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草原文化旅游区管理的研讨论文

  一、管理主体

  在旅游业发展实践中,依托城市,由城市游憩带动形成的旅游区其管理主体主要是政府相关部门或者社区组织;依托特色、龙头产业形成的农业、工业旅游区其管理主体既有政府、社区组织,也有旅游企业或者投资者,实践中,投资者的作用可能更大。由此,可以推断出草原文化旅游区的管理主体既可以是政府,也可是旅游企业或者投资者,更有可能是社区组织。不论是政府、旅游企业还是社区组织,在发挥管理职能之时,都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如,政府的主导作用体现在旅游资源的统一规划、政策导向和社区基础设施的建设之上;旅游企业的主导作用主要表现在旅游产品的开发、市场的拓展和推动社区经济发展之上;社区组织的主导作用则表现社区利益的维护之上。基于草原文化旅游区自然资源的脆弱性、文化传承的稳定性与持续性的要求;为正确处理开发与保护、利用与节约之间的关系,实现以最小资源成本换取经济、社会、生态等多重绩效目标,选取社区组织为草原文化旅游区管理主体最为适度。

  二、组织结构与角色定位

  草原文化旅游区将服务业功能集聚,但完全套用服务业管理体系效果不佳。草原文化旅游区管理体系影响其战略目标实现,调控其现实目标与预期目标的吻合度。(一)组织结构草原文化旅游区的管理以当地社区组织为主导,旅游企业(投资者)和社区居民联合共行。这种模式建立的前提是必须符合社会经济发展目标,必须遵循政府制定的发展规划。其组织结构见图1:(二)管理角色定位1.社区组织社区组织是地方经济利益的代言人,具有协调政府、企业、社区居民利益的责任。社区组织具有双重身份:政府职能施行者与居民利益代表者,是旅游经营活动的管理者、组织者。要成为具有双重职能的社区组织,必须具备以下几个条件:第一,具有至少乡镇或者同级政府职能,具有独立的财权和资源规划、开发、管理权;第二,其辖区为旅游开发区,社区居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旅游业;第三,有条件实施并完善基础设施建设;2.社区居民社区居民参与体现在旅游管理决策和利益分配两个方面,社区居民追求经济发展、文化传承、社会稳定、生态保护等多重满足。社区居民通过文化演艺与提供旅游消费品等方式实现其经济利益,同时,通过参与决策、监督等活动自觉维护社区利益。3.政府部门社区组织成为推动草原文化旅游区前行的原动力需要上级部门充当润滑剂和桥梁纽带。相关部门应鼓励旅游区内企业之间相互协作,为企业提供创新实现的途径和利益相关者合作行动的有效网络,为旅游区提供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相关部门的施政方向应主要放在有需要和潜在需求的企业之上,不管这一类型的企业是否存在于草原文化旅游区之中,或者是否有可能进入草原文化旅游区,都应该提供完善的服务平台,建立有效的信息交流渠道。4.企业草原文化旅游区内的企业是各种利益相关者交织而成的网状经营体,需要与草原文化旅游区内、外的各种组织进行资源交换,例如,按照约定俗成的惯例获取旅游基础资源,从社区居民手中购买基本服务,从行业协会获取信息,保持与政府的良好关系等等。企业必须取得当地政府的中长期经营授权,使其为社区长远发展做远景规划,避免“飞地”效应。

  三、实施要点

  社区组织的投资规模使他们有动机规范效率低下或者忽视社区利益的企业,并且通过显著的导向影响企业的战略选择和决策。社区组织关注企业业绩和其社会责任的承担,并淘汰其中的劣者。但是,社区组织主导开发对管理主体的能力要求很高,而且,集聚区的责权利不明,易导致产权虚置或者弱化。(一)保证社区居民的主人翁地位的有效体现社区居民始终是旅游、文化资源的拥有者和旅游服务的提供者,是草原文化旅游发展的根本。但是,社区居民基本处于“无奈接受、失语表达、过度展示”的被动参与状态。事前发言权被忽略,事中选择权被搁置,事后追索权被冷却,无法真正、主动参与到社区发展决策与监管当中。为此,社区管理模式要实施公正、公平、公开的利益共享体制,使社区居民在透明环境中参与决策、管理与分配。要自下而上的构建各项管理制度,在制度上确保社区居民的权利实现,通过制度增权,凸显社区居民的主人翁地位。(二)保证专家组织的话语权社区组织与社区居民由于知识结构有限,往往关注的是短期利益与当前利益,对长远发展关心力度不足。要处理好这个问题,专家组织的力量不可忽视。专家组织可以为社区组织提供政策导向,为企业提供业务咨询,对社区居民提供专业培训,将文化专业组织引入管理之中,对草原文化旅游区的积极作用不可小视。(三)发挥利益相关者各自优势草原文化旅游区在管理过程中强调系统观。各级政府、行业协会、消费组织、自发群体与草原文化旅游区发展息息相关。政府拥有公共资源的调配权、行业政策制定权,各级政府在草原文化旅游区的管理中扮演总控与协调角色;行业协会的整体诉求是草原文化旅游区发展当中不可忽视的互动要素,要充分调动其自律性;消费组织与自发群体是消费者或社区居民渴求的代表,其表明了消费者或者社区居民的基本态势,其对草原文化旅游区的发展方向具有不可估量的导向作用。草原文化旅游区在在动态的演进过程中,也会经历产生、成长、成熟和衰退的过程,阶段特征迥异。草原文化旅游区要针对不同阶段制定具体管理措施,并不断克服交流障碍、合作障碍与资金障碍,但不可用行政命令取代市场机制,管理必须要从顺应市场规律的角度进行,以促进市场机制发挥积极作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