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建筑的新空间语境论文

建筑毕业论文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后,引起了许多领域的嬗变与重生。随着古典建筑风格的终结,建筑开始向着新的空间语境发展

  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工业文明的发展震惊了世人,继而引发了许多领域的嬗变与重生。

  十九世纪中后期,英国的“新工艺美术运动”和德国的“德意志制造联盟”宣告了欧洲古典建筑的终结。那种通过纷繁装饰取胜的神话与皇权风格受到质疑与冷落。随着新的科学精神,新的绘画语言,新的哲学思想等的冲击,建筑的空间设计开始注重功能与结构,建筑应本着空间与形体的原则设计。

  古典的终结

  “新工艺美术运动”是在莫里斯的教义影响下一场工艺美术上的革新。这次革新运动莫里斯恢复了诚实朴素的风格,在许多领域都产生了深刻影响。1861年莫里斯开创工厂从事雕刻,绘画,家具设计以及铁器制造等,标志了西方艺术新纪元的开始。 他发现了“艺术的根已不复存在”,因此艺术需走出与时代相吻合的步伐。在一些艺术家脱离现实生活他指出“用希腊和和意大利之梦把自己紧紧包裹起来——对于这些东西,只有极少数人受到感动,或不懂装懂”。可以看出他对传统已不是那么迷信了。他还说:“我不愿意艺术只为少数人服务”,“如果不是人人都享受的艺术,那么艺术跟我们有何相干”。这些都为艺术的发展确立了新的方向因此他被称为20世纪的预言家。

  “德意志制造联盟”致力于改善工艺教学,创造一种社会普遍认同的新风格。其宗旨是:“选择各行各业,包括艺术,工业工艺品等方面的最佳代表,联合所有力量向工业行业的高质量目标迈进;为那些能够而且愿为高质量进行的人们形成一个团结中心”。可以说“德意志制造联盟”初衷基本得以发扬,单在建筑上的促进作用就不可同日而语,在一定程度上启发了人们的观念。其表现之一可以在其主要成员贝伦斯在他为图林国际博览会设计的前庭中看出,强劲的线条加上表现性的形体组合充满了形式的美感。

  无论“新工艺美术运动”还是“德意志制造联盟”,都在为艺术(包括建筑)的发展过程中提供了良好的发展语境,传统不再是左右一切的力量,使艺术与建筑向着应有的方向发展。

  冲击与阵痛

  生产的不断发展,一方面对思想文化的影响与冲击始见倪端,欧洲文化进入一个转型时期。文化精神迅速向世俗化过度,文化生活的主体发生了由上而下的变化。文化精神的产品不再是上流社会的专利。描写穷人的、赞美穷人的作品逐渐受到推崇。形成了一种现代意义上的大众文化。这种文化不仅在主体、角色或生活场景等方面都是大众化的,而且其中蕴含的理解方式和价值准则也都表现出大众倾向。

  生产的不断发展,另一方面鼓舞了人们对知识的探求,从而新的知识谱系得以不断的建立。由于新知识谱系的建立同时也宣告了传统“宇宙论”哲学体系的瓦解。传统那种从亚里士多德到迪卡尔、莱布尼茨等关于天地人神的观念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科学实用主义技术哲学左右着人们的思想界。

  传统与现代并存,新与旧不断碰撞等始终成为社会谈论的主题。人们再也很难顺从时代的安排,人们开始变得迷茫,人们不甘于现状。故而进行了积极的探索,以期抹去时代给予的阵痛与苦涩。首先反映强烈的是一些画家,他们常常带着一种哲学的眼光去思考、去观察世界,去描绘世界。他们的代表是这些人:塞尚、凡高、高更等,是他们最先体会到了苦涩。

  塞尚创作的《浴女》中,女人们完全没有雷诺阿人体丰满与圆润。他们表达只是一个观念,一个抽象的概念而已。塞尚用“球体、圆柱体和圆锥体来构图”,塞尚的这种处理手法为后来的抽象艺术的发展打开了一扇窗,为后来的立体派艺术直接提供了可借鉴的形式。凡高则是一种用生命去阐释绘画的人,这个强烈宗教意识鼓舞下的殉道者,开始企图用仁慈的宗教方式去救济穷人,可最终却把自己搭了进去。恍惚中他拿起画笔,描写心中的“太阳”。他的生活提醒了人们,也就是每个人都有歌颂生活的责任。这让迷茫的人们似乎找到了一种寄托。高更并不是有意与社会决裂,他是一个有着哲学眼光的画家。为了解决他自己的哲学命题,他觉得必须而且一定要找一个能思考的地方,于是他来到了塔希提岛。他的杰作《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充满了深刻的哲学含义。这些意识领域先知先觉的艺术家们促进了人们去不断思考,促进了人们去发现生活中更深层次的东西。

  在经历过这些冲击与影响之后,艺术似乎在朝着一个好的方向发展。各种风格与主义相互碰撞,并又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并促进了现代空间的设计。建筑也的确从这些始于绘画的各种风格与主义之上吸足了营养,使建筑冲破历史的苑囿,朝着新的空间语境迈进。

  新的空间语境

  文学家总是站在歌颂时代的最前沿,王尔德是个好例子。面对工业时代的到来,他曾赞美道:“所有的机器即使不打扮,也可能是美的……我们不得不承认所有好的机器都是优美的,而且是力的线条与美的线条融为一体”。而作为建筑师则需要用另外一种新的“空间”语汇来阐释生活,即设计出功能齐全、结构合理和造型优美的建筑空间,本着这个美好愿望他们进行了积极的探索。

  建筑师沙利文在他的著作《建筑的装饰》中说:“装饰从精神说是一种奢侈,它并不是必须的东西”,“如果我们能够在若干年的抑制自己不去采用装饰,以便使我们思想创造,不借助于装饰外衣而得到形式秀丽完美的建筑物,那将大大有益于我们的美学成就”。他的话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深深启发了别的建筑师。

  受他的影响,舒勒在其作品《美国建筑》中说:“如果我们刮掉那些临街的建筑的表层,露出真实的墙壁,你会发现所有的建筑风格都被轻而易举地除去了,留下的只是建筑的本身”。美国建筑师斯特其斯在《建筑实录》说:“由于我们这一代人和前一代人的错误使用,所有可公认的风格都或多或少的被玷污了……简单的说,旧有的风格不适合我们,我们不得不把它们丢在一旁,……如果在一段时间内建筑师单纯的建造房屋,事情或许更好些……如果建筑师能把建筑物、建筑构架以及材料的使用作为建筑效果的仅有来源,那一种新的有价值的风格也许就诞生了”。

  赖特和别的建筑师一样,将其主张凝结在自己的作品中。在流水别墅中,建筑以开放的形体与地形、林木、流水等环境完美结合,人与建筑和自然完美结合。他倡导“有机建筑”,认为建筑应“简洁轻巧”,“空间将更为宽敞,这种空间感将进入无论大小的每一个空间”受新实用主义思想影响,柯布西耶说出:“住房是居住的机器”,“所有的人都有共同的机体,同样的功能。所有人都有同样的需要”。

  赖特认为建筑是与功利动机无关的浓缩了的东西,建筑的平面布局和空间组合必须以空间为依据,建筑应当“由内向外设计。他还认为经济实用的建筑就是符合功能的建筑,就会自动产生美的形式。他们想通过经济实用、功能合理的空间设计来改变和提高人们的生活,以期实现自己的理想。

  我想这既是柯布西耶的愿望,也是其他建筑师辛勤劳动的原因所在。格罗皮乌斯信奉的口号“从零开始”,鼓励建筑师放弃传统的约束,力求发现符合时代发展的新的建筑语言。他怀着这样一个美好愿望,经过他不懈的努力于1919年组建包豪斯学校,开创了现代设计教育的先河,为设计的发展确立了新的发展方向。他网罗各路人才,包括建筑师、匠师、抽象画家等以期为建筑的发展共同努力。格罗皮乌斯的作品包豪斯校舍,是其设计思想的物化。

  整个建筑包括教室、工作室、车间、图书馆、学生宿舍和教师宿舍等。车间是钢筋玻璃结构,在宿舍一侧,阳台、窗子、墙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暗示了内部空间分割的节奏。栈桥连接车间、教室、图书馆等,使内部空间组织井然有序。建筑的外部造型简洁,点、线、面的综合运用使建筑充满了形式的美感。

  现在看来,他们的辛勤探索没有辜负时代,没有辜负作为一个建筑师的责任。

  总之,在面对工业文明带来的新与旧、传统与现代的冲击面前,经过艰辛的探索之后,建筑师们智慧地解决了历史的难题,使建筑走向了新的空间语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