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茬弟兄的纪实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那年,我曾雁北五台山附近指挥部工作,那是在修铁路专用线。工程快结束的时候,上级才调我去当书记。雁北也算是山区,我吸取前任的教训,给自己制定了严格的约束条列,尽量不在崎岖的山路上坐汽车办事,尽量不沾酒,混个平平安安,别像前任那样睡梦中掉下悬崖。在指挥部当书记,也没啥经常性的工作,权都在经理那里,闲来我经常逛当地的自由市场.骑上一辆飞鸽牌的加重自行车,四处乱串。

  那是春天的一个上午,我推车逛当地的一个庙会.去之前,当地朋友都说,这个庙会过去是有名的传统北方骡马市场.人都精明狡诈.劝我没事少去,以免招惹是非。我去的那天,当地搞地方戏的汇演,闲得和我同样难受的当地百姓,几乎倾巢出动,去体味寂寞后的传统兴奋。那时的自行车支架是门字型的,推着车的我,在人群和商品的缝隙中缓慢行走.听朋友们介绍,当地的民风奇特.已婚女性受党项民族的遗风影响,以在外面有相好的为荣,给能人当情人,那是一件值得荣耀的事情。不要人家的钱财,也不要名啥名分,她们的男人,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但那些一个又一个找相好的女人受到格外的重视,就连她那抽着相好的给的好烟的男人,都受到邻居的敬重。

  据说当地的女孩早就实行自由恋爱了,在前清的时候都有自己的自由,不过那时候的找对象叫搭伙.当地土话,把饮食男女的性爱叫捅火,把找对象叫拢火.凡是和火有关的当地土话,都指和性爱有关。工地那些爱偷腥吃的老职工,几乎都在当地找了相好的。那些老骚职工还经常过分地坐在人家的热炕头,端着人家两口敬的酒,可能是带着醉意,可能是习惯成自然,叫着男主人的小名,像是吩咐兄弟,更似吆喝晚辈,五孩他爹你听好,明天下午收工后,你拉上架子车到后沟工地等我,我给你装上一车木材,哪天在给你装一车水泥,你看你这日子过的,连房子都破烂不堪,老婆孩子跟你遭的是啥罪呀?

  明目张胆地在人家炕头睡人家的老婆,还敢骂骂咧咧吆五喝六地,竟然能和睦相处,习以为常。我震惊了,没事别和当地妇女打交道,实在没事就逛市场,看看买旧货旧书报的,省的也被那相好的黏上,天天拉你去她家睡热炕头。那天,经理骂骂咧咧说领导检查太频繁,干活的不多,喝酒的不少。我早就想好了,既然上级都说经理负责制,咱还是知趣地能歇着就歇着吧,不就是怕看到你们合伙捞钱吗?咱牢记领导的交代,没事就逛市场,经理需要的时候再回来。我推着车,走到卖沙发的摊位时候,前方一阵骚动,突然向我跑来一群人,我本能的后退,来人撞到我的车上,我和车也撞上了沙发的后背上,把一个三人沙发后背布,创开一个一尺长的口子.我本能的抓住了那撞我车的人,沙发的主人也抓住了我。那 些当地制作的沙发,当时市场价格是三百元,后面的盖布,是常见的粗糙布,货主好多天没开张了,这下可抓住我做垫背的了,非让我赔三百元钱买下那沙发。我说责任不全在我,我赔偿布和工钱就够意思了.撞我的人,也该负点责任.我的话激怒了滩主,他薅住我的衣领,不拿钱不成,还一副要动手的样子,嘴里还南蛮子长南蛮子短骂起我来(他们把外地人通称南蛮)。我也火了,说啥也不赔了,要赔我俩一起赔。这下摊主更激动了,吩咐旁边一个看热闹当地人:去给我找一到十三去!我没太明白,他说的一到十三是啥意思,感觉肯定是搬救兵.

  也不知道那人用了啥办法,一会儿的工夫,来了十来个模样差不多的。我一看这些怒气满面的人来者不善,搬来的兵,都像一个模子铸造出来的,长相相相似,只是年龄不同而已。谁家有这么多的兄弟呀,一年生一个,也得十多年呀?那些来的人撸胳膊的撸胳膊,挽袖子的挽袖子,看架势,不把我揍个半残不罢休。他们先骂骂列列地掰开我抓住的人的手,让撞我的人走开,接着,又把我围在当中。要不说吉人自有天助,正当我嘴也不想吃亏,理也不想吃亏,就要挨揍的关键时刻,一声断喝在附近响起:住手!看哪个敢伸手?我抬头一看,乐了.我的派出所所长朋友来了。所长朋友三拳两脚打散了龟孙们.摊主吓在不断的点头腰给所长:兄弟不懂事,才想出这碰瓷的损招,原谅原谅!我请朋友喝酒压惊!

  所长拒绝了,教训一通,布也没赔他,就把他给喝斥跑了。所长哥们告诉我,在当地,以后可千万不敢和这样的人叫板,他们是重茬弟兄。打起架来,比亲兄弟还亲!啥是重茬弟兄呀?这庄稼有重茬的,今年种谷子来年还种谷子叫重茬,人怎么还有重茬之说呀?所长告诉我:当地的女人比较自由,婚姻关系极其不稳定,有些女子今天刚给这个男人生完孩子,明天就和另外的男人好上了,接着再给另外的男人生孩子,这些男人之间,可能就是乡亲也可能是近邻,男人间见面怒气冲天,同样是那个女人生下的孩子,就是重茬弟兄,那些重茬的弟兄,比亲兄弟还亲呢,打小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特别听从他母亲的教诲。

  原来如此,我过后一直在想:可能在古时候打仗拼杀,需要相互照顾,才定下这约束规定,一直流传到今天!这重茬兄弟,可没有在当地找相好的逍遥。我实在没法理解,败坏着他家的门风,拐带着他媳妇,竟然能像兄弟般同床同梦,而为了几块钱的得失,竟然也派上讹诈和重茬兄弟做用场,这到底是从那辈子传下来的习俗呀?爱不起!惹不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