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报散文

黑板报 时间:2018-09-28 我要投稿

从大学的校门出来,似乎已有八九年没有接触板报了。在小学的时候每周班级都得出一张手抄报,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脑,全凭借自己对美术的那点爱好,所有的花纹和格式都在报纸上看到了。后来到了中学,手抄报就变成了黑板报,每个月更新一次,这个时候找出几个粉笔字好的,常常是班级里宣传委员头痛的事儿。我那个时候喜欢美术,不过是业余是私下花一些花花草草,冷不丁接触黑板报,还真有一点怯场。
  我记得初三元旦联欢,班主任杨老师希望我在黑板上围绕着元旦,画一些花纹和图案,我却别别扭扭的一直都没有动手。感觉这个行动就好像面对一群人在演讲一些,需要有一种勇气。到了高中这个怯场总算有了些许的克服,那个时候电脑还没有流行,所有的内容都得需要在一些《读者》、《中学生博览》里寻找一些素材。每次到了班会,或者是有了活动,总得需要在黑板上有一些简单的装饰,因为自己需要那种花鸟的山水画的模式,每次板报就是简单梅花,春松竹有主,配上一些拼音,写上若干符合意境的小诗。各种素材的搭配,我总喜欢清淡一些,就好像以一个扇面在形式来呈现出来。
  现在总会想起中学时代教室后面的黑板报,大学时期更多的与黑板报打交道,除了系里正厅每月的宣传报,还有班级的墙报。不过墙报因为检查不是很严格,更多的经历也就是如何应付系里的板报,这个时候不像中学时代只用各种颜色的粉笔,有的时候还得用上广告色。
  在大学每逢五一劳动节,五四青年节,七一,八一,十一国庆,元旦,等一系列的主题黑板报每年都不能拉下。可日子还是得跟平常一样过,我记得03年迎接十一,我们系宣传部门的几个学友,除了几个文字板块主题的板报,还是用一张大的黑板画了一条龙,起个什么名字一时难为起来,我说干脆就叫“不朽的图腾”。或许大家想不出更好的名字,这个名字让书法见长的孟学长,用行书在傍边做了一个落款。我们这些努力并没有白费,这个板报后来获得了学院的一等奖。
  后来在宣传部门做的也不是很用心,因为恋上了电脑游戏,对板报的热情就大不如前了。出了学校到了社会,换过许多的工作,在矿里工作的姑父就说,你来矿里工作,你有出版报的经历,画画和写字都能对付一二,在单位能派上用场。可惜随着电脑数码的普及,这个“黑板报的时代”基本上画句号了。在矿山工作几年,在公司的展栏里看不到黑板报宣传栏。现在有的都是通过打印喷绘的“展板”,现代的广告装饰,刻字技术,工艺流程板报,不是光用手写就能完成的。
  大概也是因为方便了,内容相对来说就简单了许多,模式了许多,在许多单位,看到很多都是些口号性质的文字。大街上人来人往,都为人民币奔波,谁还能如我一样能仔细看展栏上的板报呢?
  信息时代的来临,给人许多便利,同时这些也令人眼花缭乱,感受着生活带来的变化,却也有一种回味在心头挥之不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