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天换日童话故事

童话故事 时间:2018-09-27 我要投稿

  一天,杭州西湖畔惠因寺前,来了一主四仆五个人,为首的主人看上去服饰鲜丽,极有气派,帽上缀着熠熠生辉的“祖母绿”,手上戴着炫人眼目的嵌玉戒。寺里的住持法印和尚断定此人不是寻常游客,就格外殷勤地亲自陪着,请他观览全寺。

  宾主边走边聊,尽管因年久失修,惠因寺如今已破旧不堪,可这个客人对寺里的一殿一阁、一龛一佛却看得非常仔细,问得十分周详。法印和尚奇怪他为何对惠因寺有这般兴趣,他神色庄重地说了这么一件事。

  偷天换日。原来不久前,这位客人做了一个梦,梦见韦驮尊神为他导游西湖,游到一处破旧寺庙时,韦驮尊神十分恳切地叮嘱他说:“你若能出资修复此庙,必当享受无量之福。”于是梦醒后,这位客人就带着仆人打点行装出发,天天四出寻找梦中所见寺庙,已经奔波十多天了,不想今日来到西湖畔的惠因寺,看到的一切竟如梦中所见。

  法印和尚一听客人这番话,真是惊喜不已:“这么说,施主是来出资修缮本寺的?”看到客人点头,他又迫不及待地追问,“那施主打算何时动工呢?”

  客人想了想,说:“动工之事,只在迟早,大师尽管放心。只是我们这次出来,只带了盘缠,不曾带得银票,施工所用是个大数,容当估算之后,过些时日备齐了再来。”

  法印和尚修寺心切,一听不能马上动工,不免有些失望,所以张了张口,没有吱声。

  跟在客人身后一个叫袁三的仆人看出端倪,立刻凑上来对他主人说:“少爷,小的倒有个主意。少爷的同乡张老爷,不正在海宁当县令吗?不如少爷先从他那里暂借一笔,再让小的回去取了来还张老爷,这样,既能早日开工,又省了少爷往返跋涉之苦。”

  不想客人却连连摇头:“张老爷为人小气,他手里的银子不好借。”

  袁三说:“少爷,好借不好借,让小的跑一趟试试,反正路不算远,说不定真能借来呢?”

  客人沉吟片刻,说:“那也好,试试就试试吧。”

  法印和尚一听可高兴了,立刻让小和尚们打扫出几间敞亮房子,请施主下榻。小和尚们见四个仆人一直围着他们主人前呼后拥,随身行李又是四只华美的樟木大箱,便好奇地打听主人底细。这才得知主人姓袁,江苏六合人,多年宦游云南,官居滇南司马,如今离任在家;袁家老太爷先前是扬州的大盐商,袁家在当地可谓富甲一方,茶楼酒肆不提,光是名下的当铺就有二十多处;至于田亩,每逢秋收时节,袁家单是派下去收租的就有四五十人。仆人的一番介绍,说得小和尚们连连咋舌。

  再说袁司马在客房安顿下来后,便取出两锭大银交给管事的和尚,说是聊作他们一行的食宿之资;随后他就给张老爷写信,交给袁三,让他速去海宁借银;接着,又让法印和尚请来匠人,估算修寺费用。一听修寺大约需要六千两银子,袁司马笑了:“我原以为总得万余两银子哩,不想这么点儿就能把事情办成。”

  几天后,袁三回来了,禀告袁司马说:“张老爷正在办海塘工程,忙得很,他说本不该管这闲事,但看在和少爷是同乡的份上,就让小的带回五百两银子。小的已经给张老爷打了字据,现将银子呈上,请少爷过目。”

  袁司马一听,不由嘀咕道:“果不出我所料,他就这么小气。”他一边说,一边让袁三将五百两银子全部交给法印和尚,说:“大师,那就请先用这银子备料开工,余下的五千五百两,我立刻就派人回去取,误不了事儿。”

  法印和尚见袁司马办事利索,于是就抓紧时间招募工匠先行开了工。最先动工的是大雄宝殿,瓦顶、墙面、门窗乃至供桌,都依次修整,恢复至原状。

  袁司马十分勤谨,每天必到现场坐镇。半个月后,大殿将要修复竣工时,袁司马对法印和尚说:“殿内诸佛虽然都是金相,但毕竟年久岁长,袁某既然承修,就得修个完善,我想把这些佛像全部改为全身贴金,不知大师意下如何?”

  法印和尚一听,惊得目瞪口呆:若要给殿内这些大佛全身贴金,仅此一项就要增加二千余两银子哪!他不由双手合十,嘴里连连念叨:“袁司马,你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啊!”

  法印当即召集众和尚商量,想从杭州城里雇用贴金匠。袁司马的一个仆人在一旁听到了,插嘴说,他有个表兄是这一行的贴金高手,现在在湖州干活,如果需要,把他找来就是。众和尚一听齐声称好。于是几天后,那仆人的表兄便带了五六个贴金匠赶到惠因寺。因为是表弟介绍的活儿,这伙匠人说干就干,气也没喘就立刻动手,清洗佛像,刮磨旧金。

  没几天,刮磨旧金的活儿完工了,可就在要给佛像重新贴金的节骨眼上,麻烦突然来了!

  这天大清早,有个人跌跌撞撞跑进寺里,说他从六合赶来,是袁家仆人,见了袁司马劈头就喊:“少爷,大事不好,太夫人忽然中风,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少夫人让你快快回去。”

  袁司马一听大惊:“这可如何是好?”

  顿了顿,他忽然像想起了什么,问来人:“我派袁三回去取银子已经五六天了,他怎么不和你一起来?”

  仆人答:“家中得信后,就按数从永昌号支出银子,还让镖船护送袁三一路而来。太夫人中风是在袁三出发的第二天,因为情急,小的昼夜旱路奔马而来,自然要比袁三的船快。不过小的估摸,袁三这会儿也该快到了。”

  袁司马听罢,想了想,就对法印和尚说:“大师,实在抱歉,老母突然得病,我做儿子的不能不赶回去尽孝。这样,我留下两个仆人在这里照应,袁三来了之后,除还海宁张老爷五百两银子外,其余部分请大师一并收下,如果到时候还不够,我一定负责到底,大师尽管放心。等老母病情稍有好转,我立马就会回来,无论如何也会对修寺工程善始善终。”

  法印和尚见袁司马将一应事情安排得妥妥帖帖,不禁连连点头称是:“袁司马如此费心,老衲心领了。老衲祝袁司马一路顺风,令堂前代为请安。”

  就这样,袁司马带上仆人策马而去,留下的那两个就在寺里等着袁三拿银子来。可谁知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袁三的影儿,法印和尚很惶惑,两个仆人也慌了,想起报信人说过袁三是由镖船护送来的,他们这天给法印和尚打了个招呼,便去码头看看。可不料这两人一去五六天也不见了踪影。更让法印和尚吃惊的是,就连在寺里干活的那几个贴金匠,也不知什么时候竟跑得一个不剩。

  难道这些贴金匠连工钱都不要了?这一来,法印和尚就觉得不对了,立即吩咐查看袁司马和他仆人的客房,这才发现那两只樟木大箱虽然还在,但箱内已空无一物。法印和尚急得连连跺脚,又立刻派人去江苏六合暗访,原来六合城里确有袁家,袁家也确有一人为滇南司马,只是这司马一直在任上,并不曾回家养亲,而且袁家父母早已亡故,何谈富甲一方?

  如此说来,这施舍修寺的袁某其实是个假冒的家伙。然而,他为何要搞这鬼名堂呢?法印和尚糊涂了。眼下再要为佛贴金已不可能,哪来这么多银子啊?法印和尚想来想去,只好用油饰彩绘的办法来收拾残局,于是就派人又从杭州城里去请来工匠。

  那些工匠来到寺里,听法印和尚把前前后后事情一讲,当即就凑近佛像细看。不想这一看,他们竟失声大叫起来:“嘿,你们上大当啦!”

  法印和尚急问:“此话怎讲?”

  工匠们说:“你们看,这些佛像原本全身鎏金,可现在都已被刮磨殆尽,额上嵌着的宝珠也被挖去,留下一个个空洞。”

  法印和尚一听,顿时冷汗湿了全身,他哪里知道,这座建于北宋的惠因寺,是因为经历了长久的兵荒马乱年月,才变得如此不堪,可在明代时候,织造太监孙隆重修过此寺,曾给每尊佛像全身鎏金,额上嵌了奇珍异宝。

  再说假司马一伙,在以五百两银子为诱饵,骗取了从佛像身上刮取的价值十几万两银子的金粉和珠宝之后,他们给法印和尚开了个玩笑,在其中一尊佛像的额上留了一枚宝珠,还在那佛像的手上塞了张纸条,上面写着:谨留此珠以补贵寺未竟工程之费用。

  后来经辨认,此珠乃是一颗“猫儿眼”,大如樱桃,洗净积垢后光彩熠熠。法印和尚只好吩咐将此珠变卖,用换得的银两给寺里大殿及配殿的大小五十六尊佛像油饰彩绘一番,又对配殿、后花园和僧房进行了整修。一个月之后,残局是收拾了,只是想起这件事,法印和尚心里依然郁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