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罪上诉书范文

上诉状 时间:2017-07-13 我要投稿

  现今诈骗份子越来越猖狂,那关于诈骗罪上诉书要怎么写呢?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关于诈骗罪上诉书范文。

  诈骗罪上诉书范文【1】

  上诉人:何**,又名何**,男,1 9 xx年1 0月1 5日出生,广东省吴川市人,汉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吴川市梅录街道何屋底村168号。

  因本案于20xx年6月6日被吴川市公安局监视居住,于20xx年1 2月2 0日被吴川市人民法院监视居住。

  辩护人冼日生,广东仁乐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冼琼炜,广东仁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何**因涉嫌诈骗一案,不服吴川市人民法院(20xx)湛吴法刑初字第158号刑事判决,现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撤销吴川市人民法院(20xx)湛吴法刑初字第158号刑事判决(以下简称“原判决”),改判宣告上诉人无罪。

  上诉理由:

  一、上诉人何**无诈骗的主观故意和行为,原判决忽略上诉人供述以及其他证人证言之间存在矛盾之处,主要凭上诉人何**的供述认定其具有诈骗的主观故意和行为是认定事实错误。

诈骗罪上诉书范文

  (一)、从主观上看,何**没有非法占有为目的。

  非法占有目的是指行为人意图非法地改变公私财产的所有权。

  审判实践中一般是根据现有证据对“非法占有目的”进行推定:最高人民法院于1996年12月颁布的《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及2001年1月印发的《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也全面肯定了刑事推定在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目的司法认定中的运用。

  对非法占有目的的认定,不能过分强调何**的讯问笔录这一点,而应综合考虑书证与其他证据,这样才能排除因不确定因素导致冤假错案的可能性。

  根据诈骗犯罪的特点,在诉讼证明和司法认定非法占有目的过程中,一般是根据行为人有无履约能力、行为人有无采取诈骗的行为手段、行为人有无履行协议的实际行动、行为人的履行态度是否积极等行为要素来认定。

  就本案来说,何**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理由是:

  1、何**有履约能力。

  履约能力应当包括现实性和可能性两种情况。

  何**儿子何**与李**于20xx年12月20日(2011年6月9日)签订《立断卖宅基地契约》约定“何**全家同意”把110平方米宅基地转让给李**。

  此契约完全可以履行,即何**有履约能力,并且积极履行。

  2、何**无采取诈骗的行为手段。

  何**向李**提供的19xx年12月25日由村长何某某代表吴川县大山江乡何屋底农工商合作社、何屋底村民委员会签订《补偿住宅基地协议书》、20xx年12月20日何**与何**签订《立断卖宅基地契约》、何**儿子何**与李**于20xx年12月20日(2011年6月9日)签订《立断卖宅基地契约》均是真实的,无虚构成份。

  3、何**的所作所为均证明其有追求李**实现用地的意图。

  一是倒签转让日期是为了方便办证。

  何**儿子何**与李**本来于2011年6月9日签订《立断卖宅基地契约》,却将日期写为20xx年12月20日。

  其目的就是为了便于李**办理国有土地使用权登记。

  如何**在公安补充侦查卷第10页供述称:“邱**提出推前日期证明是历史遗留问题,方便办证”。

  此说法印证吴府函[2006]165号《关于同意完善历史遗留用地手续和清理闲置土地的批复》的有关规定。

  二是提供空白证明、规划申请书均是为李**方便办证。

  公安二卷第82页《吴川市建设用地规划申请书》、第86、87页《同意征地证明》,这是何**向李**提供,何**知道。

  其目的不但不是为了诈骗,反而是何**方便李**办证的善意行为。

  综上所述,何**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无诈骗的主观故意。

  (二)、从客观方面看,何**没有实施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李**财物的行为。

  起诉书指控何**、何**虚构两块宅基地诈骗李**466000元无事实依据。

  本案侦查证据显示,涉案的二份《立断卖宅基地契约》真正是于20xx年12月20日所订立,涉案的土地来源实真实,并无虚构情节。

  1、涉案的二份《立断卖宅基地契约》真正是于20xx年12月20日所订立,何**供述称其倒签日期与事实不符。

  涉案何**与何**儿子何**、何**儿子何**签订的二份《立断卖宅基地契约》的签订时间,应以何**的证言为准。

  因为何**是该二份《立断卖宅基地契约》签订主体之一,而何**、何**则不是该二份《立断卖宅基地契约》签订主体,对于该二份《立断卖宅基地契约》是何时签订这个问题,应当以何**的证言为准。

  何**证言:“„„于20xx年12月20日,我将我的三小块地皮作如下处置:东面的一小块留给我自己,中间的转让给何**的儿子何**,西面的转让给何**的儿子何**„„在二份《立断卖宅基地契约》上的卖宅基地人‘何**’三

  个字都是我亲笔签名的„„”由此可见,何**在供述中所称的二份《立断卖宅基地契约》的署名时间并非如其供述中所称的“我和何**把签订《立断卖宅基地契约》的时间刻意推前到20xx年12月20日”,而是该《立断卖宅基地契约》是真正于20xx年12月20日所订立。

  所以,何**并没有虚构二份《立断卖宅基地契约》的订立时间。

  2、涉案土地来源真实。

  涉案土地属于何屋底村集体土地,19xx年以抵债方式转让给何**。

  如19xx年12月25日由村长何某某代表吴川县大山江乡何屋底农工商合作社、何屋底村民委员会签订《补偿住宅基地协议书》:“监于何屋氏宗族何屋村与康氏东海村于19xx年为大镜坡的地皮发生争议纠纷,事拖多年未能平静。

  为此,何屋底村民委员会决定向法提出起诉,因当时村里资金短缺,起诉不能正常运转,特向属何屋底村卅世宗族村民何**借有人民币壹万元作起诉使用。

  经村委会研究决定,给何**规划位于上高坡宅基地一块,面积330平方米,作为借钱补偿使用,其四至是:何**宅基地距离5米路;南村空地3米巷;西至村空地;北至15米路。

  此宅基地作为何**永久使用。

  他人不得侵占。

  特立此据。

  注总长度为36.6米,南北长11米。”公安二卷54页何某某陈述:“当时何**借钱给村,也是为了村好,加上何**也是村中村民。

  于是我就同意规划一块地给何**。

  记得当时我写了一份《补偿住宅基地协议书》,协议书的内容大概就是由于村借何**一万元人民币,因没钱还,经村委会研究同意在上高坡新小学(即现在的沿江小学分校)门口对面的坡规划一块面积330平方米的坡地补偿给何**,从而抵消一万元人民币。

  我写完《补偿住宅基地协议书》,并盖‘吴川县大山江乡何屋底农工商合作社章’后,我就将该协议书交给何**。”何**取得该土地后将其中的二块分别转让给何**之子何**和何**之子何**,并签订了合同。

  20xx年12月20日何**分别与何**、何**签订的二份《立断卖宅基地契约》。

  何**、何**受让该土地后再转让给李**并签订了转让契约。

  何**儿子何**、何**儿子何**分别与李**于20xx年12月20日(2011年6月9日)签订《立断卖宅基地契约》。

  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毫无虚构成份。

  对此,湛吴公补侦字[20xx]第00005号《补充侦查报告书》也确认:“经查证,地皮是何屋底村于19xx年12月25日以补偿的形式规划给何**,之后何**将该地皮分为三小块,并于20xx年12月20日将其中的二小块地皮,以每小块16万元人民币的价格,

  分别转让给何**的儿子何**(笔误,应是何**)和何**的儿子何**(笔误,应是何**),但该地皮无法办证布建。”何**的询问笔录、何某某询问笔录均可证实。

  3、李**的委托代理人邱**和李**均在涉案土地上勘察确认位置。

  本案证人邱**是何屋底小学校长,大学文化。

  他既有较强的法律意识,又非常了解涉案土地性质和位置,而且是李**的全权委托代理人。

  已给予其被代理人李**充分的咨询意见。

  如公安二卷28页邱**陈述:“当时李**委托我与何**、何**二人面商量买这块地时,我为了落实是否有这块二块地,我叫何**、何**二人带我到现场看过这二块地的具体位置,当时何**、何**二人带我到沿江小学分校(即庐江小学)门口对面的地方,指着二块地皮说,这二块地皮就在这个位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