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过青春的鱼的纪实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12-25 我要投稿

  16岁,我转学去了韩国,跟外婆一起住。

  傍晚,我坐在外婆屋前的草坪上,听情歌,啃鸡腿。一只可爱的斑点小狗,跑到了我的面前。“嗨,你好,韩国小狗。”出于礼貌,我想我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中国的美女张豆豆。”我怕它听不懂,又用韩语翻译了一遍。它热情洋溢地咬咬我的裤腿,表示回应。接着,目不转睛地望着我手里的鸡腿,很显然,它想告诉我:“我对吃鸡腿也有兴趣。”我撕下一块鸡肉,刚准备给它,一个男生出现在我面前,坏笑着用韩语问我:“中国美女?”

  我居然没听出那话里不怀好意的成分,骄傲地扬起眉毛:“没错,中国美女!”

  那家伙轻蔑不羁地把我从头到脚扫视一番,对我的美貌视而不见,望着我一身灰色的装束,吐出一行字:“中国灰姑娘吧?”

  我真想一脚把他踢飞。没等我出脚,他又说:“鸡腿吃完了,别忘了把嘴角的油擦干净。”

  这时,外婆走过来,向我介绍说“金哲浩就住在我们隔壁,以后你们就是同班同学了。”

  就这样,一只小狗安排我和那个金哲浩的家伙见了面。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他远没有他的小狗讨人喜欢。

  你就不能让鱼睡个好觉

  韩国的课程跟中国不太一样,加之我的韩语不是太好,学习起来多少有点障碍。每次考完试,金哲浩都会一脸坏笑地趴在我课桌前:“你们中国的孩子成绩都这么差?”中国的同学们,实在对不起,我给你们丢脸了。

  我气汹汹地教训他:“请你说话注意一点,免得引起国际纠纷。”

  后来,班主任老师对金哲浩说:“豆豆同学刚来韩国,学习上有些吃力,你们刚好是邻居,以后多帮帮她。”

  从此,我再也没懒觉可睡了。每个星期天的清晨,金哲浩都会在我楼下狂叫,还跟我讲什么“一日之计在于晨”。我真不明白,他怎么也知道这句中国俗语。在韩国,一周要上六天课,现在连星期天也睡不成懒觉了。哎,可怜的张豆豆!

  清晨,第一缕熹微的霞光刚照进我的房间,金哲浩的叫喊声把我从睡梦里拉了出来。我跑上阳台,对他大嚷:“昨天,我不是告诉你今天不需要帮我补习了?”

  “我想带你去钓鱼。”金哲浩仰着脖子,对我挥了挥手中的渔具。那一刻,我恨不得杀了他:“你就不能让鱼睡个好觉?”

  我想我必须重新认识你

  学校准备举办文艺晚会,我作为全校唯一的中国学生,为祖国争光的担子自然落在了我的肩上。我用心准备了一首中国风的歌曲,并用韩语重新填词。我要让所有同学,特别是极不尊敬我的金哲浩同学看见,来自中国的张豆豆还是很有才华的。

  我在台上忘情地边跳边唱,突然,有两个前排的女生对着我头顶的射灯尖叫,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一股巨大的冲力推到了一边,然后就听见射灯摔落、玻璃迸裂的巨响。

  我从惊慌失措中睁开眼,看见金哲浩趴在我旁边,身上满是玻璃碎片,手臂已经开始流血。他抬起头,嬉皮笑脸地看着我说:“张豆豆,你要是受伤了,我怕会引起国际纠纷。”

  我们把金哲浩紧急送到了医院,所幸的是伤势不重,他安慰我说:“你不用担心我,一点也不疼。”他说这句话时,泪水一直在我眼眶打转。我用中文对他说:“金哲浩,我想我必须重新认识你。”他听不懂,只是对着我微笑。

  你觉得我这样穿漂亮吗

  韩国街头整形医院很多,说明韩国是个极其崇尚美的国度。于是,整个暑假的午后,我都在房间里开展与美有关的研究课题:美学与打扮。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婉约的自然之美。

  我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一番,最后选定了白衬衫、棉布裙、高跟凉鞋,好像许多中国电影里女孩子都这样穿。等我弄完了这一切,金哲浩差不多就会拎着鱼竿出现在楼下了。然后,我就噔噔地跑下楼,一脸微笑地跑到他面前。

  金哲浩总是穿着宽大的背心,他黝黑的胳膊上有好看的小肌肉块,阳光照耀着他自信骄傲的脸庞。他总是微笑着说:“其实钓鱼不用穿这么干净的,一会儿就都弄脏了。”

  我假装很不在意地问:“你觉得我这样穿漂亮吗?”他的目光把我从头到脚“百度”一遍:“还行,你把头发扎起来也许能好看一点。”苏格拉底说,美是艰难的,我觉得一个女生想让自己喜欢的男生觉得自己美才是最艰难的。

  实事求是地说,我还是比较勤奋好学的,除了研究美学与打扮,我也同步学习一些韩国美食料理,当然主要是学烤鱼。一个中国女生,会做韩国料理,应该也是件讨人喜欢的事吧。

  金哲浩在吃我为他烤的鱼时,我从他的眼神里看见了他对我的欣赏。但是,我知道他嘴里是吐不出象牙来:“初次见面那天,看见你啃鸡腿弄得满嘴是油,我就知道你对吃还是很在行的。”那天,我只吃了几片烤鱼,因为几块鸡翅又弄得满嘴是油了。

  善待那种叫做喜欢的情感

  金哲浩钓鱼的技术一流。他握着我的手,教我如何抛竿、收线,他的手柔软而温暖,第一次有男生那样握住我的手,我的脸颊开始微微地发烫。

  我放好鱼竿,认真地盯着水面的浮漂,聚精会神地等待鱼儿咬钩。突然,我听见扑通的落水声,抬头看见不远处的金哲浩掉到了河水里。我吓坏了,赶紧呼救,可四周没人。很快,河水淹没了金哲浩头顶。我急得大哭了起来。

  这时,我在金哲浩的叫喊声中醒来,原来是个梦。我跑上阳台,对金哲浩说:“今天我不想去钓鱼了!”

  看着金哲浩消失在小路的尽头,我对着天空用中国话大喊:“金哲浩,我喜欢你!”我的叫声扶摇万里,在天空中像浮云一样恣意流淌。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17岁的张豆豆长大了。那个梦像是上帝的善意提醒:在河边钓鱼,必须先学会游泳;喜欢一个人,必须懂得善待那种叫做喜欢的情感,不让它伤害我们的成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