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写杂文随笔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很久很久以前”、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写……

  是谁曾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其实不然

  时间或许可以久远到把当初的疼痛都遗忘,然而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再如何努力修补也无济于事

  拉上窗帘,夏伊颜将头靠在窗边的墙上,用45°角仰望黑暗被头顶的灯光划开软肋。散碎的光线,就像相机聚光的焦点。无数个空落,狭窄,唯唯诺诺的自己,在这样一个平静,冗长的跨度裡。肆意延泻沁透在泛黄的老照片上

  夏伊颜清晰的记著,十三年前篱洛离开的那一天,曾坚定的说“自己选择的路,对与错都不再回头”。而就在十三年后的这一天,篱洛却说“是我走错了路”

  夏伊颜一直想问,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如果可以重来,篱洛是否还会不顾一切的选择这一步。可是啊、人生哪有那麽多如果呢

  夜深,整夜整夜从睡梦中惊蛰醒来。活著的力气被虚脱的冷汗蒸发抽走。身体就像天花板上的三叶风扇。摇摇欲坠的在空淼的黑夜中发出“咄,咄”的声音

  篱洛曾问“恨我吗”,而夏伊颜只是笑,淡淡的笑,笑容裡却满是苍凉

  说不恨是假,十几年的时光是如何熬过的,只有夏伊颜自己最清楚。苟且偷生,或许也不过如此

  爱、却也是真的,夏伊颜曾不止一次的对别人说“篱洛就是我生命的全部”,儘管夏伊颜每一个人生最重要的时刻篱洛都不曾陪在身旁,夏伊颜却也从不曾真正的怨过

  那年万劫不复的晨雾,让全世界埋葬在小水滴吸附的悬浮物中,寂白的一片像是给全世界挂的丧。篱洛和夏易天依旧持续未完结的争吵,各种不堪入耳,夹杂著各种器具散落在地面上的爆炸声,最后被一声巨大的哐门声掩盖,世界又变得安静下来,却没人听得见被子下强烈压抑著的啜泣声

  回忆的无奈与惶恐交织,诞生于景状的风。吹乱了夏伊颜的发绪,而如今也已经习惯一个人在黑暗,灰默的地方踡缩著身体。无限美好的流盼著有个美好的幸福的结局,最终却像天台锐利的晚风一样。触到内心某个隐忍的伤口,然后源源不断的疼从那个地方传出来,而后久久不得平复……

  如果生命能够重来,或许夏伊颜再也不会选择到这个世界上来。假如真的能够重来,也请篱洛你不要将她带来这个世界。累了她自己,也成了你的负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