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苗助长的故事杂文随笔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故事不止有“马云式”那一种,为什么不去讲别种,是因为,有种东西钳住了我们,让我们像石榴子一样拢在一起,念头和词语都难分难解。

  权力的正当性如果纯粹来自钱,把诸般因果就往“钱”(这唯一正确)上靠,就是顺理成章的不二法门,于是一切故事,就变成了一个故事了,而许多人的面目就糊涂了。

  29)武侠小说里有多少动作?目不暇接。非武侠小说里有多少人物举动,哇,接二连三,都是动作,是一种“中国式虚构故事”。

  真实的故事里,没有人会如此盲动吧。为什么外国小说里大家都在动动念头,我们的笔下,却更多地,爱好扭动身体,纯纯粹粹地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兜兜转转。

  30)很不想看到关系到国仇家恨的东西,好烦啊,为什么我们家保持静默,你们家就要追溯三四代,写出三部曲。

  也许是因为,真实历史的解释权被一种东西钳住了,而中文传统又喜欢把文史哲三者一锅乱炖,偏偏不给艺术留出空间。于是一切都要谋求意义,小说甚至要承载缺位的“历史”的重量。

  当然,呈现历史文化,这是虚构的一种功能,但既然是虚构,大可以谋求一些“多功能”的属性,不必谨小慎微地,绕着所谓的过去的现实出出入入啊,撒开来,跑一次轰轰烈烈的野马又如何?也可以按奈下来,沉醉下去,坠入不存在的黑洞又如何?

  31)而立之年,我觉得不真实,但这个我的“而立之年”,已经逼近了。

  一个多月以后,我就要越过一根虚线,而现在的自己,还很嘘嘘糊糊的。

  我多么想捕捉现在的迟滞的感觉,描述少年时代的一切错过,我也如此做起来,描述一下,就轰然结束掉这所谓的“描述”。

  现在,似乎在延伸少年时代——诸多当时开始发生的问题,根本未被处理掉。

  (在这十几年的青少年时间中,那些问题嘘嘘糊糊的挂着,到了现在,它们的毛絮已经塞入了我的脑袋和心窝,在头上和胸中的缝隙里——剔它不出。)

  我有我的问题,别人未尝没有,所以我看见一些老男人,真正的“老男人”还在写少年郎故事,就不想说啥。

  至少,在一个平面的幻境中,我们有权利,去让所有人都要经历却都无法脱身的处境,变着法子一再出现。有点烦,但没法子,也许要来点狠的,举个狠的例子:

  白先勇写完《孽子》,终于不写青春时代的小说了。终于狠狠心,把以前变着法子飞入其他故事的心思,放到了一个自己的长篇中,让当年结束了,让未来去发生新的效果了。——你懂不懂我的意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