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的大哥要上位的纪实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父亲临终前告诉刘炳昌,他是抱养的。刘炳昌非常震惊,从此悄悄寻找亲生父母。因为养父母对他特别好,所以他寻找亲生父母的目的只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当他找到亲生父母时,发现亲生父母竟然是拥有千万资产的大老板。为了弥补20多年的亏欠,亲生父母不断满足刘炳昌的物质需求。渐渐地,刘炳昌忘记了初衷,在利益驱使下,与弟弟竞争父亲接班人位置,上演了一场兄弟相残的悲剧……

  生父竟是千万富翁,穷小子骤变“富二代”

  “炳昌,你是我抱养的,我走后,你要好好孝敬妈妈。”2013年3月6日上午,患肝癌晚期的刘军在临终前,将埋藏在心里的秘密告诉了26岁的儿子刘炳昌。忙完了父亲的后事,刘炳昌找了个机会,详细向妈妈高艳询问,得知了真相……

  56岁的高艳是哈尔滨市南岗区一所小学的退休教师,比她大1岁的丈夫刘军是一家私企工人,两人1984年结婚,婚后高艳一直没能怀孕。1987年初,高艳夫妇委托在医院做妇产科医生的邻居马芳留心帮忙,想收养一个孩子。

  不久,在马芳的帮助下,高艳夫妇在松北区妇幼保健院抱养了一个男婴。男婴的父母是一对大学刚毕业、尚未结婚的年轻男女,名叫马忠轩、吕欣。那个时候,未婚先孕是件很麻烦的事,再加上前途茫茫,两人便商量着把孩子送给一户可靠的人家。

  刘军夫妇不知道的是,这对年轻的情侣把孩子送人后,怕高艳后悔,便留给马芳一个名字和地址,拜托她如果孩子过得不好,就给他们捎个信儿。

  几天后,高艳和刘军到民政部门顺利办理了领养手续,并给孩子起名刘炳昌。从此,高艳和刘军视刘炳昌如己出,百般疼爱……高艳怎么也没想到,丈夫临终前会将这个秘密说出来。据案发后刘炳昌交待,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他心里像长了草,出于好奇,他很想知道亲生父母到底是谁。其实这个时候,刘炳昌只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并没有更多的想法,尤其,养父母对自己一直很好,他想好好报答养育之恩。

  2013年4月,刘炳昌四处打听,找到了儿时常抱他玩的邻居阿姨马芳。刘炳昌谎称自己早已知道了身世,现在得了白血病,需要亲生父母捐骨髓。马芳信以为真,将当年马忠轩留下的姓名和联系地址给了刘炳昌。

  刘炳昌拿着这张纸条,当天就赶到了牡丹江,一路查寻下去,打听到了马忠轩的下落。原来,当年马忠轩将孩子送人后,便和吕欣一起回到了牡丹江老家,贷款注册了远达建材公司。由于他们聪明勤奋,建材公司逐渐做大。1987年,他俩结婚,之后生育了一子马扬和一女马娟。

  儿女绕膝,让马忠轩夫妇开始想念当年送走的那个孩子。他们不止一次暗地里讨论找孩子的事,夫妻俩先后几次往返哈尔滨,到当年的医院打听儿子的下落,但皆因马芳守口如瓶而没有结果。渐渐地,马忠轩寻找儿子的心也淡了,一心一意扑在生意上。到2013年3月,他的企业资产已达千万。

  他万万没有想到,当年丢弃的儿子,有一天会找到他。当刘炳昌站在他们面前时,马忠轩和吕欣一眼就确认,这是自己的儿子,夫妇俩激动得失声痛哭。

  刘炳昌极度震惊。其实,找到亲生父母后怎么样,他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想法。当他站在马忠轩金碧辉煌的办公大厅里时,他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亲生父母,竟然身价千万,自己竟然是个最穷的“富二代”。他有点蒙了,他也曾经向往过富足的生活,就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从天而降富豪父母。这是真的吗?简直是梦。在返回哈尔滨的列车上,他一遍一遍回忆马忠轩的话:“爸妈对不起你,如果你回牡丹江来,或者有需要,我们一定全力弥补,让你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刘炳昌开始有了富贵梦。不,不是梦,是触手可及的事情!一种无名的惊喜撞击着他的内心。

  拼命补偿溺爱成灾,众星捧月捧出败家子

  回到哈尔滨,刘炳昌将找到亲生父母的消息告诉了高艳。高艳叹口气说:“其实从抱你回来的那天起,我们就做好了你知道真相后找你亲爸妈的准备。找到他们也好,万一我不在了,你也不至于孤苦零丁的一个人。”刘炳昌被养母的善良感动了,表示永远不会离开她。

  在牡丹江,马忠轩夫妇沉浸在大儿子失而复得的喜悦里,两人商量一定要补偿这些年亏欠儿子的。夫妇俩把马娟、马扬叫过来,将当年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们,并郑重交待:“刘炳昌是你们的亲大哥,爸妈亏欠他的,现在要全家一起来补偿他。”马扬感觉很突然,甚至觉得是幻觉,不是现实,他心里涌起一股特殊的滋味。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有人要抢夺他手里的“奶酪”。

  之后,马忠轩夫妇一同来到哈尔滨。看到儿子住在一个破旧的小区里,夫妇俩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们拉着高艳的手,感谢她对儿子26年的养育之恩,并当场拿出6万元钱,要高艳补补身子。高艳淡淡地说:“当年我们收养孩子,也没想过要回报,更不是冲着你们的钱。只要孩子愿意,我们就当亲戚经常走动吧。”

  得知刘炳昌毕业于东北林业大学,因所学专业不好,毕业后一直到处打工,马忠轩当即利用自己的关系,四处请客送礼,2个月后,给刘炳昌在哈尔滨一家单位安排了一个职位。但刘炳昌干了几个月后,觉得没意思,想自己创业。马忠轩二话不说,马上给了他20万元创业基金。

  刘炳昌拿着钱在哈尔滨道里区中央大街开了一家面包坊,但由于不懂经营,赔了十几万元。马忠轩知道后,安慰刘炳昌:“没事,只要你愿意撑着,我就愿意投资。”2013年7月,刘炳昌与蛋糕店的装裱师邹莹莹相爱。得知儿子谈恋爱了,马忠轩高兴极了,和妻子来探望,还给儿子在哈尔滨松北区买了套126平方米的新房,并装修好,作为他的婚房。

  据后来马忠轩回忆,那段日子,他和老婆真的是一腔愧疚和热血,有些过分地宠着这个儿子,恨不得把26年的情感债一下子全还给他。所以无论刘炳昌提什么要求,马忠轩都满足。仅那个夏天,他们就在大儿子身上花了近200万元。当然,他的这种毫无原则的给予,也引起了马扬和马娟的不满。23岁的马扬从哈尔滨商业大学毕业后,在公司任总经理一职,他在大学学的就是营销和管理,所以进入状态很快,工作很出色,马忠轩十分欣赏,一直把马扬当成接班人培养。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