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妻纪实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12-27 我要投稿

  盲人妻子和植物人丈夫的温馨小家

  2011年1月24日,江苏省张家港市凤凰镇金谷村一幢普通的二层小楼里,一名女子正在家里打扫卫生。她行动缓慢,不时用手摸摸墙壁,从吃完午饭一直忙到天黑,才把房子的每个角落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打扫完卫生,她走到一楼靠东的房间里,帮丈夫掖掖被子,摸摸他的额头。此时此刻,她的丈夫正在安静地睡觉。

  这名女子名叫陈利芳,今年45岁,是一个盲人;躺在床上的是她的丈夫,今年47岁,是一个植物人。听说记者要来采访,陈利芳提前一天开始收拾自家的房子。

  丈夫从2005年成为植物人以来,陈利芳六年如一日地照顾着他,他们的故事感动了苏州。2010年11月,陈利芳夫妇俩荣获“感动苏州”十大好夫妻提名。这是一对怎样的夫妻?这对夫妻身上究竟有哪些动人的故事?一个盲人,她是怎么照顾植物人丈夫的?带着种种疑惑与不解,1月25日,记者来到陈利芳家。

  走进房间,只见陈利芳端着一碗稀饭,扶着墙壁慢慢地走到床边坐下。她摸索着从碗里舀了一勺粥,凑到嘴边吹了吹,又用嘴唇试试温度,然后小心翼翼地喂进躺在床上的男人嘴里:“永清乖,吃饭了,来,张嘴,啊……”床上的男人面无表情,机械地张着嘴巴。

  趁着陈利芳喂饭的空隙,记者环顾了一下房间。房间里有两张床,吴永清躺在靠窗的这张单人床上,墙角摆放一台柜式空调,靠近房门口有一个立柜,柜子上放着一台电视机、一瓶大宝滋润霜、一盒纸巾以及两个茶杯。房间被整理得井井有条,地面也被打扫得一尘不染。

  永清成了我的“眼睛”

  说起来,陈利芳和吴永清原是青梅竹马。

  陈利芳家里姐妹多,吴永清家里兄弟多,两家都很贫穷。1990年,24岁的陈利芳在媒人的撮合下嫁给了吴永清,没有聘礼,没有仪式,甚至连现在住的这套房子也没有。那时候吴永清是村里的木匠,他早出晚归,终于在妻子怀孕期间建起了楼房。婚后的日子平静而幸福,尤其是在女儿降生以后,这个家充满了欢声笑语。

  天有不测风云。女儿3岁时,陈利芳突然觉得眼前经常有两个黑点在晃动,随后视力越来越差。1994年,陈利芳的双眼彻底失明了,被确诊为“视网膜色素变性”并发青光眼,这种疾病是世界难题,无法医治。

  “眼前好像永远是一团雾,什么都看不见,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陈利芳为了不给吴永清拖后腿,决定“先走一步”。一天晚上,趁丈夫睡下后,陈利芳喝下半瓶农药,然后一头扎进房后的水塘里。

  也许是上帝不愿意过早地收留陈利芳,她被好心的邻居救了上来。吴永清抱着妻子大哭:“利芳,你怎么那么傻啊,你怎么就想不开呢。我对你都没有放弃,你怎么能放弃呢?你走了,女儿怎么办?我们这个家怎么办?”

  “是啊,我走了,女儿怎么办?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就在那一刻,陈利芳决定要好好活下去。

  “从那时起,永清就成了我的‘眼睛’。”陈利芳说。每天早晨,吴永清都要早早起床做饭,伺候妻子吃完饭,他才出门干活;傍晚,他回家准备晚饭,吃完饭又给妻子端水洗脚……从这一天开始,吴永清把妻子陈利芳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伺候着。

  空闲的时候,吴永清经常搀着妻子在村子里散步,到邻居家串门、聊天,有时他还会带妻子去菜市场:“利芳,今天想吃什么?咱去买。”“利芳,当心点,前面有一个台阶。”“利芳,这是新鲜的黄瓜,你摸摸。”

  渐渐地,陈利芳适应了这种黑暗的生活,她不再焦急、发脾气,在吴永清的引导下,她还学会了扶着墙走路,学会了洗衣服,学会了淘米做饭……一次,陈利芳做饭的时候不小心被开水烫伤了手,吴永清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他抓着陈利芳的手,心疼地问:“利芳,还疼吗?以后烫着了要涂点牙膏,消肿的。”

  在陈利芳眼中,丈夫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但是他会把自己的爱表现在平时的点滴中。就是在这种琐碎的关怀下,陈利芳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丈夫对自己的好。在日复一日的平淡中,吴永清也成了陈利芳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过去我是永清的孩子,

  现在他是我的孩子

  时间一晃到了2005年。6月1日是女儿吴洁参加中考的时间,这一天,吴永清早早就出门做装修的活。他想早点把工作做完,晚上买点菜,给女儿做顿好吃的。

  中午时分,陈利芳正在家里做午饭,工友急匆匆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她说:“嫂子,快跟我走,永清被车撞了,人正往医院送……”

  住院期间,吴永清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陈利芳就在监护室外面一直守着。在交警大队的担保下,医院答应先救人后交钱,到年底的时候,已经花掉15万元,可吴永清还是处于昏迷状态。2006年1月,陈利芳把丈夫接回了家,此时的吴永清,成了完完全全的植物人。

  地没人种了,菜没人买了,经济来源也彻底断了,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可生活还得继续。从接丈夫回家那天开始,陈利芳就成了这个家庭新的顶梁柱。

  多少个夜晚,陈利芳总是哭累了睡,睡醒了继续哭。在记者面前,说起过去的那段艰辛,陈利芳如今已经可以笑着面对:“内心是苦的,更苦的是无处倾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想,一个幸福家庭变成这样,以后该怎么办。但我不能消沉下去,因为日子还要继续,永清还等着我照顾。”

  丈夫成了植物人,照顾他吃喝拉撒对于陈利芳这个盲人来说成了最大的挑战。为此,陈利芳把自己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

  她每天早晨7点起床,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帮丈夫翻身,帮他全身按摩半小时左右,然后烧早饭,南瓜粥、红薯粥、白粥,她尽可能地变换花样做;9点左右,丈夫吃好了,她自己才吃早饭;接下来淘米洗菜,准备午饭;12点左右,再次帮丈夫进行全身按摩,然后给丈夫喂饭;下午两点自己吃完午饭后烧开水给丈夫擦身子,洗衣服;接下来准备晚饭,然后喂饭、喂药,伺候他睡觉。

  对于每天时间的精准把握,陈利芳说完全是靠“听”新闻。没事的时候,她唯一的乐趣就是“听”新闻。她“听”电视只“听”三个台:上海台,专门用来掌握时间,一个小时报一次时间;江苏台,看情感和相亲的节目,每周的《非诚勿扰》是她必“听”的节目;另外一个就是苏州台,用来了解本地的新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