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祥的最佳伴侣纪实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姚文丽拖着皮箱步出机场,一眼便看到了正跷起脚伸长脖子等待的老公阿华。阿华拼命朝他招手,姚文丽笑了。她在国外进修了整整一年,这一年紧紧张张,一次都没回过家。阿华伸手接过皮箱,仔细打量着妻子,说:“一年不见,更漂亮了!”姚文丽点点他的下巴,问:“这一年,有没有守规矩?”阿华拍拍胸脯:“那还用问?借我七个头八个胆也不敢啊!”

  夫妻俩笑着回到家。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擦得一尘不染,连洗澡水都热好了。阿华绝对是个模范老公,对妻子体贴入微,而姚文丽则很强势,在家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

  擦着头发出来,姚文丽看到阿华变魔术般,已经煎了牛排,点了两根蜡烛,接下来便是享用烛光晚餐了。姚文丽十分高兴,刚刚坐定,门铃却响了。

  一个女人站在门口。她长得娇小玲珑,一脸焦急。一见阿华就忍不住抱住了他,带着哭腔说:“老公,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我找了半个月,找得好辛苦。”

  阿华愕然,一把推开她,说:“你,你是谁?你认错人了吧?”

  这时,姚文丽疑惑地站起身。女人抓住阿华的手拼命摇晃:“老公,你怎么了?半个月前你还答应我要去海南旅行。我,我连零食都为你准备好了。”女人说着,从大背包里掏出小熊饼干,糖炒栗子和葵花子。

  “我说你是不是疯了?我根本不是你老公。你认错人了。”阿华说着,就要推女人出门。

  姚文丽叫住了他们,她认真地问女人,她老公的名字?他们什么时候结的婚?他们住在哪儿?女人上下打量她,很明显,两个女人几乎是截然相反。姚文丽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看上去精明能干。而眼前的女人却很柔弱,长得小巧,面目温柔似水。女人说她叫张晓玉,是陈家林的老婆。他们一年前结婚,在西里村租的房子。半个月前老公突然失踪,手机也成了空号,她疯了一般地找。今天终于在小区里看到他去便利店买红酒,她拼命地追,才追到了这儿。

  “阿林,这女人是不是你的情人?我们才结婚一年啊,你怎么能找情人?”女人说着,嘤嘤哭了起来。

  姚文丽认定眼前的女人精神有毛病,她不耐烦地指着老公说,他叫刘子华,根本不是什么陈家林。自己两年前就和他结了婚!

  “你胡说什么?我自己的老公我能不记得?”女人说着,又抱住阿华,哀求说:“老公,跟我回家。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你一定得原谅我。我求求你,跟我回去。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姚文丽看看阿华,阿华无奈地冲她摇摇头。姚文丽拿起电话就要报警,张晓玉见状,十分诧异:“怎么,你还想报警?好啊!现在就报,我回家去拿结婚证给你看!还有我们的婚纱照,我们的蜜月旅行照。”

  张晓玉朝门口走了两步,突然又转回身,对姚文丽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做了我老公的情人,但是,我老公只爱我一个人。你敢不敢跟我回家一趟?我能证明给你看,让你知道我老公有多爱我。我不在乎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只在乎他的心里装着我一个人。”

  甜蜜之旅

  阿华气急了,说这个女人真是个疯子。说着,他再次赶她出门。姚文丽却拦住了他,她冷冷地看看张晓玉,套上外套背起包,跟着她出了门。阿华喊着妻子,也紧随其后。姚文丽停住脚,对阿华说:“你在家等着,我会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要向她证明,你是我的老公,而不是她的。”

  姚文丽天生胆大心细,她隐隐觉得有些蹊跷。眼前的女人若是神经有问题,可衣着打扮却没有任何异样。除了认错老公,与正常人无甚分别。两个女人上了出租车,姚文丽平静地对张晓玉说:“现在,我们先不说谁是陈家林,谁是刘子华,也不说谁是谁的情人。我只想知道,你和老公是怎么恋爱、结婚的?”

  张晓玉听罢,脸上顿时显出甜蜜之色。她说,一年前的某一天,她正在公园喂鸽子,陈家林坐到了她身边。他的手里,拿着一本《草叶集》。这是她最喜欢的书,两人便随意聊了起来。本来是陌生的两个人,却不知不觉聊到了天黑。然后,陈家林请她吃饭,她觉得浪费,很唐突地将他带到了自己的租住处。她有一手好厨艺,很轻松地做了几道精致小菜,还喝了几杯酒。

  就这样,张晓玉和陈家林陷入了热恋。陈家林就像上天为她量身订做的,他的一切都正是她的想象。每天清早,她煮好粥,端到他的床边,一口一口喂给他吃,那是她最幸福的事。晚上她早早回家,然后炖牛肉汤给他吃。不过,他最爱吃的是大葱醮酱,嘴里发出快活的声响。阿林是个节省的男人,从不乱花钱,所以,他常嘱咐她,买葱要去远一些的菜市场,那儿的葱便宜。

  “我老公是多么懂得生活的人哪!有时候,还骑自行车带我去那个市场。周末的晚上,我们会去离家近的小公园散步。他喜欢我挽着他的手。他真的很爱我,有一次我忘了挽住他的胳膊散步,他就大发脾气。”张晓玉说着,脸上显露出开心的笑。

  “那么,他在什么地方上班?他喜欢什么音乐?喜欢什么花?他在哪个大学读的书?”姚文丽连珠炮般地问。

  现在,姚文丽差不多已经确定这女人精神有问题。也许,是被长相酷似阿华的男人抛弃了,所以精神崩溃?要知道,阿华可是温暖牌老公,对老婆体贴入微,从不舍得姚文丽下厨。而且,他不喝粥,他喜欢西餐,更不会吃什么大葱醮酱。散步时,他们从没挽过胳膊。热恋的时候都没有过。

  张晓玉叹了口气,说不知道他在哪家公司。他没细说过,她也不敢打听。不过,他喜欢的音乐是通俗歌曲,尤其爱听《老鼠爱大米》。他好像什么花都不喜欢,对了,是在烟台读的大专。“你不知道,他唱《老鼠爱大米》时,摇头晃脑,好玩极了。我还买了老鼠面具,和他一起唱。不过,男人总有点儿孩子气,他从不告诉我他在哪儿上班。不过,我跟踪他,在立康街跟丢了。这次找他,也是在立康街找了一星期,终于看到他进了那个小区。好在,我在小区守了好几天,今天终于找到了他。”

  姚文丽笑了,她告诉张晓玉。阿华在一家合资公司做经理,他最喜欢的音乐是大提琴曲,周末他喜欢去听歌剧。他喜欢的花是冬百合,坚韧而美丽的花,每个月他都会买一两束。不过,阿华倒是在烟台读的大学。“我们,两年前结的婚。我对他了如指掌。”

  张晓玉呆呆地看着她,摇摇头,说她绝对不会认错的。一起生活了一年,怎么能认错?她知道自己笨,配不上老公,可这件事她绝对是正确的。

  说着话,出租车停在一个偏僻的小区。从角落里的侧门进去,张晓玉领着姚文丽上楼。

  可是,张晓玉却怎么都打不开房门。她试了几把钥匙,急出了一头汗。掏出手机,手指哆嗦着去拨“老公”的电话,却已经是空号。张晓玉蹲在门边,双手抱住头哭了起来。姚文丽拍拍她的肩,无奈地叹了口气,往她的包里塞了两百元钱说:“不如,先找个地方住一晚。睡一觉,一切都会好起来。”

  蛛丝马迹

  姚文丽回到家,阿华已经铺好被褥,拿出了她最喜欢的娃娃枕。他小心翼翼地给老婆递过睡衣,又将热好的牛排端了上来。姚文丽挥挥手,说不吃了,她累了,想睡。阿华赶紧把托盘撤下,躺在了姚文丽身边。姚文丽喜欢枕着他的胳膊睡,这样她才睡得踏实。

  “这一年,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因为,没有胳膊枕着。”姚文丽轻声说。

  阿华抚摸着她的头发,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一觉睡到天亮,姚文丽坐起身。阿华不在,侧耳听听,卫生间传来动静。她走过去,却是阿华在唱歌,姚文丽的心陡然一惊,居然是《老鼠爱大米》。走到餐桌前,姚文丽看到烤面包片,牛奶已经摆到桌子上。

  吃过早饭,姚文丽和阿华分别去公司上班。走到半路,姚文丽突然想起,她忘了拿带给同事的礼物。匆匆赶回去,姚文丽路过家门口的粥屋,却一眼看到阿华坐在那里,正捧着一碗粥喝得起劲儿。

  姚文丽愣住了。她突然想起了张晓玉的话,每天早晨,她都会煮粥给他喝。接下来的几天,姚文丽渐渐发现不对头。听大提琴演奏时,阿华竟打起了瞌睡。她回来好几天,他却没有买百合花。吃西餐时,他有点儿无精打采……而立康街,是阿华上班的必经之路。

  姚文丽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陡然想起了什么,直奔“最佳伴侣”公司。

  那是个极隐秘的公司,一次服务,动辄几十万,甚至会超过百万。姚文丽家境富有,私下里持有这家公司的部分股份。因为,这绝对是个有前途的行业。

  找到经理,输入阿华的照片,很快客户资料就将他扫描了出来。他化名陈家林,一年前曾来公司,寻找一个最佳伴侣。他的要求是,她死心塌地地爱他,对他无条件地服从,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姚文丽盯着阿华的脸,心里像有一个充气球,一直在不停地充着气,随时都要爆炸。

  公司旗下有十几名女孩,可以随时随地提供“最佳伴侣”服务,月薪在一万元。服务之前,技术人员会用脑电波干扰仪清除掉女孩以前的记忆,而将男人的所有嗜好全部输进女孩的大脑记忆库。这样,就制造出了一个最佳伴侣。

  “这个张晓玉,好像出了问题。”经理说:“客户昨晚打来电话,服务期终止,她的记忆居然还残留着,甚至还找到了以前的住处。这是件可怕的事,起初我们竟然疏忽了。幸好,昨晚我们又清除了她所有的记忆。”

  姚文丽叹了口气。这时,她看到张晓玉从房间走出来,面无表情。她,早把姚文丽和昨天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姚文丽有些疲惫地回家。看来,“最佳伴侣”的技术还不够完善,竟出现了这样的小漏洞。不仅如此,她还发现了一个潜在的漏洞,当客户不在身边时,“最佳伴侣”会展露自己的个性,有自己的需求。这就是阿华会寻找“最佳伴侣”的原因!要知道,早在三年前,姚文丽就已经将外形格外迷人、但不甚了解的阿华领进公司,做了特殊的脑部处理,所以,他才会是“暖心牌”丈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