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博士论文致谢

常识大全 时间:2017-06-08 我要投稿

  致谢提供的信息对读者判断论文的写作过程和价值也有一定的参考作用,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文学博士毕业论文致谢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

  文学博士论文致谢一:

  《楚辞》是中国文学乃至文化研究的一个重点,也是我一直感兴趣的研究内容,于是我就将楚辞学研究选作了我的博士毕业论文的题目。

  但是中国历史上对《楚辞》的讨论和研究着作,可谓汗牛充栋、浩如烟海,如何选取恰当的角度、如何贯通材料,使之成为一个有系统的整体,就成为了一段时间困扰我的难题。

  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间里,我一度陷入了茫然迷惑、手足无措的境地。

  感谢导师王锺陵先生的悉心指导和耐心点拨,是他为我指明了写作的方向。

  在接下来的论文写作中,王锺陵先生更是不时地询问论文的写作进度和遇到的困难,并给予了针对性地指导。

  论文的初稿完成后,导师更是将我较为稚拙的文字从头到尾浏览细读,不厌其烦地在每一个细节上做了修正--小至一个标点符号,大到整章整节的立意。

  可以说,这篇毕业论文得以完成,和王锺陵先生的精心指导是分不开的。

  同时,我还要感谢师母对我学习上的关心和鼓励,在我写作遇到困难时鼓舞着我,最终促成了整部论文的顺利完成。

  这里还要感谢那些关心我的同门和同学们,你们与我的每一次电话交流、每一次邮件往来,都给予了我莫大的支持,在我心中都增添了一份力量。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距离上的阻隔并没有拉开心与心的距离,有了这一份份浓浓的友情,我在求学的道路上,便不觉得孤单,此生有幸,永感不忘。

  文学博士论文致谢二:

  终于到了要为这篇小文写几句后记的时候了。

  本文的选题是在业师陈文新先生指导下确定的。

  先是,因我的硕士学位论文作的是通俗小说个案之研究,此后几年,我亦于明清小说方面留心稍多,故博士入学后,我即欲于此一领域内择一问题以为学位论文研讨之用,但冥思苦索了近一个学期,竟无着手之处。

  恰当此时,文新师命我参加由他主持的大型文化出版工程《历代科举文献整理与研究丛刊》的编撰,具体协助他完成《明代科举与文学编年》一书的资料校核工作。

  在这一过程中,我接触到较多的明代科举与文学方面的原始文献,感觉此中可论者极多,遂萌生了试作探讨的想法,陈师欣然同意并鼓励我以明代会元的文学创作为题,写出一篇有创见的论文。

  面对这一颇具新意与挑战的选题,我毅然上路。

  论文写作是艰辛与欢欣交织的历程,个中之甘苦得失不足为外人道也,无需赘言。

  如今,当我即将向先生和自己交上一份答卷时,诚有如古人所云“方其栩翰,气倍辞前;暨乎篇成,半折心始”(《文心雕龙·神思》)之感受。

  创见云云,实未臻至,唯一可堪自诩的,或许只是一段痛苦磨砺中的勤勉和坚持而已。

  而这些,与我三年来所亲历的水涌木落、鸟啼花开一道,都是我负岌路咖所获得的极可珍视的精神财富。

  我要深致谢忱的,首先是恩师陈文新先生。

  论文从选题到拟定思路框架,再到打磨润饰,先生都倾注了不少心血,及时地给以指引。

  在先生身上,和雅温煦与严毅精深结合得恰到好处,这使资质愚钝如我辈者既有乐于亲近之感,又能获致富于实效之教益,没有先生的提携点拨,论文要顺利完成,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

  至如平日的闲聊往还、点滴启导,则不可尽述,自当铭感。

  还要感谢古代文学教研室的诸位老师如熊礼汇老师、李中华老师、郑传寅老师、陈顺智老师、尚永亮老师、王兆鹏老师、程水金老师、陈水云老师、吴光正老师,他们在授课和论文开题时所展现的风范与学养,亦足令后生小子追效景仰。

  本文告竣之时,洛咖山的春樱己然凋落,但无疑,它将一直绽放于吾人之心田,生生不己。

  文学博士论文致谢三:

  在复旦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

  我很幸运在人生的黄金阶段走进复旦大学的校园,学到了自己喜欢的专业,遇到了值得尊敬的老师。

  作为一心向学的我,能有这样的机缘,是我的荣幸。

  我不知道将来是否能够给复旦大学和指导我的各位老师带来荣誉,但在三年的求学,复旦大学却给了我很多。

  记得三年前参加博士考试复试,面对章培恒先生和谈蓓芳教授的层层提问,根底肤浅的我,茫然不知所措,当时的窘迫现在想起来也让人如坐针毡。

  本以为复试不如意的我今生将与复旦无缘,但是不久之后的录取让我对章先生和谈蓓芳教授的包容有了深深的体会。

  其实,面对一个学术能力不强、专业知识不扎实、学术视野不开阔的学生,这是导师的不幸。

  但是我的导师谈蓓芳教授并没有任何抱怨,在课堂上,我总是折服于她一丝不苟的学术态度。

  小到概念的辨析,大到学术观点的建立,总是推求再三,慎下结论,她对学术的苛刻和先前对我录取的包容是截然不同的。

  就在这样的学术锻炼中,我收获了很多。

  遗憾的是,在三年的学习期间,我没有向章培恒先生和我的导师谈蓓芳教授说一声谢谢。

  即便是章先生的追悼会也因为自己的原因没有及时赶来参加,作为古籍所的一名博士生,这种内心的自责会伴随一生。

  我本来想以博士学位论文答谢章先生和谈老师对我的厚爱,但是直到答辩前尚且不能令自己满意,谈何回报老师。

  只有在今后的学术道路中取得成绩,再来向老师答谢。

  在复旦毕业,对我来说并不意味着一个阶段的结束,而是一个新的起点。

  通过博士论文的写作,我对自己的专业有了坚定的信念。

  同时我也有幸认识了古籍所陈广宏教授、郑利华教授、黄仁生教授、陈正宏教授、梅新林教授,他们追求学问的精神和为人的风范每每让我感动。

  以后的道路还很长,但是有了各位老师的指引和陪伴,这条道路一定不会孤单。

  我还要感谢我的父母一直支持我的学业,每当艰难,他们总是给我一个坚定的微笑。

  感谢默默关心我的朋友,以及我的舍友申明秀、李柯、刘铭同学给我带来的快乐时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