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特别的鬼故事

鬼故事 时间:2017-07-10 我要投稿

  你知道有什么比较特别的鬼故事吗?下面是小编整理的比较特别的鬼故事,欢迎阅读。

  咒爱【1】

  童颜心情不好,原因是被好友周洁硬拉去算命,她本不信鬼神宿命之说。可这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说得有根有据,说她最近会为婚姻烦恼。

  她笑着摇头说:“这你可说错了,我老公是个非常安分的男人,5点下班,5点30分准时到家,绝不会因为公事而耽误回家,就算有重要的事情也要先打电话回家请示我一声,才出去应酬。”

  老者捋着胡子一笑道:“你老公很英俊是不是。”

  童颜点点头。

  老者继续说道:“他事业有成是不是?”

  童颜继续点点头。

  老者狡黠的一笑道:“信不信由你,这其中的玄机只有你自己能参透。”说完老者便做出送客的手势,而且对她们分文未收。

  回家童颜一直琢磨着老者的话,参不透里面有什么玄机。难道丈夫有了外遇自己被蒙在鼓里?越是这么想越是发现老公看自己的眼神没有以前那种激情,连以前最爱的房事也变成了一种机械是的敷衍。

  这一日,老公打来电话说晚上加班。童颜放下电话后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脑海里老是徘徊着老公和别的女人上床亲热的镜头。

  到了晚上9点,老公依旧没有回来。童颜坐不住了,她穿上大衣,直奔老公公司而去,走得匆忙,没注意一辆急速的车冲她狂奔而来。

  一声惨叫后,童颜躺在了血泊里,她用尽最后力量抬起头看了一眼开车撞自己的人,她浑身一颤,这人竟是那么熟悉……紧接着她感觉自己的灵魂正一点点脱离自己的身体……

  昭然几乎悲痛欲绝,他失去了最爱的妻子。他不明白妻子大晚上的出门干什么?撞妻子的车逃逸了,他几乎疯狂地找遍了全市的车,其实就算被他找到,他都不知道那辆是曾经从她妻子身上斩过的车,他只是用这种方法来缓解内心的痛楚……

  一阵开门声后,周洁推门进来。她放下手里提着的两大包食物之后,扎上围巾开始收拾屋子,收拾完屋子一头钻进了厨房,不一会厨房里就散发扑鼻的饭香。可这味道诱惑不了昭然,他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像座雕像,周洁悄悄走到他身边,拉着他的手说:“吃饭吧!童颜要是看见你这样会心疼的。”

  昭然像个孩子被周洁拉到饭桌前,可他只是坐着并不吃饭。周洁无奈,只好拿着小勺一点点喂他吃饭,哄着他的样子,就是照顾自己的孩子。

  时间一天天过去,昭然心里的痛也逐渐减轻。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身边正站着一位端着盘土豆丝女人,不漂亮,但是有一双宛如秋水的眼睛。他突然一激动,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不久周洁怀孕了,昭然和周洁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婚后周洁不知道是因为怀孕的关系,还是什么,反正是吃什么吐什么,人虚弱的几乎站不起来。昭然只好请假在家照顾着她。

  早上,昭然为周洁准备了白米粥、火腿、牛奶,还有水煮鸡蛋。可是周洁看了后毫无食欲,推开碗说要吃豆浆油条。昭然急忙去买,买回来周洁刚吃一口,就跑的卫生间大吐特吐。吐完她虚弱的蹲在地上直哭。昭然怜惜地摸着她的头发说:“要不把孩子做下去吧!这样下去怎么行?”

  周洁摇摇头,摸着微微鼓起的腹部说:“他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我决不能做掉他。”

  昭然只好把她抱回卧室,周洁躺在床上,突然感觉腹部一阵剧痛。像是里面的婴儿想要撕破肚皮出来一样,她忍不住尖叫出声,昭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紧紧抓住她的手紧张的问:“怎么了?怎么了?”

  周洁疼的满脸是汗,她指着腹部说不出话来。

比较特别的鬼故事

  昭然掀开被子,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只见周洁的腹部胀的像个皮球,而且还在继续胀大,衣服不堪负重嗤嗤的被裂开了。

  突然砰地一声,她的肚子裂开了,一只小手从她肚子里伸了出来……

  昭然吓得妈呀一声,昏死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昭然醒了过来。他看见满床都是鲜血,周洁腹部四分五裂的开了一个大洞。一个婴儿蹲在周洁的身边,正在她腹部抓住血水往嘴里送。

  昭然悄悄地往后挪动了一下身子,婴儿立马抬起了头。那张脸昭然再熟悉也不过了,竟是死去妻子的脸。昭然一激动跑过抓住婴儿说:“童颜,是你。是你杀了我的妻子和孩子,你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害我们?”

  婴儿嘻嘻笑着,血从她嘴角汩汩流出,犹如鬼魅。昭然怒了,他使劲举起婴儿往地上摔去……只听一声惨叫,昭然见刚才自己摔在地上的婴儿变了,变成了周洁。

  周洁被摔的差点昏过去,只感觉一股热流顺着小腿流了出来,她惊呆了。

  昭然愣愣地站在周洁身边,看着周洁两腿之间的血越聚越多,他突然清醒过来,扑过去抱起周洁撒腿向医院跑去。

  到了医院,周洁已经奄奄一息,医生摇摇头说了句准备后事吧!

  昭然彻底傻了,抓住周洁的手哭喊着说:“洁!不要,请不要死。”

  周洁慢慢的睁开眼睛,微微一笑道:“老公!你爱她还是爱我?”

  昭然一愣道:“你说什么?”

  周洁的声音突然变成了童颜的声音,而且非常清晰地说道:“你爱周洁还是爱我?”

  昭然大惊道:“你……你……你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争风吃醋害死你的好朋友周洁,你知道你生前我对你并无二心,你死后周洁对我百般照顾,我感动她对我的真情才娶了她。可我真正爱过的人只有你,只有你一个。求你放过周洁吧!她没有错。”说完昭然呜呜地哭了。

  “哈哈……”童颜发出一连串冷笑,接着她说道:“那么你可知道谁开车撞死我了?”

  昭然听完猛然抬头说道:“是谁?我一定替你报仇。”

  童颜惨烈地一笑道:“她……就是周洁……”说完,突然一股鲜血在她嘴里喷出,再一看人已经没了气息。

  昭然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周洁,他的脑袋里一片混乱。浑身瑟瑟发抖,怎么也难以想象她竟然为了得到自己残忍地杀害自己最好的朋友。

  昭然突然哈哈大笑起了,左手右手同时做出搂人的姿势,然后说对着空气说:“童颜我的爱妻,周洁我的爱妻,咱们一块走。”说着他煞有其事的走出了医院大门。

  后来人们再也没见过昭然,有人说他疯了,有人说他死了,反正从此他再也没出现过。

  凶婴【2】

  邻居家前面的厢房新般进来一对年轻夫妇,他们经常挽着手出出进进,令人羡慕。

  一日,邻居愁眉苦脸来找父亲,说新租客几天不见露面,厢房里的窗帘挡得严严实实的,似乎有些不对劲。

  父亲主张报警,邻居说:“大哥,你和我一起敲门看看吧!也许人家小两口这几天没在家。”

  父亲点头应允,我也好奇地跟过去看热闹。门被敲得咚咚直响,门里一点声音都没有,父亲和邻居脸色微变,最后找来了包片民警,一起打开了门。一阵恶臭扑面而来,几乎把开门的民警熏个跟头。

  父亲和邻居向里张望了一下,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我伸伸头,父亲一把把我拉到边上,大喝一声:“回家去。”

  我缩缩脖跑回了家里,然后躲在窗台向这边张望。不一会警车和120都到了,邻居家的小院挤满了人,我踮着脚伸长脖子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不久父亲回来了,脸色白得吓人,一进屋就冲进厨房,倒了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我心惶惶地走到父亲身边问:“爸!咋的了。”

  父亲横了我一眼说:“小孩子别打听。”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阵惊叫声。我急忙趴到窗口去看。只见看热闹的人逃一样四下散开,警察抬着那一男一女的尸体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瞧着心惊,一眨不眨地盯着尸体。突然我瞧见女人的头轻轻动了一下,眼睛微微张开一点,目光直直地向我盯了一下,我吓得妈呀一声摔倒在地。

  父亲把我扶起来,我再也不敢向外看去。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女人向我哭诉,她死得冤屈是他男人承受不住生活的压力,在他们吃的晚饭里下了毒药,她说肚子里的孩子死得更怨,说着她从自己的肚子里拽出一个巴掌大的婴儿,婴儿一落地,快速向我爬过来,我惊叫着,双手挥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