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增加值考核指标的博弈论文

经济毕业论文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根据国资委22号令,国资系统企业从2010年1月1日开始试率先试行用经济增加值(EVA)取代净资产收益率(ROE)作为考核指标。到现在一年即将过去,很多国有企业的经营者已经能够逐渐理解经济增加值的一个核心概念——资本是有成本的,有最低回报要求,企业创造的超过最低回报的效益才叫经济增加值,越多越好。

  但是相对于传统指标而言,经济增加值是一个综合性很强因而不那么好直观理解的指标。经营者经常会问到的问题是:怎样才能提高经济增加值?本文先站在经营者角度,考虑在现有考核方式下,经营者可采取哪些措施提高经济增加值。

  一、怎样提高经济增加值

  根据国资委22号令公布的经济增加值的计算方法,下列方法可以增加经济增加值:

  增加利润总额:利润总额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考核指标,也是经营者较易理解、便于层层分解的考核指标。利润总额和经济增加值直接正相关,一般情况下,利润总额增加,经济增加值会同比率增加,除非利润总额的增加因素来自以下两项:研发费用或利息。

  降低研发投入:研发投入作为利润一个减项,增大研发投入本应降低企业的经济增加值;但为了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国资委在公式中特意将研发投入作为调整项加回去,因此理论上企业是否增减研发投入不会直接影响企业的经济增加值。但由于公式中在考虑研发费用的所得税影响时所用的所得税率一律定为25%,这是现行所得税体系中的最高税率,事实上很多企业的实际所得税率低于这个税率,如果企业的实际税率低于25%,就会导致:如果企业降低真实的研发投入,仅从短期的直接效果来看,会增加经济增加值。

  “增加”研发投入:“增加”研发投入也可能增加企业经济增加值,这里对“增加”打上引号,是因为并非真得增加,而是账面上的增加。现有体系对于什么样的支出可以界定为研发投入没有明确的定义,也尚未有法规要求纳入考核的研发投入需要经过中介机构的专项审计。这导致很多企业为了提高研发投入比率,同时为了提高经济增加值,把一些界限模糊的技术成本或费用直接计入研发投入,导致研发投入人为“增加”。

  降低有息融资利率:由于利息费用同研发费用一样作为净利润的调整项,因此有息融资利率的变化跟研发费用一样本来对经济增加值没有影响,但同样由于公式设计的问题,在企业实际所得税税率低于25%的情况下,如果企业降低有息融资率,就会少量地增加经济增加值。

  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降低有息融资规模:减少账上冗余资金或增加通过上下游取得的无息供应链融资在总融资中的比重,会增加经济增加值。

  实际税率降低:如果企业自身或重要的子企业当年被评为高新技术企业,或迁移至低税率区,或由于其它原因降低实际所得税税率,那么企业的所得税税负会降低,因而会增加净利润,进而提高经济增加值。

  收购少数股东损益:若企业有富裕资金,或能融得较低资本成本的资金,收购少数股东损益,亦能提高经济增加值。

  增加在建工程:用自有资金进行建设,在建设项目尚未投入使用前,会增加经济增加值。但需要注意的是:(1)若全部用新融资资金进行建设,除非融资资金成本低于5.5%,否则不会增加经济增加值。(2)在建设项目投入使用的当年,会导致经济增加值同比降低,因为这时融资资金多半尚未归还,而在建项目由于已经转为固定资产,因此不能再作为资本的调减项,若在建工程金额较大,会导致经济增加值陡降。

  对上市公司的战略投资市值降低或出售战略投资:目前很多国有企业作为战略投资者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既未达到控制比率,也不打算随时变现,根据现有的会计准则体系,此种投资应作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来处理,其市值的变化应调整资本公积。在现有的经济增加值框架体系下,未把此种投资市值的变化从计算中剔除,因此在考核日若该股票价格降低,则经济增加值增加,若股票价格飙升,则经济增加值反而降低。另外一个角度,若在考核期内,企业出售该投资,根据现有的框架体系,此种投资处置收益可以算入经济增加值,因而会显着增加考核当期经济增加值,但该种增加在第二年不可复制。

  使用以往年度薪酬余额:按现有的框架体系,企业有未使用完的结余工资、工会经费等都要算入调整后资本,因此企业若在当年使用以往年度薪酬余额,不仅会增加利润总额,且会减少资本成本,因此会增加经济增加值。

  二、如何改进经济增加值指标

  经济增加值作为央企经营者考核指标体系中的指标之一,应该满足三个设计要求:

  1.达到引导经营者重视价值创造的目的;

  2.剔除经营者不能控制或控制力较弱的客观影响因素;

  3.保证整个考核体系的兼容一致性,减少与其它考核指标的重复或冲突。

  基于这三个设计思路,基于我们在第一部分分析的经营者在现有经济增加值考核方法下的可能选择,以及二者之间的差异,现有经济增加值指标,可以做以下改进,以避免经营者的反向博弈:

  不再考核利润总额:如果经济增加值指标的设计能逐渐臻于完善,今后可以不再考核利润总额这个指标,增大经济增加值在考核体系中的比重。因为经济增加值与利润总额指标相关性较大,前者基本可以涵盖后者。

  在经济增加值考核中不考虑研发投入影响:目前涉及研发投入的考核指标有研发投入率和经济增加值两个指标,同时从两个指标考核当然能强化国家对加强研发投入的决心,但通过增加其中一个考核指标的比重即能达到这一目的,而不必在两个指标中重复。由于很多企业的研发投入绝对数已经与利润总额相当甚至大于利润总额,因此将研发投入放入经济增加值的考核体系中对经济增加值的影响金额很大。而且国内目前对于什么样的支出能作为研发投入尚无明确规定,这导致实务中研发支出的弹性较大。因此建议在经济增加值中不考虑研发投入影响。

  在研发投入中不考虑资本化研发投入:若必须将研发投入纳入经济增加值指标体系,建议不考虑资本化研发投入,原因有两个:(1)当年的净利润中并未扣除研发投入资本化部分,因此将这部分资本化投入调整回去导致前后口径不一致;(2)资本化的研发投入在以后若干年会通过摊销计入以后期间的研发费用,并在以后期间调整所在期间的税后净营业利润;这样就导致同一笔投入在不同的期间共调整了两次,不合理。

  不提供统一的企业所得税税率:由企业根据实际税率对相关费用进行调整。当然这种模式下,对于单个企业来讲比较容易操作;但对于集团企业来说,计算起来可能会稍微复杂。

  调整后债务资本应该聚焦于有息负债:把所有形式的有息负债均涵盖近来,而剔除掉所有无息负债;因为只有有息负债才有回报要

  求。按现有指标体系,债务资本会涵盖工资结余、递延收益、递延所得税负债等无息负债,却没有考虑企业的票据贴现、供应链融资等有息负债,更无论各种形式的表外融资。以票据为例,目前票据最长已经可以做到1年期,因此理论上票据贴现已经可以作为短期贷款的完全替代品,如果企业大量的用票据贴现置换短期贷款,可以达到调节经济增加值的目的。

  剔除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不可控因素的影响: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市值变化导致的权益资本的变化应不予考虑,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出售对经济增加值的影响可以允许纳入当年的考核,但不作为后期考核的计算基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