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脸猫的秘密的童话故事

童话故事 时间:2018-09-29 我要投稿

  大脸猫轻快地走着,他是有秘密。他在原先住的一间堆放杂物房子的稻草下面储藏了不少好吃的东西。一部分是过去杂技团每天吃饭时,大脸猫表面上狼吞虎咽,其实把部分食物都藏在腮巴旁边的肉袋里,偷偷带回来的,加上搞点外快,现在已经积攒了一大堆,他这是为灾荒年头准备的。

  在木房子里,大脸猫扒开稻草,一点一点地往外拿食物,装进一个塑料袋里。他嘴里还念叨着:“蓝皮老弟哎,不是我小气,一点儿不想给你哎。我早想过了,你这家伙才精呢,给你几粒炸花生米,你会怀疑我有香肠;吃了香肠,你又会怀疑我有鱼干。我这傻猫怎么能斗得过你呢?三绕五绕,非把我这些吃的全给弄过去不可!”

  他装满了炸花生米,又开始装香肠片了。一边装,一边数:“一片,五片,三片,八片……”大脸猫没学过算术,把香肠片摆来弄去,怎么也数不清,急得满头大汗。最后,他只好把香肠片一股脑儿地装进塑料袋里,套在脖子上匆匆地出来了。他得抓紧时间,因为还有另一桩秘密。

  你听说过猫送报吗?每天从门口的报箱里,用嘴把报纸叼出来,上楼梯挨门挨户地送到各家去。大脸猫虽然笨得出奇,除去参加魔技团的演出他还想干点私活挣外快。他能闻得出各种报纸的味,日报带点酸苹果味,晚报则是煤油味。自然,不能白送,送一张要一片香肠。这会儿,他得找那些老邻居们募募捐。

  他抱着塑料袋笨拙地往楼梯上爬,一边爬,一边口中念念叨叨地背着什么,从敞开的门缝钻进了第一家的门。屋里有个小女孩,正坐在地板上玩积木。

  “喵喵,您好,李太太!”大脸猫声音甜甜地恭维说。

  “是大脸猫!”小姑娘朝门口看了一眼,“你们不是演出去了吗?”

  “唉,杂技团遭灾了,一言难尽……”大脸猫哭丧着脸说,“所以他们要我来筹集口粮。你知道,义演是不赚钱的……”他滔滔不绝地背诵着在楼梯上刚编的词儿。

  “你等着!”小姑娘眨着眼睛爬起来,踩着小椅子从柜子里抱出饼干筒。

  “您最好能多捐献点,”大脸猫舔了一下舌头,忙说,“我们那儿波儿乐能吃极了。”

  “真的?”

  “当然,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为了他,我老得省着点。你瞧,我身子饿得那么小了。”大脸猫晃着大脸。

  “哗!”一大把小甜饼干倒进大脸猫脖子前的塑料袋里。

  另一间屋子里,一个穿开裆裤的小男孩,正咬着手指头坐在痰盂上。

  “您好,王先生!”大脸猫满脸堆笑,“蓝皮病了,我来为他找点吃的。”

  “病……了,这……可不……不好,什么……病?”小男孩说话还不利落,结结巴巴的。

  “肝病。您当然知道,这是富贵病。”大脸猫十分认真地说,“非常需要高蛋白营养。”

  “我……当然……知道。”小男孩结巴着,发愁地思索着,“那什么……是……是高蛋……白?”

  “就是什么鱼之类的。”大脸猫下巴淌出口水来。

  “鱼……可没……没有,厨房里有炸……炸丸子。”

  “哗——”一小碟香喷喷的肉丸子,倒进大脸猫脖子下面的塑料口袋里。

  大脸猫又进了第三家的门……

  天黑的时候,口袋里已经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鼓鼓囊囊地坠在脖子上,走路都很吃力。

  “我得把它放在稳妥的地方藏好,不能让波儿乐知道,更不能让那鬼蓝皮知道。”大脸猫自言自语地咕哝着,费力地把塑料袋拖下楼梯,出了门,在石子甬道上蹒跚地往前走。

  天黑得像块深蓝的幕布,星星像碎玻璃片似地眨着眼,弯弯的黄月牙儿,在和云彩捉迷藏,一会躲进去,一会又钻出来。石子路忽儿明,忽儿暗。风摇树影,湿漉漉的花苞弯垂下来不时敲他的脑袋。

  大脸猫有点胆怯,他嘟嘟囔囔唱起一支自己编的歌来壮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