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等到你纪实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12-25 我要投稿

  大学毕业前夕,整个校园都处在一种浮躁的氛围中。那天同宿舍的兄弟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老大对我说:“老四,明天我们宿舍开告别狂欢会。要求人人都带女朋友。你有没有?没有赶紧找一个吧。咱们宿舍可不能让人笑话,临毕业了还有光棍儿。”

  我为难了。我们宿舍6个人,我的家庭条件最差,这4年来,我一边打工一边学习,才算勉强跟得上大家。谈女朋友的事,我不是没想过,可哪有那条件呀?

  老大看出我为难,就安慰我说:“你也别太着急。这事儿大伙儿都会为你想办法的。”果然是人多力量大,6个人凑在一起,很快就想出了主意。他们5个分别把任务交给自己的女朋友,要为我寻找一个合适的“剩女”。你甭说,很快就确定了目标,原来大嫂的宿舍里就有一个。那女孩儿名叫陈静。陈静的相片也很快就传过来了,真的是人如其名,长得斯文秀气。大嫂在手机里简介说:陈静因为性格比较内向,所以大学期间没交过男朋友,还说她知道我这个人,对我有好感。

  老三一拍大腿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就是她了!这年头这么清纯的女孩子打着灯笼也难找呀。”大伙儿都说陈静哪是什么“剩女”,分明就是在等我嘛。

  尽管大伙儿一再怂恿,可我还是没同意。大家有些不乐意了,老大问:“这小子不会是心里有人了吧?”

  老大这话算是说中了我的心事。这些年我一直在心里喜欢一个人,虽然我从不曾向她表白。见我默认了,大伙儿纷纷问我那人是谁。我沉默半晌,举杯一饮而尽——豁出去了,我说:“我喜欢吴茵。”房间里霎时静了下来,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我知道大家笑什么,吴茵是我们系的系花。很多男生都追过她,但都失败了,包括同宿舍的这几个哥们儿。大家都知道她眼光很高,大伙儿这是在笑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大家的笑声激怒了我,我把酒杯往桌上重重一放:“我就是喜欢吴茵,怎么了?我都没有向她表白过,你们怎么就知道她不喜欢我呢?”

  老大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老四有点醉了。不过他的话也有道理。不给他一个机会,他死也不甘心。这样吧,咱们双管齐下,老四今晚就去向吴茵表白,咱们这边照样约陈静参加明天的聚会。”

  走出饭店,风一吹,我的酒醒了大半。这才意识到我刚才说了什么。一天之内追到吴茵,这不仅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啊!可是话已经出口,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更何况,就这样放弃,我确实不甘心!

  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吴茵,因为我一直都在关注她,了解她的生活习惯。

  找到吴茵的时候,我直接说想和她谈谈。我说过,我已经豁出去了。过了今天,也许两个人一辈子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了,我还怕什么呢?吴茵虽然有点惊讶,但还是默默地跟着我走到一棵大树的阴影里。我对她说:“有一句话我想对你说,今天再不说就没机会了。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那一天开始就喜欢你。”我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敢看她的眼睛,我看见她在绞着自己的手指。好一会儿,我听见她小声说:“你今天跟我说这个太突然了——”我打断她说:“你别说了,这样吧,明天我到你们楼下等你。你要是愿意,就和我一起去参加我们宿舍的聚会——”说完,我转身就走,其实,我是怕她当场说出拒绝的话来,我想给自己留点希望。

  晚上,大伙儿都来打听,其实他们都断定我会被拒绝,只不过想听我亲口证实罢了。我用被子蒙上头说:“别问,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第二天,我拿着一束玫瑰站在吴茵住的女生楼下。拖着行李走过的女生,开着车来接女朋友的男生都用一种好奇的目光看我,因为像我这样的情况在这里平时是司空见惯的,但今天当大家都在忙着胜利大逃亡的时候,还这样傻乎乎地等女生约会的情景那是绝无仅有。

  开始的时候我还期望奇迹发生,后来我就有些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了,我对自己说,反正今天都丢脸了,索性丢到底吧。再说,她并没有明确拒绝我,我一定要等到一个答复。

  我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其间我的手机一直在响。我知道那是老大他们在催我回去,但我没接。下午,进出的人已经很少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把我淋得跟落汤鸡似的。我知道像我这样的方式已经老土了,傻乎乎的只会招人笑话,吴茵说不定正躲在窗户后面笑我呢。

  但我这人有股子倔劲,我一直站到快天黑的时候,才悻悻地离开。

  我一回到宿舍,迎接我的是一片埋怨声,老大说:“你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吗?”“错过了什么?”我不解地望着老大,因为又累又饿,我的脑子反应有些迟钝。这时大家都凑过来,七嘴八舌地说起来。我好一阵才听明白,原来陈静来参加聚会了,几乎可以说,等了我一天。大家都看得出,她对我有好感。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无意中透露出,她的舅舅是这个城市的领导之一。她的工作已经搞定了,是在让大家流口水的单位。老三说:“你小子要是抓住了这个机会,不就什么都有了?可惜呀,你错过了——”宿舍里一片惋惜之声。

  老大拽起我的胳膊就走:“还有机会。我们一直没说破,只说你有事出去了。她刚走一会儿,咱们这就去追。玫瑰花给你带上,就说给她买的。”

  我犹豫地说:“这不好吧。再说我刚失恋,没心情。”我说的是真的,我的感觉就是我和谈了4年恋爱的女友分手了,心里很痛。但大伙儿都笑了,老三说:“你那算失恋啊。”

  老大不由分说,拉起我就走。我们在林荫道上追上了陈静,远远地我就不肯走了,老大只得推着我走。陈静听见声音,转过身来。看见我,她有些吃惊。她比相片上要好看得多。如果没有吴茵,我会毫不迟疑地献上花,但此刻我鬼使神差地把手中的玫瑰藏到了身后。

  陈静的眼里有一丝期待。“说话呀!”老大说。我知道老大想让我说什么,也许一说出来,我的命运就真的改变了。可一张嘴,我说的却是:“对不起,我今天失约了,是因为我心里有个人。尽管她拒绝了我,但我还是没法勉强自己。你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儿,可我——”我说得语无伦次,我甚至不知道陈静听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会不会鄙视我,拂袖而去。没想到她却突然笑了:“有什么话,你对我的好姐妹说去吧。刚才我们还聊着你呢。”顺着她的目光,我才发现马路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是吴茵!她静静地站在那里,身影在暮色中似乎有些颤抖。

  那天晚上,我和吴茵手拉着手,在校园里不知疲倦地走了一圈又一圈,仿佛是两个刚走进花园的孩子。我问她:“你为什么会选择我?”她的眼里闪着泪光:“你也知道有很多人追过我,不过他们最终都放弃了。他们中有人比你更优秀,但我总是找不到感觉。你在楼下等了一天,我也挣扎了一天。最终我告诉自己:就是你了,我不想错过一个在曲终人散的时候还肯为我苦苦守候的人——”

  多年以后,我每次带着吴茵参加同学聚会,我那帮哥们儿总不忘对我竖起大拇指:“你小子,当年可真算是抓住了机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