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与蜘蛛睡前故事

睡前故事 时间:2018-06-02 我要投稿

  在古罗马的迈俄尼亚,有一位心灵手巧的姑娘,名叫阿拉克涅。她的父亲是洗染高手,母亲是一位纺织巧匠。从阿尔克涅刚会走路起,便看 着母亲的织机上是怎样一寸寸“长”出美丽的织品来。阿拉克涅常常忘了玩耍,眨着蔚蓝色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母亲的双手,猜测着这 双修长、灵敏的手怎样织出开满鲜花或奔跳着小鹿、小兔的挂毯。年龄稍大一点,母亲便教她纺织了。阿拉克涅聪明极了,她学得很快,到了 后来,她的织品连母亲都感到惊讶。

  阿拉克涅十岁那年,母亲患病死了。父女俩相依为命,靠给人染织布料为生。父亲技艺高超,他能染出彩虹一般美丽的毛线,阿拉克涅就用 父亲染好的毛线织出不同颜色、不同式样的精美挂毯、地毯和衣料。她织出的东西又好看、又结实耐用,有一种难以言传的美,人人都争着购 买阿拉克涅的纺织品,那些衣料啊,挂毯、地毯啊,常常是还没有拿到集市上,就被抢购一空了。

  天上的仙女们得知人间有这样一位巧姑娘,纷纷下凡来,想亲眼目睹阿拉克涅的佳作。谁知这一看,竟使仙女们眼界大开,她们万万没有料 到,人世上竟有这样巧手的姑娘,有这样精美绝伦的织品!仙女们挤在一处,叽叽喳喳地议论着,羡慕不已,兴奋异常。可是当她们终于记起 这些织品的创造者,转过脸去看那姑娘时,不由得张大了嘴巴,又一次惊呆了:“呀!阿拉克涅纺织的动作优美得就象舞蹈!”

  瞧,她坐在一大堆雪白的羊毛中间,就像一位神女乘着白云在飞翔!她左手指捻动纺绽,右手往纺车上添加白云般的羊毛,纤巧的手指上, 宛如无数个精灵在欢快地跳来跳去。不一会儿,大堆大堆的羊毛就纺成了毛线。手艺高超的父亲接过毛线,转眼之间,已把成捆的毛线染上了 七彩的颜色,晾干后,又堆在了阿拉克涅的织机旁边。阿拉克涅开动织机,思索片刻,飞快地把一捆捆毛线织成一件件美妙的成品。

  仙女们看着,赞美着,羡慕着,忘记了时间,当她们飞回天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打那以后,林中的仙女,河里的仙女,也都常常离开她们居住的葡萄园或者自己的河流,挤在姑娘窗台上,看她纺织。她们也和天上的仙女 一样,流连忘返。

  “阿拉克涅的纺织技艺世界第一!”这消息像长了翅膀,越传越远,最后传到天上的女战神弥涅瓦耳中,惹得她很不高兴。

  原来,在天神当中,最聪慧灵巧的,就要数女战神弥涅瓦了。虽然她是叱咤风云的战争之神,可做起纺线编织的手工来,是谁也比不上的, 众神常常不惜使用最美妙的言词夸奖她。现在,听到仙女们啧啧不已地赞美阿拉克涅,她的面子可受不了。想来想去,她觉得只有让阿拉克涅 承认手艺是跟女战神学来的,这样才能挽回自己的荣誉。于是,弥涅瓦变成一个满脸皱纹、头发灰白的老太婆,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来到阿 拉克涅家。她站在门口,对正在忙碌的纺织姑娘说:

  “嗯,你的确织得不错,但你得对女神恭敬些。去,向弥涅瓦赔个不是,请她原谅你对她的不敬!”

  “女战神当然纺织得好,”阿拉克涅看看这陌生的老太婆,不卑不亢地回答:“我并没有说她织得不好。而我的手艺确是父母传授的,不是 向弥涅瓦学来的,她没理由说我对她不敬。如果她肯来这儿,我们可以当场比一比。”

  “我就是女战神!”老太婆说道,她立即恢复了头戴战盔,身着铠甲的原形,手上的拐杖则变成了金光闪烁的长矛。围观的人大吃一惊,纷 纷跪拜在地,不敢仰视。只有阿拉克涅毫不慌张,她抬起娇嫩的脸儿,冲弥涅瓦笑笑,手中仍在捻动纺锭,继续纺线。弥涅瓦看看姑娘,又看 看众人,怒冲冲地喊道:

  “抬织机来!比赛!”

  比赛开始了,各色各样的毛线堆成了两座小山。阿拉克涅和弥涅瓦坐在两台织机旁,全神贯注地织了起来。周围聚集着黑压压的人群,却静 极了,人们屏住呼吸,看着这场人与神的竞赛。织机响着,两双巧手下面,银梭像翩翩起舞的仙鹤,一缕缕彩色的毛线流入了织机。不多一会 儿,俩人都织好了。女战神弥涅瓦高傲地扬扬眉毛,举起了手中的挂毯。人们围观着女战神的作品,惊奇地睁大眼睛,又钦佩、又畏惧,低声 地赞叹着、议论着,小心冀冀地挑选最好的词汇来颂扬这幅作品,生怕惹这位聪颖而有威严的女神不高兴。弥涅瓦听够了人们的溢美之词,才 说:

  “阿拉克涅呢?拿你的来比比吧!

  随着阿拉克涅展开她的作品,大家立刻忘记了弥涅瓦的存在,禁不住大声喝起彩来:

  “啊!太美了!太好了!”

  “这才叫精美绝伦!”

  “阿拉克涅!阿拉克涅!赛过天神的阿拉克涅!”

  人们脸上流露出发自内心的、由衷的赞叹之情。他们笑着,赞美着,为阿拉克涅感到自豪。

  得意的笑容从弥涅瓦那漂亮的面孔上倏然而逝,她气得脸色铁青,一下子跳起来,抢过阿拉克涅的挂毯,三下两下撕成碎片,往地下狠狠一 摔,又拿起梭子在阿拉克涅头上使劲敲了几下。阿拉克涅美丽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蓝色的大眼睛溢满了泪水,她愤怒地盯住弥涅瓦,嘴唇哆 嗦着说道:

  “你,你,你欺人太甚!”

  说罢,她抓起一根捆毛线的绳子,拴在高高的织机上,把自己吊死了。弥涅瓦见事情闹成这样,觉得很尴尬,讪讪地说:

  “这又何必呢?”她上前把阿拉克涅解了下来,又对她吹了几口气,让阿拉克涅复活。阿拉克涅虽然活过来,但仍在昏迷之中。弥涅瓦转身 走开,去地府的恶神那里要来了毒草的汁液。她把毒液洒在阿拉克涅身上,说道:

  “你这个坏姑娘,想一死了之,没那么容易!我不让你死,我要让你活着受罪。我要你变成蜘蛛,永远悬在空中,而且要让你的后代们世世 代代这样生活,得不到片刻休息,没有任何保障。”说完,弥涅瓦回天上去了。

  阿拉克涅醒过来了。她那秀美的头发脱落了,耳朵、鼻子没有了,纤长的手指变成了腿,身体的其余部分,变成了又圆又大的肚子。她完全 变成蜘蛛了,从此无休止地织呀,织呀……

  几千年过去了,弥涅瓦的神庙破败了,坍塌了,变成了废墟。在废墟附近,生长在大自然中的树木却郁郁葱葱,更加茂盛。无数棵树上,无 数个蜘蛛仍在织呀织,它们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生命,编织着一幅幅精美绝伦的挂毯,直到世界末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