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细水长流,未必张扬的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11-30 我要投稿

  我和鲤鱼是大学校友。

  她是典型的双鱼女,爱幻想,如今,我俩在同一个写字楼上班,经常会碰到然后一起顺路回家。谈谈母校,吹吹牛逼,一来二去,我们竟成了朋友。他姓李,网名叫“鲤鱼”。

  鲤鱼是一个有点二的姑娘。

  闷的时候,她会主动请你搓饭,点半桌子鱼仔,一瓶小二,然后再叫我点我喜欢吃的。

  喝酒时,她会满嘴跑火车,先从她屋里的蟑螂说起,再谈谈令她不爽的同事领导大姨妈,扯扯楼下呆萌的正太小保安。接着,她基本就是宿醉的节奏了。

  接下去,她会用大段大段的时间抱怨“乌贼”,她的抠b男友。

  按她的逻辑描述,乌贼是个金牛理工抠b男。

  和鲤鱼交往四年多,他现在跟她还是aa,从来不会在她身上花一分钱。除非鲤鱼信用卡透支,他才埋单,但他会用小本子记下来,让她下次还。他还强制她的支出,每月必须拿出两千,存进他俩开的定期账户。

  帐号虽然是鲤鱼的,但她还是不爽。

  遇到这种极品抠男,不得不替她烧香拜佛。小两口打架,一般都是劝和不劝分,我却不止一次劝她分手了。听她的牢骚,我实在忍不住。

  我说,你是梦想家,他是实干家,你们的家,根本不可能既是两室一厅,又是海市蜃楼。

  她说,他救过她的命,那年要没他,她可能会被小偷捅死。接着,她会给我看她手臂上的几道疤。

  就这样,她背着一份情债,与他过着日子做着梦,不亲不热,不远不近。

  梦醒了,原以为已过千年,怎曾想刚过了数秒。

  某天下班,鲤鱼同样在写字楼下的活鱼火锅店等我。我说这次我请,她说不用。我说下次请你喝咖啡吧,她说不用。看她的态度,估计又不爽了,所以我没再争,径直跟她走了进去。

  桌上早就上好了各种水产品,座位上,还多了一个男的。她介绍说这是乌贼,我笑笑,相互握手问好。

  乌贼比我想象得容易相处,扯淡唠家常很在行,只是说话爱较真儿,轻微强迫症。还有就是,他只抽烟不喝酒,鱼肉一口不动,只叫了一盘老醋花生。

  “丑哥,下个月我要回宜昌老家了。”鲤鱼突然蹦出这句话,吓了我一跳。

  “什么情况?”我问。

  “靠!我妈!有病!非嚷嚷着我回家,还说给我介绍对象。”这话,又吓了我一跳。

  乌贼低着头,吃力地嚼着花生,一句话不说。

  我也没啥话茬可接,只好借机说上趟卫生间。

  “丑哥——”转身一看,那小子也跟我溜出来了,顺手递给我一根烟

  “你认识搞地产的朋友吗?”他弹了弹烟灰。

  “没吧,咋啦?”我很诧异为啥他突然问。

  “她妈让她回家,说在北京没盼头,结不了婚,也买不起房。可她好不容易才爬出来,想留北京。”他说。

  “你呢,啥打算?”

  “买房。给她爸妈都接过来。”

  “这可不是小数目啊。”

  “这几年我俩存了不少,我也偷着攒了一些。首付没问题,就怕被骗。”

  听了乌贼的话,我惭愧得要死。当初劝两人分手的我,此时成了十足的傻子。

  原来故事里,女孩不停埋怨不在乎她、不给她买东西、限制她花销的那个男孩,却从未放弃她。

  她一直轻松前行,他一直吃力铺路。只是他的爱,女孩并不懂。

  第二天,我撕破脸皮,特地向一房产世家的哥们儿求助,要了他爸的电话。

  周末,我约他们去通州看了房子,找了关系,便宜了一万多。

  首付的时候,他还是心疼的不行。他偷着跟我说,这钱本是留给孩子的。而她,还是抱怨个不停,她说今后的日子,说不定会更苦。

  原来她眼里的抠b男也是有梦的,他的梦想,不单单是买房,而是实现她的梦。

  鲤鱼和乌贼,原本一个生在淡水,一个活在海水。她有她的梦想,他有他的态度,谁也没有为谁抹掉棱角。

  可是,当她需要,他却会奋不顾身地跃向她。

  恰如,他当初扑向歹徒,义无反顾。

  恰如,他从不吃鱼,只点花生老醋。

  这就是爱情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