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香枕头睡前故事

睡前故事 时间:2018-09-14 我要投稿

  过几天天气:清晨,天边亮起一片淡淡的紫红,我以为要出太阳了。不一会儿,却刮起了北风,太阳不知被吹到什么地方去了。

  虎皮猫在裴帆哥哥的宠物医院里了三天的治疗。裴帆哥哥给她做了全面的体检,检查的如果表明,虎皮猫的病因是营养不均衡。于是,裴帆哥哥给她输了三天的营养液。然后,马小跳和杜真子把虎皮猫又送回了秘密山洞。

  虎皮猫的身体好了,情绪却一点儿也没见好。从早到晚,她除了睡觉,就是闷闷不乐地待到山洞里。我费尽心思,想让她高兴起来,可她还不郁郁寡欢。

  “宝贝儿,我给你讲个笑话,好吗?”

  “我不想听。”

  “可是,你以前最爱听我讲笑话。”

  “我现在不想听!”虎皮猫突然暴跳如雷,“你离我远一点儿!”

  这还是以前那只性格温柔、举止优雅的虎皮猫吗?如今的虎皮猫和以前的虎皮猫,真是判若两猫。最让我伤心的是,她还让我离她远一点儿。难道她已经不爱我了吗?

  我必须到山洞外面去散散心,不然我会郁闷死。

  我漫无目的地公园里走着,不知不觉地来到了梅园。朱红的圆门仍然紧闭着,我有一种预感——老老鼠就在梅园里。也许,就是这种潜意识指引我到这里来的。

  我爬到墙头上往里一瞧,老老鼠果然在园子里。他正在铺满梅花瓣的地上忙来忙去。他究竟在干什么呢?

  我从墙头上跳进梅园里,老老鼠地一回头:“咳,原来是你!吓了我一大跳。”

  “你在干什么呢?”

  “你来得正好!”老老鼠拖来一个小布袋,“你快来帮我撑开布袋口。”

  我用嘴叼着小布袋的一角,布袋口张开了,老老鼠将拢成一堆的蜡梅花瓣刨进小布袋里,不一会儿,小布袋便成了一个小枕头。

  “看见没有?香香的枕头!”老老鼠用两只前爪拍拍他的小枕头,“你快躺下来感受感受!”

  我躺下来,老老鼠把装满蜡梅花瓣的小枕头在我的脑袋下面。我闭上眼睛,一缕幽香如轻烟缭绕,让我觉得犹如身临仙境。我不得不佩服老老鼠,他可真会享受。

  老老鼠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说:“枕着这么香的枕头,我做的梦也肯定会是香的。”

  “你只说对了一半。”老老鼠说,“这花瓣香枕头的最美妙之处,在于睡在上面能够养心。”

  “养心?”

  老老鼠的年纪越来越大,他说的话也越来越深刻,越来越玄乎。

  “我来给你讲讲什么叫养心。”老老鼠向来好为猫师,“养心就是让心有‘三静’。过日子能过得心安静、心平静、心清静,才算过上好日子。”

  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我记起不久前,老老鼠在吃一块烤地瓜皮时对我说过的那番话。

  “以前,你不是说,一日三餐,早餐有豆浆喝,午餐有骨头啃,晚餐在地瓜吃,就算过上好日子了吗?”

  “以前,我说的那是低层次的好日子,现在,我说的是高层次的好日子。”老老鼠紧接着便把话题一转,“我说,笑猫老弟,今天又没出太阳,你不在山洞里守着虎皮猫,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虎皮猫变了,她已经不是原来的虎皮猫了。”我懊恼极了,“她让我离她远一点儿,所以我不到这儿来了。”

  “我就说嘛,”老老鼠一副先知先觉的样子,“你总是在的时候忘记我,在不开心的时候想起我。”

  “你说,虎皮猫是不是讨厌我了?”

  “笑猫老弟,你到底还是年轻啊!”老老鼠以过来人的口吻说道,“你知不知道,虎皮猫就要生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半信半疑,“你不是说,以前那些母老鼠生小老鼠时,你都没管过她们吗?”

  “没管过,不等于没见过。”老老鼠说,“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在分娩之前,都会有些焦躁、不安、忧郁,甚至易怒。这就是人类常说的‘产前综合症’。当然,有表现明显的,也有表现不明显的。虎皮猫就是属于表现明显的。”

  不管老老鼠说得有没有道理,我都愿意相信他所说的。我的虎皮猫,还是原来的虎皮猫,她并没有讨厌我,也不有不爱我,她只是快生小猫了。

  我急着回到虎皮猫的身边。

  “等一等!”老老鼠把花瓣香枕头挂在我的脖子上,“让你的虎皮猫睡在上面,安安静静、平平静静、清清静静地养养心,然后顺顺利利地把小猫生下来。”

  我喜出望外:“你真舍得送给我?”

  “为朋友,我一贯掏心掏肺,两肋插刀。不要说一个小小的花瓣香枕头,就是···”

  老老鼠豪情万丈地一路说下去,沉浸在自己滔滔不绝的抒情中。我趁机带着花瓣香枕头你逆风离开了。

  回到山洞,我刚走近虎皮猫的暖房,虎皮猫便咆哮起来:“走开!我心里好烦!”

  “宝贝儿,我给你带回来一样好东西。”

  我把花瓣香枕头垫在虎皮猫的脑袋下面,游丝般的暗香环绕着虎皮猫,她渐渐安静下来了,她的目光里又有了从前的温柔。

  “宝贝儿,你闭上眼睛。”

  虎皮猫听话地闭上眼睛。不一会儿,我便听见她均匀地呼吸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