个闪亮的口碑。

  爷爷今年82岁了,岁月在他的头顶没留下一丝寸发,唯有眉头那几根白色的长长的眉毛见证着他的一生,慈祥的面孔,驼背的身躯,深陷的眼睛流露着对那片富饶的土地的牵挂。

  爷爷不善言辞,唯有提起李官桥,他才打开话匣子,侃侃而谈,慢丝条理的叙说着那尘封的往事。谁言他乡好,月是故乡圆。沉睡河底的李官桥,成了爷爷心底最终的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