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你不知道的故事杂文随笔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我说:“我和你在一起才行。”

  你大概还没没来得及想清楚我话里需要确定的是必要性还是唯一性。可是我面前是这有限而漫长的年月,我能够肯定地依赖与相信只有和你在一起的勉为其难可以称为的亲密空间。

  我知道我的幼稚和纠缠。可是如果你也情愿。

  我厚颜无耻又自然而然地称其为习惯,并想让你和它一起成为我的习性。

  我热爱你的柔软和宽容,而它们让我的任性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习惯。

  习惯是件来得很快的事。它既不等于喜好,更不代表天性。就像我属性话唠,天生怕黑。习惯终于有人和我在一起,或者你在我身旁。

  不管你是歪在床上刷手机,还是趴地上逗猫,或是就在那儿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想(至少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很好。

  所以我也习惯你淡然眉眼和平和神情,习惯了你不爱说话讨厌麻烦,习惯你短暂和真实过的尴尬,习惯你温和的倾听和轻松的接纳。

  你好像做什么事情都是一个样,可是明明又有些不同。

  例如与猫比起来,你好像更像猫。

  例如你看起来冷,但一旦被温热,便会更暖和地温暖别人。

  我一开始为自己这个发现感到兴奋,后来意识到恐怕任何一个与你成为室友的人都会得到这样的恩惠,又觉得自己也不过如此。

  我忘了刚才我自顾自的呢喃,像为了验证我的无力与苍白一般,竟然直直转过头去看你。

  待机室就像一个小型汗蒸房,外界的喧闹被人与人之间的交谈与呼吸分开,形成一个小小的隔断。即便不刻意靠近我也能一起闻到我们的化妆品和定型水的味道。你正好刚转过头来看我。眼中的神色在时间的灌注里慢慢变得活络。

  眼睛就像猫瞳,浩瀚而空无,是一直以来的温度。

  我笑了,觉得这让我踏实,却突然想不明白到底是灯光照亮了你的眼眸还是你的眼眸点亮了灯火。

  我掏出手机,在你软软地半躺着的时候,偷偷拍下你的侧颜。

  我还没来得及赞美你的红唇——那该是万千女孩的鸩酒,本该送给她们品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