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充军的小故事

小故事 时间:2018-09-06 我要投稿

  乞丐充军的故事

  清代咸丰年间,一个农民遭天灾人祸,在家难以度日,只得外出讨饭。

  几个月之后,流浪到湖北,在武昌街头乞讨糊口。

  到了秋天收割之际,他在田间捉了十几只蝈蝈儿叫卖街头。

  走着走着,碰上四个阔家子弟,看到这人卖的蝈蝈儿,喜上心头,围着想买,但又不愿给钱。

  这人靠卖蝈蝈儿的钱糊口,怎能舍得叫人白白抢走呢。

  三说两说,争吵起来,一争吵,不免动手抬脚,围着看的人虽多,却无一人出面评理。

  双方拉拉扯扯成了官司。

  真是巧,武昌道台正是这人的乡邻王东槐。

  王东槐祖籍滕县望家乡盖村,出身清贫,自幼苦读,后来考取翰林,曾教过咸丰皇帝。

  王东槐为民除害,为国除奸,本参亲洋派的首领穆彰阿,得罪了皇帝,由京理大臣降为武昌道。

  王东槐升堂细问,得知卖蝈蝈的是自己的乡邻。

  便灵机一动,声威满堂地问这人:“你这乡民为何给这四个少爷争吵相斗?如不实讲,定动大刑。

  ”这人向前跪半步说:“小人在街头卖给这几位少爷十几个山草驴(蝈蝈),他们不给钱硬抢,请老爷明察。

  ”王东槐将惊堂木猛拍一下,高声喝道:“被告听真,你们是不是想买山草驴?”几个阔家子弟异口同声地说:“是,老爷”。

  王东槐紧接着问:“是否给钱?”阔家子弟说:“未曾给钱”。

  王东槐怒不可遏地说:“买驴付钱,理所当然,驴子按匹付钱,限期一天交齐。

  ”几个阔家少爷,跪爬半步,头一磕到地:“老爷,小人冤枉。

  ”王东槐再一次猛拍惊堂木:“买物交钱,理所当然,所谓冤枉,无非在街上乡民打了你们几下,虽没伤筋动骨,亦是对人身的侵犯,理应处罚。

  ”说着挥笔批示:“驴钱当日交齐。

  卖驴者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打人,国法难容,充军至荒凉边远之域的黑风口,龙马道。

  明日一早由官军一百名押送,风雨不阻,违者治罪。

  “一声”“退堂”,众人散去。

  几个买山草驴的少爷,亲眼看到乞者治充军之罪,再也不为把蝈蝈儿当毛驴来卖鸣冤叫屈,只得怏怏而退。

  这黑风口、龙马道,所处何地?凡邹、滕一带人无不知晓,黑风口、龙马道都是凫山山脉的山口要道,即在这人的村庄附近。

  武昌道台把这人判充军之罪,有两个原因:一是为了压服买蝈蝈儿阔家子弟的屈。

  二是道路不宁,携带重资,跋泼千里,不但金银会遭劫,连性命也难保住。

  名是押送充军,实为护送乡邻回家。

  这人安全回到家,用卖蝈蝈儿的钱,置田建房,过上了好日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