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盗的扫雪兽儿童故事

儿童故事 时间:2018-07-20 我要投稿

  缉盗的扫雪兽(1)

  明嘉靖年间,涿州府出了一个大盗,大盗的名字叫“血无痕”。血无痕飞檐走壁,来去无踪,更兼之他胆大妄为,在几天前的夜里,竟盗了涿州府的银库。涿州府的捕头卢天麟接到张府台缉捕的命令,哪敢怠慢,立即领着手下的捕快,几乎将涿州府翻了个底朝天,可是连大盗血无痕的影子都没找到。

  卢天麟的家就在府衙的旁边。这天午夜,卢天麟研究完案情,刚刚和衣睡下,就听州府的院内响起了“当当”的锣声,守夜的捕快大呼:“血无痕来盗张府台的官印了,不要放跑他!”

  卢天麟“嗖”的一声,从床上跳起,右手抄起朴刀,左手拿起了自己的成名暗器——流云弩,推门冲了出去。

  外面寒风凛冽,月光冰冷。就在府衙的房脊上,一身玄衣、黑纱蒙面的血无痕正和捕快们厮杀。

  眼看围堵血无痕的捕快就要顶不住了,卢天麟将流云弩举了起来。他的流云弩非比寻常,那是工部的巧匠花了六个月的时间,为他精心打造的,只要一按流云弩后面的机关,一次便可发出九支喂毒的小弩箭来。

  卢天麟将弩孔对准血无痕的后背,然后对着缉盗的捕快们大喝一声“闪开”。围攻血无痕的捕快们就好像潮水般“哗”一下急退,卢天麟则一按机括,“嗖嗖嗖”九支小弩箭就好像疾飞的燕子,直向血无痕的后心射了过去。血尤痕精明异常,他一边运用轻功躲避,一边挥动兵刃护住身体,转瞬间,七支弩箭被击落射空,可还是有两支弩箭射中了他的肩头和后背。

  血无痕身中弩箭,惨叫一声,仍然背着装有官印的包袱,箭似的蹿过了州府的院墙,直向城外逃去。

  卢天麟的弩箭可都是用冰蚕沙、雪蛤散以及百年的僵枯草浸泡过,这三种寒毒一旦行人血无痕的身体,半个时辰之后,血无痕必定血凝髓冻,四肢僵硬,彻底失去行动能力。

  卢天麟率领众捕快一路追赶,天亮的时候,他们沿着地上的血迹一直来到银盔山下。银盔山可是涿州第一大山,山顶终年冰雪覆盖。

  看血无痕逃进了银盔山,卢天麟兴奋得呵呵大笑。现在正值冬季,银盔山遍地都是厚厚的白雪,血无痕轻功再高,他在雪地上行走,都得留下脚印,顺着脚印,血无痕真的是难逃如来佛的手心了。

  缉盗的扫雪兽(2)

  卢天麟顺着血无痕留下的脚印往山里追,刚追出三五十丈,血无痕的脚印突然消失了。洁白如银的雪面上,除了鸟痕兽迹,根本找不到血无痕留下的半点痕迹。

  真要是追丢了即将擒获的大盗血无痕,卢天麟可就有天大的麻烦了。血无痕盗了州府大人的官印,卢天麟如果不能完璧归赵,州府大人还不得吃了他?卢天麟想了想,转头对手下命令道:“赶快去,把银盔山的地保找来!”

  银盔山的地保听说血无痕逃到了自己的地头,两条腿吓得只剩下拌蒜的份了。知道情况后,地保哆嗦着嘴唇说道:“银盔山地形复杂,想要擒住此贼,只有请关老三出马了!”

  关老三可是银盔山最有名的猎户,号称本地的山神爷。别说在山里寻个大活人,就是有人在山里失落了一根绣花针,关老三都能将其找出来。

  半个时辰后,头戴熊皮帽子的关老三就被地保领了过来。关老三今年六十多岁,身材魁梧,头发和胡须已经有一多半是斑白的颜色了。

  关老三脸上的皱纹深如刀刻,他听卢天麟讲完要求,点头说道:“想抓血无痕,必须先杀扫雪兽呀!”

  扫雪兽又叫白鼬,外形酷似黄鼠狼,为了适应生存的环境,它的毛色随季节变化,夏季毛多灰褐,冬季毛色雪白。冬季扫雪兽的皮毛防寒保暖,落雪即融,那可是千金难求的珍品。

  卢天麟听关老三说完,也不由得愣住了。擒拿血无痕怎么和猎杀扫雪兽扯上关系了?看着卢天麟狐疑的表情,关老三嘿嘿一笑道:“卢捕头,照我的话去做,保准你能找到血无痕!只不过,扫雪兽被猎杀后,兽皮可要归我呀!”

  第二天一大早,卢天麟领着手下的几十名捕快,手持长弓利箭,便随关老三埋伏在路边。

  这扫雪兽天生异象,长着一个特大的尾巴。冬天外出觅食的时候,扫雪兽一边往前走,一边摆动尾巴将雪面上留下的爪印扫去。看着扫雪兽一边走,一边扫雪掩埋自己爪印的谨慎模样,卢天麟这才知道关老三猎杀扫雪兽的真正目的。

  血无痕竞比扫雪兽还要狡猾,他逃进银盔山避难,为了避免雪地上的脚印暴露自己的行踪,他竟踩着扫雪兽出行觅食的爪迹前行。要知道扫雪兽每天外出觅食的路线都是固定的,血无痕踩出的脚印会被扫雪兽扫去。如果将银盔山中的扫雪兽猎捕干净,血无痕一旦出来寻找食物,他的足迹就无法掩盖,行踪必然会暴露无遗。

  可是卢天麟等人用箭一射扫雪兽他才知道,这扫雪兽身体灵活似鬼,奔跑起来竟比疾飞的箭都快。众人忙活了一早上,只射中了两只扫雪兽。银盔山至少也有一两百只扫雪兽,这要全部猎杀,得到何年何月呀?

  卢天麟一急之下,竟拿出了流云弩。流云弩的威力果然大,九支弩箭齐射,扫雪兽纷纷倒毙,鲜有能逃脱的。

  十天后,流云弩射杀了七八十只扫雪兽,流云弩里面的弩弦竟也“咚”的一声断掉了。就在卢天麟心疼得连连跺脚的时候,关老三指着雪地上的一行脚印,叫道:“卢捕头,脚印!”卢天麟低头看到雪地上的脚印,兴奋得就好像是嗅到了腥气的老猫,大声道:“血无痕,我看你今天往哪里逃!”

  捕快们恨透了血无痕,他们抽出朴刀,沿着脚印,一直来到一处断崖下的山洞。看着黑糊糊的洞口,卢天麟怪吼一声,领头第一个冲了进去。可是他还没走进去十步,就觉得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随着他的身体一趔趄,就听洞壁上“咚咚咚”一阵弓弦响,十几支毒箭齐射了出来。

  纵使卢天麟反应机敏,也被一支毒箭射中了胸口。众捕快救出卢天麟,然后冲到洞底,却发现洞中空无一人,他们很显然中汁了!

  缉盗的扫雪兽(3)

  卢天麟身中毒箭,昏迷不醒,被捕快们抬回州府治伤。虽然州府的官兵和捕快们没有放松对银盔山的搜索,可是他们连搜了一个月,还是没有找到血无痕的踪影。

  冬去春来,积雪渐融。这天一大早,关老三要出门去打猎,他刚刚推开柴扉,就发现脸色苍白的卢天麟立在门外。卢天麟用一把雪亮的朴刀顶在关老三的胸口上,关老三被卢天麟逼回了自己的屋子。

  关老三诧异地问道:“卢捕头,您身上的箭毒排清了吗?”

  卢天麟并不回答,指着挂在墙壁上的兽皮,问道:“那七八十张扫雪兽的兽皮现在哪里?”

  关老三眨巴了几下眼睛,回道:“我将兽皮都藏在屋后的山洞里了!”

  卢天麟领人冲进了不远处的石洞,只见洞内的石地上,扫雪兽的兽皮被整齐地堆放在一起,看那铺开的模样,这堆皮子一定是被人当作了床铺。再看洞中所藏的腊肉、咸菜等食物,也都被人吃光了。

  卢天麟翻动地上扫雪兽的兽皮,只听“当啷”一声,两支小小的弩箭滚落到了地上,兽皮下还有张府台的官印。小弩箭就是卢天麟射在血无痕身上的,血无痕一定在这里疗过伤,他将洞里能吃的食物吃完后,躲到了别的地方。

  卢天麟真不愧是涿州府第一捕头,他心思缜密——血无痕身中寒毒,如果没有解药,发作起来经脉寒凝,血液止流,他的性命必然难保。在银盔山中,只有一样东西能对付这种寒毒,那就是扫雪兽极为保暖的兽皮。

  这就是卢天麟顺藤摸瓜,最后找到秘密石洞的原因。

  关老三的秘密石洞住过血无痕,他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卢天麟看着满头是汗的关老三,冷笑一声说道:“关老三,只要你将功赎罪,帮助本捕头抓住血无痕,石洞中的一切,本捕头就当没有看到。否则,你就只能到官府的黑牢中待上一辈子了!”

  关老三虽然号称银盔山的山神爷,可是血无痕比他这个山神爷还要精,叫他去一抓血无痕,这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呀!

  关老三为难地道:“卢捕头,您这也太叫我为难了!”

  卢天麟一听关老三拒绝,气得用捕快手上的铁链子把他锁上了。关老三被逼到了绝路,他忽然一拍脑袋叫道:“我有招了!”

  关老三先蹲在地上数了一遍扫雪兽的兽皮,一查竟然少了二三十张,不用想,这些兽皮一定是被血无痕拿去当保暖的衣服了。想要找到血无痕,还得依靠这些扫雪兽的兽皮。现在天气渐暖,地上的积雪渐渐融化,想用查脚印的办法找到血无痕的踪迹,已经不好使了。

  可是关老三却有他自己的方法。扫雪兽以老林子里的老鼠为食,有扫雪兽出没的地方,老鼠就会望风而逃。血无痕用扫雪兽的兽皮当衣服,身上会有扫雪兽浓烈的气味,那么他隐身的周围一定不会再有老鼠了。

  如果叫捕快们查看一个地方是否有老鼠活动,他们自然没有那份眼力,但关老三却看得出来。卢天麟听关老三说完,大声吼道:“还不赶快去找!”

  关老三领着捕快找了三天。这天傍晚,他来到了银盔山最为险峻的虎头崖上。看罢虎头崖上遍生的黑松,关老三点了点头,对卢天麟说道:“您看,这黑松树身上的鼠洞刚蒙上一层蜘蛛网,这说明树洞里的老鼠最近搬了家,不用想,血无痕一定躲在附近!”卢天麟吩咐手下用心搜查,很快,一个捕快高叫道:“卢捕头,这有一个山洞!”

  这次卢天麟不再贸然进洞了,他命人先找来一堆柴火架在洞口,然后点燃将浓烟往洞里吹。

  卢天麟刚刚命令手下将弓箭对准洞口,就听洞中“嗷嗷嗷”一声怪吼,竟冲出来两只大狗熊。这两只大狗熊体重都超过了千斤,它们龇着雪白的獠牙,高举着巨掌,恶狠狠地向捕快们扑了过来。二十多个捕快吓得落荒而逃。可是山路崎岖,只逃脱了七八个,剩下的不是被狗熊拍死,就是落崖身亡。卢天麟和关老三一起坠落了虎头崖。当卢天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跌落在崖下的枯叶上,侥幸保住了性命。关老三就躺在他的身边,痛得“哼哼”直叫。

  卢天麟踉跄着站起,抄起掉在身边的朴刀,然后用锋利的刀尖指着关老三,恶狠狠地说道:“关老三,你太阴险了,我要杀了你!”关老三看着卢天麟,冷笑道:“臭捕头,你助纣为虐,帮着府台张坏人做坏事,没把你摔死,真是老天不长眼睛!”卢天麟叫道:“关老三,本捕头奉命办事,你怎么说我是助纣为虐?”关老三骂道:“张坏人收的苛捐杂税多如牛毛,血无痕大侠为了替百姓们出气,千辛万苦盗出了张坏人的官印,可你却用流云弩射伤了他……涿州府的百姓都说你是那张坏人的鹰犬!”

  卢天麟正吃惊的时候,就听背后传来了一阵冷笑。卢天麟回头,发现一个身体?肖瘦、脸色铁青的年轻人站在他的身后。

  那个脸色铁青的年轻人手里拿着秋月刀,刀尖正指着他的后心。卢天麟惊讶地道:“你……你就是大盗血无痕?”

  关老三冷笑道:“他是血无痕不假,可他是大侠,不是大盗!”

  涿州知府横征暴敛,贪赃枉法,血无痕劫富济贫,夜盗银库干的都是大好事呀!

  关老三明着是帮卢天麟,其实他暗中却在帮助血无痕。他射杀扫雪兽的目的有两点:一是剥下兽皮让血无痕抵抗寒毒;二是流云弩经过频繁使用,一定会毁损。卢天麟没有了流云弩,就没有制住血无痕的杀手锏了。接着,关老三用石洞中的毒箭射伤了卢天麟。

  血无痕一直躲在关老三的秘密石洞中疗伤,那天他外出寻找食物,才侥幸躲过卢天麟的魔爪。血无痕在扫雪兽皮的帮助下,终于将大部分寒毒逼出了体外,他的武功虽然没有全部恢复,行动已无大碍、

  今天,关老三义借助狗熊的力量来算计卢天麟。卢天麟听关老三说完,只觉得头晕目眩,竟“扑通”一声坐倒在地上。他一心捕盗,却没想到是在为虎作伥。卢天麟总觉得自己是个好捕头,不承想却沦落成了涿州百姓眼中的鹰犬。卢天麟仰天叫道:“这世间以后再也没有卢天麟,就叫那个为虎作伥的捕头死掉吧!”

  一个月后,涿州府又多了一个名叫卢恨天的大盗。卢恨天和血无痕一起,劫富济贫,为涿州府的百姓做了很多好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