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曹,打点钱纪实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12-25 我要投稿

  “老曹,打点钱”这是犬子大学五年,我收到最多的一条短信,也几乎是唯一的一条短信。

  犬子大学第一个学期,我们参照左邻右舍的标准给他带足半年生活费,可是才过三个月,他的小金库就告罄,来了条短信“老曹,打点钱。”

  我和媳妇想,这小子的专业是建筑学,开了好几门和美术相关的课程,需要添置的东西比较多,也没问,马上又给他打了三个月的生活费。可是还没放假,有一天我的手机又叫了,我一看,又是“老曹,打点钱。”

  放假回来,媳妇给犬子上了一节“理财课”,还附带着谈了一点“要节约闹革命”、“不浪费父母一针一线”等“古老道理”,犬子一边玩游戏一边听还一边拿他娘开涮。快开学了,我和媳妇决定一个月给他打一次生活费。

  可是没过多久,我发现犬子的月比我们的月总是少好几天甚至10天,“老曹,打点钱”的短信频繁从遥远的北京飞来。一个学期下来本来应该6个月,犬子那里却成了9个月或10个月。

  我都有好几年不敢进书店了,都是在马路边买5块钱一本的B版书,密密麻麻的像蚂蚁似的小五号铅字满满当当几乎没有天头和地脚。媳妇买鞋从没超过100元我买鞋从没超过200元,犬子的“臭球鞋”不是300、500就是600有一次居然是800元一双。我和媳妇咬咬牙,花61块钱吃一次麦当劳,新鲜兴奋得不得了,坐在里面傻瓜似的东张西望。犬子连电话都懒得打更不用出门,在网上轻轻点点鼠标叫各种外卖的收据一大把,价钱“可恨”得我都不敢向媳妇通报。

  去年,犬子的笔记本和相机更新换代了。我说,你看,你小子一下就干了快两万……后面的艰苦朴素教育还没来得及展开,犬子就居高临下理直气壮慢条斯理嬉皮笑脸地摸摸我的“首级”说:老曹呀老曹,别这么说好不好啊?将来你老了,你要什么,我也给你买什么还不行吗?然后非常机智地掩护我平安穿过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眼花缭乱的宽阔的长安街,紧紧搂着我奔向远方,感动得我差点鼻涕眼泪一起稀里哗啦泛滥成灾。

  晚上,我一个人躺在被窝里反思自己白天的“激情表现”。一个无比成熟的奔六老汉省吃俭用一年攒下的“近两万两银子”,轻而易举的被一个20多的小破孩用几句甜言蜜语和三两下“假装亲热”的肢体语言“骗”了个一干二净,还那样心甘情愿。没办法呀,这就是中国孩子们的爹啊,可怜天下“老曹们”的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