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三暮四的故事杂文随笔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您看看这个世界!”我大胆地说出心里多年的困惑:“它从哪里来?又奔向何处?我出生的时候,互联网连通世界,高速铁路连接全国,商店里应有尽有,还有各种各样的小说、电影、电视……人们憧憬着更美好的未来,而现在呢?网络和手机都消失了,电视也没有了,或许各种商品无不都短缺,我们仿佛生活在一个不断退行的世界里,这还不够荒谬?或许这都是因为我们的存在先天就没有本质的缘故!”

  “先生,”萨特微笑说,“我想我明白你的苦恼,但我还是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你觉得这是荒谬的?”

  “如果世界的存在有意义,那么它应该不断进步,不是么?否则一代代人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而现在,世界好像是反转了!或许这个世界本身只是真实世界扭曲的幻影。”

  萨特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地说:“我的朋友,在你们中国,曾有位很伟大的哲学家,叫庄子,是么?”

  “是的,庄子或者庄周,是一位伟大的古代哲学家。”

  萨特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我:“我听说,庄子写过这样一个故事:如果你早上给猴子三枚果子,晚上给猴子四枚果子,猴子就会很不高兴,但是如果你早上给它四枚,晚上给它三枚,它就会很高兴。你看,这只猴子是不是很愚蠢呢?”

  “呃……是啊,这是朝三暮四的故事。”我说。

  萨特有些嘲讽地笑了笑:“您看出问题所在么?我们人类和猴子又有何不同?难道我们追求的只是一个‘正确的’历史顺序吗?就好像将幸福和不幸顺序颠倒一下,一切就正常了一样!如果历史中的罪恶与不幸存在,那么无论顺序如何改变,它难道会因此消失么?”

  我如醍醐灌顶,似乎明白了什么,又说不出话来。

  萨特接着说:“您知道,进步并不是一个永恒的概念,只是这个宇宙暂时的阶段。我不太懂得科学,但我记得爱因斯坦还是谁说过,宇宙不断膨胀又不断收缩,如同你们的老子说的,永远一开一合,时间完全可以有另一个方向……又或许不止一个方向。也许时间本质上也是多种维度的存在,在时间中有无尽的方向可以选择,人物和事件可以以各种方式排列组合。如赫拉克利特的箴言中所说的,‘时间是一个掷骰子的儿童,儿童掌握着王权。’”

  我咀嚼着萨特晦涩的话,又听到他源源不断地说:

  “但那又如何?无论是哪一种方向,这一切有何意义?世界存在着,它的存在先于本质,这在于它的存在本身在自身的深处已经被虚无所渗透了。它本身就是荒谬的,不在于其中具体事件的序列如何。也许你说得对,在另一个时间方向上会有完全不同的宇宙,人们从黑暗走向光明,从悲惨走向幸福,但这也不会是更好的宇宙。最后,仍然是那些生在幸福时代的人们幸福,生在不幸时代的人们不幸,从上帝的角度看,都一样。

  “现在有人说美苏将要大战,世界末日就要到了。但我说,世界末日早已经到来了,在世界产生的第一天就到来了,只是我们一直习焉不察。世界末日不是一切都毁灭,而是一切在我们身边发生,却没有真实意义。世界还原为混沌的海洋,而我们什么也抓不住。”

  萨特停了下来,似乎要等待我的回应,但我头脑中一片混乱,过了半天才干巴巴地问:“那么,人类的希望在那里?”

  “希望永远存在,”萨特庄严地看着我的眼睛,“但不是在未来,因为时间并没有必然的方向。而是在当下,在存在自身中,在虚无中,虚无的真谛,就是自由。人永远拥有选择的自由,这也是人的唯一尊严和慰藉。”

  “我知道您的自由理论,但您真的相信渺小的人类可以拥有选择的自由?”我尖锐地问,“三十年前,我爱的女人和我在太平洋彼岸分别,然后我回到了这里。至今我没有她的音信,我能够选择去找她吗?几年前,在这个国家,有几千万人饿死,如果有可能,他们都会选择活下去,但他们能活下去吗?更极端的说,许多伟大而高尚的人选择了共产主义制度,希望能将人类从苦难中解救出来,但这种选择结果如何?您看到中国的样子了么?人的自由只是幻梦,一种廉价的自我安慰罢了。我们的处境仍然令人绝望。”

  萨特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说,“或许你说得对,但自由就是你永远可以去选择,但不保证选择会变成现实。或许这只是廉价的自我安慰,但问题是,人类除了这种自我安慰之外,一无所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