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花语雨后随想优美散文

花语 时间:2018-09-22 我要投稿

  七月的江北,雨像多愁悒郁的女子,随着心性儿,连连几天绵绵地温柔地下,或在你熟睡的夜里,伴着雷声的呜咽,泪水哗哗地洒泼,浇湿你一向甜美的梦。———题记

  一

  七八个绿色的莲蓬,放在洁净的桌上,一搭一搭慢慢地剥开,露出细卵状的莲子、啮皮,白色的脆嫩入口,有着三月淡淡的馨香;舌卷细细莲心,咬断,一截苦涩落入深心。原来,莲最深的泪,亦藏在内里,无有心人,是难发现的。

  那么,这是哪一方莲池的荷噢,别了盈盈绿水,在雨打虫儿飞的季节,被人生生地将莲房采到集市上。众多的人买。一个、两个,七个、八个,三斤、五斤……荷的风姿,被人用金钱物化了。所以,它静静地眠在桌上,掏空的芯籽仿若失了眼睛的面容,没两天的功夫,就在一旁悄悄地枯萎了。忧怨、痴悔,而独有外侧的绿,在坚挺着自己绝世的清高。

  但,纵然莲芯被扔入泥沼,第二季,它也会开出盈盈卓然的花来。

  二

  总是不小心,清脆的磕碰声响起,转身,半透明的环花的玉,在时时提醒我它的存在。

  与玉的相亲,始于两个星期前。仿佛一场旷世持久的约定,触到它,就注定了一辈子的姻缘,不想摘下。夏日炎炎,而唯此肌处,是清清的冰凉。不甜不腻,不愠不火,玉以它高山清癯的含蕴,抚慰身处尘世你的暴怒,与心的不衡。它不言不语,默默地跟着你;我深信,前世,它必是某位玉带临风的仙子,着一身素衣,立于青山之巅,饱受洌水浸润,方成就今世温润,一生清雅。

  古人曰,玉有十德:温润而泽,仁也;慎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坠,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不掩瑜,瑜不掩瑕,忠也;孚尹旁达,信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圭璋特达,德也……

  何其幸也,与玉相交。

  三

  花儿乍开未开的时候,是最美的。那种若有若无的距离,无时无刻不在牵引着你。彼时没有蜜蜂,没有蝴蝶,是一场即将盛放的寂寞。正因此,你千遍百遍的寻它,千次百次的呓想它,并在梦里,作一回绚烂的演绎,惹几回只可意会的秘密相思。

  花儿零零凋落的时候,也是美丽的。秋风吹,秋雨无情,更增添了它的柔弱;使人步青阶,睁大双眼茫然四顾,独自嗟呀,却没办法,用心或用手挽留它一朵朵。温室留不住它。它是被季节带走的,它是秋风秋雨的情侣,誓死,追随它。相比之下,人有多么的可怜,枉费心机。也所以,人们忆念落花,如黛玉,捡一包桃尸,用锦囊包好,作一坟丘,寄托孤零的身世,与明年重好的愿望。

  看花,最应该了解它的脾性,到野地里去,到它扎根的地方去。桃花、杏花、梨花,甚至匍匐的百合,半高的牡丹与月季,只有在它的方寸,才可悟到它的精神,脉到它的花语。而将花匆匆折来,插入水瓶,你所见的,不过是它对你无端的厌恶,与对人不说的睥睨。

  花儿,从来不是生在水里的,正如爱人,从来都是落在心里的。

  四

  幽夜,辗转难眠,放一曲子,悠悠扬扬,步入心韵。忽而含泪,忽而涕笑,宛若纯真的孩童,抛弃了浮世,涤净了尘埃。

  有的时候,孤独是难得的一种美。踞着床被,望着天花板,最好还有幽幽的一点灯光,茕茕与你相伴。窗外无人声,帘半卷,虫蛐儿对残月窃鸣。青苔半枯,露出憔悴的黄。

  世事纷扰,灯红酒绿,厌倦了繁华碌碌,怕极了人之恻腹。独处的时候,万物都是自己的,包括心灵。呆呆地望着,忽然发现自己失了那么多。

  仿若天书难懂,缘分难卜。天书一旦撕了一角,注定跌入生之漩涡,绕是兢兢业业,抑或苟苟营营,都难觉圆满。欲望、名利,如一条美丽的锁链,牢牢拴着你,为之行,为之转。记得有人说过: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来为世界的,一种是来看世界的。而后者,需要多么剔透的一颗心,若杂念丛生,是不会注意到时时之美的。而大部分的人,往往只在离世时,方才倏然轻松,了然含笑,仿佛一辈子的营营诱诱,都像一场梦,而上苍必要的时候,轻轻一吹,就过去了。

  所以,在深夜,让自己静静地坐一会儿,哪怕,只为消解繁碌的白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