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李白故事的正史化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9-29 我要投稿

  宋代,李白故事迎来了全面发展期。宋人对李白的诗歌非常欣赏,先后有乐史、曾巩等人整理李白的诗文集,收入了大量关于李白的文献材料。在宋人的努力下,李白的事迹得以整理清楚,此前模糊之处也进行了辨证。北宋欧阳修、宋祁所撰《新唐书》也有一篇“李白传”,篇幅有700字,吸收了《旧唐书· 李白传》的内容而进行了扩充,增加了李白救郭子仪的情节:“初,白游并州,见郭子仪,奇之。子仪尝犯法,白为救免。至是子仪请解官以赎,有诏长流夜郎。”[1]5763 这段救郭子仪的情节,最初见于唐武宗会昌三年

  (843 年)裴敬所撰《翰林学士李公墓碑文》。此后宋人乐史在整理李白文集时,于《李翰林别集序》中亦持此观点。这一观点最终被欧阳修、宋祁载入正史,成为后世李白故事的重要情节。

  在正史之外,李白故事也在流传改写,出现了一些变形。如南宋洪迈《容斋随笔》记载了世俗传说李白是在采石矶捉月溺死的,对此洪迈进行了驳斥:“世俗多言李太白在当涂采石,因醉泛舟于江,见月影俯而取之,遂溺死予按李阳冰作太白《草堂集序》云 知俗传良不足信。”[2]34 李白捉月溺亡的故事虽不足采信,但因为仙道文化的影响,后世作家也将之作为一个重点题材进行叙写。

  宋代是李白故事的全面发展期,史传文化对李白故事流变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体现在李白故事无论怎么发展演变,都有着“以史为纲,紧贴历史”的特点。具体说就是《新唐书· 李白传》对李白故事的发展有着根本性影响,符合史传记载的李白故事会被强化,相关作品的传播能力会增强。而于史无征的李白故事会逐渐失去传播能力,相关作品最终会亡佚。以后来的元杂剧而论,王伯成《李太白贬夜郎》能够保存下来,而无名氏《采石矶李白捉月》却会亡佚,恐怕并非偶然。这里面有着深层次的价值导向,是人们受史传文化影响,对“信史”的热衷,对“伪史”的反感。这种史传文化影响的另一面在于,明清时期李白

  诗文集流传比较广,但有意思的是,戏曲作家都很少直接去从李白诗文集中寻找素材。如果仔细阅读清人王琦《李太白全集》,其中有对李白诗歌的注释,有对李白作品的编年,有对李白事迹的钩沉。我们可以从中还原出诸如李白炼丹、李白游名山大川、李白与人清谈、李白好剑、李白喜好养鸟等种种写作素材。其中有些并非冷门题材,如炼丹题材,该题材在文言小说中有大量相关故事,因此李白炼丹完全有可能发展为独立题材。然而事实上包括炼丹在内的这些素材很少被戏曲家采纳,戏曲家基本上把重要的关目都设定在《新

  唐书· 李白传》所提到的诸如带醉为玄宗作诗、令高力士脱靴、救郭子仪、流放夜郎等。这显示了古代作家不愿脱离正史来塑造李白形象。仅以《新唐书· 李白传》所提到的救郭子仪情节而论,在整个《李太白全集》中没有任何作品谈及李白与郭子仪交往,据今人考证此事根本不可能发生。詹锳认为:“太白救汾阳之说,纯属伪托。”[3]17而后世作者对此大书特书,是受史传文化影响的结果,说明《新唐书· 李白传》在后世戏曲家眼中的权威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