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月小说经典语录汇总

语录 时间:2018-06-03 我要投稿

  1、原来,就算尽了全力,还是有些东西终究无法守护。——沧月《护花铃》

  2、十年,足以让青丝暗生华发,韶华付与流光。足以眼睁睁地看到她死在了自己的怀里。——沧月《忘川》

  3、人人难免有缺憾。——沧月《花镜》

  4、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沧月《曼珠沙华》

  5、我想我是幸福的人,可以和所爱的人共度百年光阴。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爱我,我只担心自己有没有耽误你,使你错过你最爱的那个人。——沧月《镜》

  6、一直到很久以后,他才知道,原来这一场千里的跋涉,只不过是来做最后一次无法相见的道别。——沧月《七夜雪》

  7、一起被毁灭的,不只有她的丈夫和家族,还有她曾经向往善良和幸福的心。所有的一切,宛如那把金错刀,偏偏破碎。——沧月《血薇》

  8、或许,不事生产,依附于人,所以这世上的女人的命才那么轻贱。——沧月《花镜》

  9、即使是这样的痛苦,也终将会过去,人生依旧漫长而充满期许。然而,最可怕的就是绝望中的人往往连一时半刻都等不了,不顾一切、急不可待地就想沉入永恒的睡眠……——沧月《花镜》

  10、夏之日,冬之雪,百岁之后,归于其室。——沧月《七夜雪》

  11、无论你需要维护什么,你都需要力量,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而将这种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你难免会失望。力量要靠力量来获得,然,你什么都没有,所以你什么都无法保护。这个世上除了黑与白,还有第三种,甚至上千百种颜色,你将来会明白。——沧月《血薇》

  12、罗浮山上凤凰花盛开,如同红云绕山,花树下落英缤纷,是被剑气搅起的残花。两位少年和一个孩子的影子在发黄的记忆中鲜亮起来。白衣和青衣的少年,都是十六七岁。——沧月《曼珠沙华》

  13、可是,这满城的灯火,却没有一盏是为她点燃。——沧月《忘川》

  14、能驭万物而不能驭一心,能降六合而不能护一人,那样俾睨的一生,最后还是难逃命运。——沧月《护花铃》

  15、六月的雪,那是上天为了安抚那个灵魂而降下的飞雪。然而六月里的雪,没有落地便已经枯萎,化为洁白晶莹的花朵,无声的告诉每一个过往的人:在上天眼里,她无罪。——沧月《花镜》

  16、能驭万物而不能驭一心,能降六合而不能护一人——这一切,原来并不是什么力量的高低能够决定的。——沧月《护花铃》

  17、天地如此辽远,时空如此寂寞,我又怎能再留下你一个人。——沧月《镜》

  18、“哥哥……要娶妻么?”后面的话仿佛都没听见,孩子扯着兄长的衣襟,“娶妻——就是说要和那个人呆在一起,不要天籁了是不是?难道有别的女孩子,比天籁更漂亮更讨人欢喜么?”——沧月《曼珠沙华》

  19、虽然眼前这个人总是满身酒气,醉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少,说话又往往凉薄刻毒,但不知为何,与他在一起,却依稀能感到某种温暖——这种安稳宁静的感觉,即便是当日在听雪楼里,那个权倾武林的人都不曾带给过她。——沧月《忘川》

  20、灯火下,那一片片火红的曼珠沙华仿佛燃烧起来,恍如记忆中永生难忘的那场大火……那场将她一生欢跃和幸福付之一炬的大火。——沧月《曼珠沙华》

  21、万人仰望时刻的漫天绚烂,而转瞬掬捧时却是空无一物。这一切,留下的,终究只是幻影而已。——沧月《幻世》

  22、所谓的宿命和责任实在是太沉重的东西,会压垮你一生的梦想。——沧月《镜》

  23、小吟,小吟……如今,苍茫海里的踯躅花已经开了一年又一年,然而,上穷碧落下黄泉,山长水远,天地茫茫,恐怕是再也相见无期了。原来,人这一生中,唯独“离别”,才是真正的永远。——沧月《血薇》

  24、然而在那个丫头眼睛里,除了她的哥哥,根本看不到别人。他曾暗自不服气,努力想从各方面超越天征——然而无论他是否成功,在那个丫头看来,他永远是和她抢夺哥哥时间、让哥哥不能整天陪她玩的坏家伙罢了。——沧月《曼珠沙华》

  25、原来很多年来、自己一直不停地和那个丫头作对、气她欺负她,便是因为只有她发火的时候眼里才看得到自己,而不是平日那般只看着唯一的兄长。——沧月《曼珠沙华》

  26、那个眼睛大得出奇的丫头坐在凤凰树上,手指绕着头发,晃着双腿笑吟吟地看着。——沧月《曼珠沙华》

  27、要知道贪恋温暖是人的天性,但玩火者,必自焚。那些火,你可以借来温暖一夕,却永远不要过度靠近火源—记住,不要过度依赖一个人,也不要永远为失去任何一个人而心智受乱。否则,你的毁灭也只在旦夕之间。——沧月《忘川》

  28、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生命是一场负重的奔跑,他和她都已经疲惫不堪,为什么不停下片刻,就这样对饮一夜?这一场浮生里,一切都是虚妄和不长久的,什么都靠不住,什么都终将会改变,哪怕是生命中曾经最深切的爱,也抵不过时间的摧折和消磨。——沧月《七夜雪》

  29、原本总觉得这应该是属于我的,到后来才发现,从一开始这样的想法就有些可笑。凭什么呢?这个世界上,又有谁天生就该属于谁?——沧月《忘川》

  30、她并没有死去,也没有发疯。她安静地在水下长大,犹如一朵莲花在幽静的水下缓缓盛开。每日里,她都仰望着密室上空幽蓝色的水光发呆,看着那光线由弱变强,再由强变弱便知道又是一天过去了。——沧月《曼珠沙华》

  31、没了眼睛,黑洞洞的眼窝里留下干涸的血,凝固在皱纹层叠的脸上。然而奇怪的是那张脸上居然没有恐惧的表情,嘴角以诡异的弧度弯上去,做出一个僵硬的笑,仿佛临死之前还在某种诱惑里不可自拔。——沧月《曼珠沙华》

  32、那丫头……如今是不是长成了美人呢?脾气也该好点了吧?——沧月《曼珠沙华》

  33、凡是阳光照耀到的每一寸土地都会有阴影。——沧月《镜》

  34、“哗啦”,那一桶沉得出奇的水终于提了上来,然而南宫陌在月光下一眼瞥见井中升起的苍白诡异的脸,脸色瞬间一变。闪电般退开,右手已经迅疾无比地拔出剑来,直指井台。——沧月《曼珠沙华》

  35、他永远无法忘记在雪夜的山谷醒来那一刹的情景:天地希声,雪梅飘落,炉火映照着怀里沉睡女子的侧脸,宁静而温暖――他想要的生活不过如此。然而,在那个下着雪的夜晚,他猝不及防得梦想的一切,却又很快地失去。只留记忆中依稀的暖意,温暖着漫长寂寞的余生。——沧月《七夜雪》

  36、被泡得浮肿的尸体上下,只有咽喉处有一个伤口,位于颈部血脉处,仿佛被什么细小的尖利之物刺入,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小洞。让他感觉蹊跷的是那一处的血脉是流向心室的,并非一被刺伤就喷血至死的动脉。——沧月《曼珠沙华》

  37、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的,旁人哪能陪伴到底?——沧月《花镜》

  38、能驭万物而不能驭一心,能降六合而不能护一人;他终其一生想要守护的东西,却入指间砂正常滑落。——沧月《护花铃》

  39、原野上终将开出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沧月《镜》

  40、一个人,如何能因为不确定天亮后是否有晴天,就容许黑夜永远笼罩下去?——沧月《镜》

  41、这一切、终归都结束了……无法遗忘,只待风雪将所有埋葬。——沧月《七夜雪》

  42、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沧月《花镜》

  43、原谅此刻转身离去的我,为那荒芜的岁月,为我的最终无法坚持,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却最终抵不过时间。——沧月《七夜雪》

  44、记得要忘记。——沧月《镜》

  45、如今,在这个世上,我只有你,你也只有我了——别的人,他们都是想把我们逼疯!他们才是一群疯子!——沧月《幻世》

  46、她已经记不得这是他第几次突袭偷吻她了,但无论多少次,每一次他忽地靠近却都如同第一次一样,令她脑海一片空白,有轰然的回响。——沧月《忘川》

  47、没有人愿意回顾有罪恶的日子。——沧月《花镜》

  48、灵均默然叹息,语气如同枯井,波澜不惊,“十年了,人世岁月匆匆,胧月从一个小孩长成了妙龄女子,而我,却还是和她相遇时候的模样。再过十年,等蜜丹意长大,胧月老去,我还会是如今的模样……直到胧月八十高龄,我依旧还会停留在年轻时的模样——很可怕的事情,不是吗?”——沧月《忘川》

  49、即使是在面对不愿意看的东西时,也要站着正视它。——沧月《血薇》

  50、那一剑如雷霆般自下而上,在瞬间刺穿了昀息的胸膛,把拜月教的祭司牢牢地钉在了红莲幽狱的顶上。琉璃般的牢顶有无数裂痕延展开来,如一朵曼珠沙华的绽放——那一剑的力量,甚至刺穿了幽狱的结界!——沧月《曼珠沙华》

  51、青碧色的野草中,隐约有一点一点的红色跳跃——是不知名的野花。没有叶子,高挑的花茎上簇生着红色的花朵,一丛一丛,甚是美丽。——沧月《曼珠沙华》

  52、“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萧停云肃然,微微吸了一口气,“那么说来,岂不是和他在一起的每一瞬,都有可能陷入幻境而不自觉吗?”——沧月《忘川》

  53、是的。我是爱你的。我输了。——沧月《镜》

  54、原来这一场千里的跋涉,只是为了一场甚至无法相见的别离。——沧月《七夜雪》

  55、那样苍白秀丽的脸,和他的面目如此相似……十年来,阴暗的天空下,他们的人生彼此交错,宛如两条藤蔓,相互纠缠着错综复杂地生长起来,扎入心底的最深处。那样畸形的、不可告人的关系,却是他生命中失去那人后仅剩的温暖,如何割舍得下?如何割舍得下!——沧月《曼珠沙华》

  56、人总是自以为是——他们眼睛看不到,便以为不存在。——沧月《镜》

  57、人生如逆旅。——沧月《花镜》

  58、年轻的爱难道就是如此么?如此的盲目、疯狂、目空一切,即使天地合风云变也义无反顾,绝不后悔——在旁人看来,或许会轻蔑第说:那不是爱情,那只是迷恋……不知所谓、毫不值得的迷恋而已。但是,即使是短暂的迷梦,有时也能攫取到永恒的祭品。——沧月《花镜》

  59、迦若,你的心底是否也会感到一丝丝的歉疚和绝望?原来,就算尽了全力,还是有些东西终究无法守护和救赎。那是我最后能做的、唯一的“护”了。——沧月《护花铃》

  60、昀息大人以前曾经说过,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而如今,在这荒芜的彼岸,她如一朵花般在黑暗里默默成长,默默开放,又默默老去——虽然这一切只有身畔的扶南可以看见,但即便只是这样,她也不会觉得孤独了。——沧月《曼珠沙华》

  61、呵,哥哥再好也是嫂子的——你以为天征可以一世陪你啊?——沧月《曼珠沙华》

  62、天地不过是飘摇的逆旅,昼夜不过是光阴的门户。——沧月《花镜》

  63、那个瞬间他有些沮丧地吐了口气,终于承认自己还是很想念那个凶霸霸的丫头天籁——这门婚事被一拖再拖,自己对外一点都不着急,其实心里早就恨不得把叶天征揪出来爆打一顿,逼问他为什么迟迟不肯把妹妹嫁过来。——沧月《曼珠沙华》

  64、人生本苦,只是各人承受的形式不同,又何必总是自以为与众不同?——沧月《忘川》

  65、那些给过他温暖的人,都已经永远地回归于冰冷的大地。而他,也已经经过漫长的跋涉、站到了权力的颠峰上。如此孤独而又如此骄傲。——沧月《七夜雪》

  66、他站在走廊上,看着那个十二岁女孩儿的背影,忽然就有些发呆。——沧月《曼珠沙华》

  67、活死人的脚步是拖沓而缓慢的,凝滞地响起在荒废的空园中。——沧月《曼珠沙华》

  68、谁又比谁好一点呢?——沧月《忘川》

  69、一梦过十年,到最后,那个毛丫头凶霸霸的脸都在记忆中模糊起来,唯一清晰的、是那一日她扑上来在他手腕上恶狠狠咬下的那一口。那深得见骨的牙齿印,宛如烙铁般留在他手上。——沧月《曼珠沙华》

  70、神澈呆住了,仰头望着昀息,眼神瞬息万变。从震惊、不信,悲哀,渐渐变成极端的愤怒,那只血红色的手缓缓垂落,握住了那支白骨的长剑。——沧月《曼珠沙华》

  71、伤痕累累的可怖身体上,却有一张漂亮稚气的完美的脸,女童转过头看着南宫陌,手指间蠕动着一枚白色的线头大小的虫子,笑:“这就是幻蛊哦!如果我一放手,它就会在你脖子上伤口里钻进去,钻进去……一直钻到你的头颅里,吃掉你的脑子。”——沧月《曼珠沙华》

  72、春风桃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沧月《忘川》

  73、那样充满杀气的一句话,仿佛一把锋利的匕首,啪的一声撬开了多年来他强自压抑紧闭的复仇之门,他只觉心里无数的杀气和憎恨在酝酿了多年后,汹涌直冒上来。——沧月《曼珠沙华》

  74、这么些年来,呆在他身边,她的内心,都渐渐不由自主的被那样的黑暗吸引了吧?她居然喜欢那样的不见天日。虽然看不见他,却知道他在黑暗的某一处,于是,就心安。——沧月《幻世》

  75、有时候,看一个人只要一眼就已经足够。——沧月《花镜》

  76、“怎么,我会落下半身不遂吗?”原重楼看到她脸色不大好,心里也是一沉,嘴里却说得轻松,“如果我好不了,那就得一辈子赖上你了——你回中原我都要跟了去。你要是扔下我不管,我就敲锣打鼓跟在你身后,告诉所有人你对我始乱终弃。”——沧月《忘川》

  77、火红火红的一片,翻腾着,漫卷着,围绕着那一片荒凉的土地烈烈燃烧,发出滋滋的声响,仿佛有恶灵在烈火中哀嚎……那些满山漫野的曼珠沙华,就这样和那个缔造出它的主人一起、付诸一炬,化为片片灰烬盛放在彼。——沧月《曼珠沙华》

  78、昨日种种,亦如昨日死。——沧月《花镜》

  79、我真的要嫁人了吗?——沧月《花镜》

  80、今夕何夕?猛悟——今夕已是曲终人散。——沧月《七夜雪》

  81、一个人如果还知道流泪、还知道痛苦,那必然就还有他要守护的东西。——沧月《镜》

  82、我只是累了。请容我安眠。——沧月《镜》

  83、他抬起头来,做了一个手势,头顶的乌云迅速散去,暴雨也随之停歇,云开日出,阳光灿烂。他凝视着远处,右手再度动了一下,仿佛感觉到了主人无声的召唤,一条双头的巨蛇分开了草叶,悄然游来,稳稳地用背部接住了他。——沧月《忘川》

  84、因为你没有看出来,那是不同高度上的两片云——你在底下看上去它们重合了,事实上却永远不会相遇。——沧月《护花铃》

  85、那不是血——我忘了,人类所能给予我的、和血一样潮湿而温热的,还有……泪。当然,我品尝到前者的几率远远大于后者——对于我来说,后者比前者珍贵亿万倍。——沧月《血薇》

  86、每个人都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原来就算尽了力,有些东西仍无法守护。——沧月《护花铃》

  87、又是一场长长的噩梦,混乱、阴暗而绝望。——沧月《曼珠沙华》

  88、某些东西一旦枯萎,就是无法再次舒展开的——比如爱情……还有生命。——沧月《七夜雪》

  89、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对他的人生来说,她不过是个半途而止的路人罢了。——沧月《忘川》

  90、而那个人如同一只受伤的白鸟一样被钉在金索上,白袍上溅满了殷红的血,如残破的羽翼垂落下来。——沧月《曼珠沙华》

  91、真像是做梦啊……那些闯入她生活的人,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结果什么都没有留下,就各奔各的前程去了。只留下她依然在这个四季都不会更替的地方,茫然地等待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将来。——沧月《七夜雪》

  92、杀人者怎么懂得苍生。——沧月《镜》

  93、她用手指继续逗弄着自己的发梢,笑了笑:“喏,这一口,是蝎子蜇的;这一口,是蛇咬的;那边呢,是蜈蚣咬的……我们拜月教的百毒万劫灭心大法啊,就是非要这样练出来才行。”细小惨白的小手在他面前晃动,卷着漆黑的头发,女孩却是笑吟吟的。——沧月《曼珠沙华》

  94、碧落苍茫水连天,此中血泪与谁言?千年未消海皇恨,一夜涛声到枕边。——沧月《镜》

  95、人心险诈,杀戮本来由世人自寻,为何却把恶名推卸到刀剑的头上?!——沧月《血薇》

  96、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无复仙娥影,空留明月辉。如今,破镜算是重圆了,然而未来又是如何?——沧月《花镜》

  97、昀息的手指在她颊边轻轻抚动,声音却渐渐衰弱。他是多么的爱这双澄澈纯粹的眼睛,但如今却是再也回不去了……是他亲手把小小的白仙女,变成了红色的小妖精。——沧月《曼珠沙华》

  98、婚事定下的那一日,他尚在为此郁闷不已,就见那个小丫头冲了过来,一言不发就动手打人。因为心里也窝火,他一点不客气地还手了,轻而易举地扭住了天籁的手,也是恨恨:“你叫什么?我才要叫呢!——你以为我愿意娶个老婆回来天天打架啊?”——沧月《曼珠沙华》

  99、灵均在月下横过短笛,刚想要吹,忽地想起了什么,笑了一笑,又把笛子收了起来,低声自语:“会做噩梦吗?不会吧……难道真的有这么难听?”——沧月《忘川》

  100、雪怀,你什么时候才能醒,你要是再不醒,我就要老了。——沧月《七夜雪》

  101、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何处是归途。——沧月《七夜雪》

  102、第一次,连她都有压抑不住的想大笑的悲凉和愤慨……原来,长歌,是可以当哭的。——沧月《幻世》

  103、一个小小的殷红血手印留在断裂的布上,栩栩如生,仿佛要跳出来迎面打人一个耳光!——沧月《曼珠沙华》

  104、偶入桃花源的人,如果想要再度刻意寻径而入,又哪里能如愿呢?——沧月《花镜》

  105、月光惨淡,僵尸在远处低吼,眼前仿佛有火焰跳跃,那些花开得如此恣意疯狂。那已经开败结出的果实里,隐约有什么在扭动,仿佛想要挣脱果壳。——沧月《曼珠沙华》

  106、怪不得能伤了我的黑羊们,原来用的是灭魂剑……嘿嘿,鼎剑阁南宫世家?又来迎娶新娘了?你不可能再迎娶到叶家二小姐回去——她迟早要变成我的黑羊儿。——沧月《曼珠沙华》

  107、错的就是错的。即使没有人敢指出来,错的也不会变成对的。——沧月《花镜》

  108、最深的爱恋,却终究抵不过时间。——沧月《七夜雪》

  109、她不过是一个过客,来到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沧月《花镜》

  110、本以为三生美满的葛巾早已香消玉损。而在她死后,她的丈夫居然挖出她生前最爱的御衣黄,献给了奸相秦桧作为晋升之阶!牡丹有铮铮傲骨,昔年曾不惜焚成焦炭也不屈服于女帝的淫威,如今被自己最爱的人出卖,葛巾…会哭么?——沧月《花镜》

  111、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沧月《忘川》

  112、人生在世,不过是像傀儡一样的躯壳,当灵魂离开肉体的时候,剩下的躯壳就像断了线的傀儡一样散落一地。——沧月《花镜》

  113、逝者已矣,生者活着就是赎罪……那么久的事了,那些血、就让它永远的埋下去罢。——沧月《花镜》

  114、每年的十月十五,我会随着潮水,回到云荒来看你……——沧月《镜》

  115、看在你不怕死的份上,现在给我立刻转身,离开扶风寨、沿原路下山——我不但给你解药,还保证让黑羊儿都乖乖呆在原地。——沧月《曼珠沙华》

  116、原来,这世上唯独死亡是公平的——无论对于谁,都是那样留下毫不容情的烙印。——沧月《护花铃》

  117、谁也救不了谁的,人必须自救。——沧月《护花铃》

  118、既然他去了死境,那么,她又怎能苟且偷生!心里有某种从未有过的激情排山倒海而来,缥碧走到了神庙的东门,伸手摘掉了门闩,推开写满了符咒的宫门。知道外面便是死亡,但她依然头也不回。——沧月《曼珠沙华》

  119、那个伤口深处,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血肉里,有什么东西在拱着,似乎立刻就要钻出来——是虫子么?——沧月《曼珠沙华》

  120、嘻嘻……这种长在阴湿墓园里的花,被称为死者之花或者彼岸花——不过天竺那边的人叫它曼珠沙华,你不觉得这个名字很美么?——沧月《曼珠沙华》

  121、幸福不是别人能给予的,是要靠自己去争取。——沧月《血薇》

  122、权势是一头恶虎,一旦骑了上去就再也难以轻易下来。所以,他只有驱使着这头恶虎不断去吞噬更多的人,寻找更多的血来将它喂饱,才能保证自己的不被反噬。——沧月《七夜雪》

  123、他的怀抱冰冷而潮湿,然而,仿佛却是一个让人坠落其中就不愿意醒来的噩梦。——沧月《幻世》

  124、那是雪谷老人夕影刀谱里的“梦非梦”。那一刀无形无迹,凌厉无比,如同一片薄光,切开了眼前笼罩的浓得看不见的黑夜。是的,是真的“切开了”黑夜!——沧月《忘川》

  125、那个尸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月光黯淡、所以有点眼花,他仿佛看到有什么细小的东西从断开的腔子里噗的挣出来,唰地一声钻入地面。——沧月《曼珠沙华》

  126、临安城。天水巷。一间花铺,一位永不见苍老的神秘女子。那里可以买到改变命运的奇异花草,但必须付出昂贵代价……你,愿意吗?——沧月《花镜》

  127、天宫凡世,百年流转一念所系便是辗转几生: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到头来,一切去依旧如晨曦般消失无痕。天地不过是飘摇的逆旅,昼夜不过是光阴的门户。——沧月《花镜》

  128、你不曾活过,所以不知道其实活着不如想象中的美好。——沧月《镜》

  129、这不是什么爱,而是因为我们两个都是背天逆命的叛逆者……在这一场放逐灵魂的孤独旅途上,我们是彼此唯一的同伴。——沧月《花镜》

  130、死这种事情从来不曾令我们害怕,我们所怕的,反而是被这样的“永生”消磨殆尽所有的力量。——沧月《花镜》

  131、这是他一生从未有过,也不会再有的温暖。——沧月《七夜雪》

  132、凭什么决定我需要忘记什么?忘记我的眼睛是怎么盲的、忘记这几千年来足以流满这个镜湖的血和泪?忘记那些侮辱着、损害着我们的人?忘记这个世间还有“反抗”这两个字?让孱弱的一族在沉默中走向永恒的消亡、然后说那就是天命?——沧月《镜》

  133、谁能常伴汝?空尔一生执!醉笑陪君三万场,猛悟今夕何夕。——沧月《七夜雪》

  134、已经是末路,回头已无处可去。——沧月《忘川》

  135、世事,从来没有绝对。——沧月《血薇》

  136、昔日鸾凤止阿房,秦宫三载锁离殇。烽火燎天悲歌泣,致使荒魂返故乡。隔秋水,望八荒,浮生一寐多惆怅。梧桐翠,竹影深,重楼之中待凤皇……——沧月《曼珠沙华》

  137、黑色曼陀罗花中传言都住着一个精灵,他们可以帮你实现心中的愿望!但是,他们也有交换条件,那就是人类的鲜血!只要用你自己的鲜血去浇灌那黑色妖娆的曼陀罗花,花中的精灵就会帮你实现心中的愿望!只能用鲜血浇灌,因为他们热爱这热烈而有致命的感觉。——沧月《曼珠沙华》

  138、这世间,又有谁会知道命运之曲是什么时候开始,又在什么时候戛然而止?当命轮转动的时候,所有人随之相聚,起舞,而一到终场,就如提线木偶一样颓然而散。甚至,都来不及好好说一句告别的话。——沧月《忘川》

  139、许多年后,他带着羌笛,一路吹着她最爱的曲子,终于从漠北来到她的故乡。忘川彼岸途,十里桃林下,她沏一壶茶,明眸巧盼。竟如初见。——沧月《忘川》

  140、被他用灭魂剑指住的咽喉早已经被人割断,伤口在水里泡得溃烂,眼睛毫无生气的半睁着,身上裸露的肌肤在水里泡得浮肿苍白,尸斑满身,散发出一阵阵奇怪的腥臭气息,尸体上隐隐长出了灰白色的菌类。——沧月《曼珠沙华》

  141、又是血迹……这些陈旧的血迹显然是喷溅上去的,和前面十一户空屋里一样比比皆是。到处是刀砍剑削的痕迹,散落的生锈暗器——综合所有迹象,显而易见这个罗浮山脚的小寨子曾经发生过一场大规模的杀戮,所以导致了如今的荒无人烟。——沧月《曼珠沙华》

  142、纵然是七海连天,也会干涸枯竭;纵然是云荒万里,也会分崩离析。——沧月《镜》

  143、外面夜风沉醉,幽暗的林间有不知名的鸟儿婉转轻啼。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走在月光里,她心中一片柔软,顺从地被他拉着往前走,一直穿过了竹林和天光墟。——沧月《忘川》

  144、无论如何,生命是不可以被轻贱的。——沧月《花镜》

  145、生命简单得只为一个人跋山涉水,奔波忙碌,带着所有的坚持与信念,以及生命里最深的爱恋,仿佛就这样可以直到永远,却最终比不过时间,抵不过宿缘。——沧月《七夜雪》

  146、命运……如果真的有人类所谓命运的话,那么命运的转轮从开始转动此后,所有人就都在命运的流程里生、离、死、别,随着命运之轮的转动永不能再停歇!——沧月《血薇》

  147、刺不下去了,是么?你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啊,是不是?所以拼死也要上罗浮山去?——沧月《曼珠沙华》

  148、而且,就算是这里遭到过袭击,有过血腥的灭顶杀戮——可尸体呢?总有尸体留下吧?可一路上他不但没看到一具尸体,就连坟冢都没有看到一个!——沧月《曼珠沙华》

  149、风月场里的话哪能一句当真。——沧月《花镜》

  150、我并不以年少时的青涩锋芒为羞,也不以如今的敛藏隐忍为憾,因为我知道再过五年回顾如今,一定也会发觉出种种的不如人意。人,总是要经历过这样反复回环的锤炼,才能慢慢地成长和上升。——沧月《七夜雪》

  151、我才不要嫁给你!我要嫁给哥哥——爹坏死了,要把我从家里赶出去!我要嫁给哥哥!——沧月《曼珠沙华》

  152、问天何寿?问地何极?人生几何?生何欢?老何惧?死何苦?情为何物?轮回何在?苍生何辜?——沧月《镜》

  153、光阴流转,韶华易逝,任凭红颜在眼前盛开又凋谢,始终未曾改变的,唯有这一袭白袍,以及白袍下那颗入定寂静的修行者之心——那是勘破所有色相、与天地合为一体的心,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永无挂碍。——沧月《忘川》

  154、很多东西,外面看着一模一样,内底里,早不是那样子了。——沧月《花镜》

  155、有喘息,有心口起伏,然而眼神却是凝滞的,灰白浑浊的一团、不辨眼白瞳仁,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手脚僵直,被切开的颈部伤口里、流出奇怪的紫黑色的血。——沧月《曼珠沙华》

  156、在以后无数个雪落的夜里,他经常会梦见一模一样的场景,那种刻骨铭心的绝望令他一次又一次从梦中惊醒,然后在半夜里披衣坐起,久久不寐。那一夜雪中的明月,落下的梅花,怀里沉睡的人,都仿佛近在眼前。——沧月《七夜雪》

  157、我想要的——是那手指再也抓不住的东西。——沧月《镜》

  158、那个简陋的黄土坟,仿佛是地狱张开的口,在暮色中狰狞地笑。他站在破洞旁,灯光照到了坟下死人已然开始腐烂的青白色脚踝——一阵让人遍体生寒的阴风从地底吹来,灯火剧烈地跳了一下,几乎熄灭。——沧月《曼珠沙华》

  159、黑夜在头顶悄然降临,所有人都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家,每一扇窗里都有一盏灯,而每一盏灯火都在等待着一个归人——可是,这满城的灯火,却没有一盏是为她点燃。她只是一个漂泊天涯的孤独者,至死都无处可去。——沧月《忘川》

  160、然而,看得到别人的过去未来,却同样是意味着要分担起别人生命的重量。——沧月《花镜》

  161、不忠之人,杀!不孝之人,杀!不仁之人,杀!不义之人,杀!不礼不智不信人,奉天之命杀杀杀!——沧月《镜》

  162、管他是鬼是人,人挡杀人,鬼挡杀鬼便是!——沧月《曼珠沙华》

  163、可是我的一生,可能也只有这一天可以去扭转命运——就算是星辰坠落大地毁灭,也无法阻拦我!——沧月《镜》

  164、这几日来,她时时刻刻在心里听到这个东西的声音,尖锐、恶毒而又疯狂。先是一句一句地帮她回忆起在红莲幽狱发生的一切,摧毁她仅剩的一点自信,然后再一句一句地勾起她内心的种种阴暗念头。——沧月《曼珠沙华》

  165、生与死,爱与憎,情与仇,恩与怨。这其间的距离,在叱吒江湖、笑傲武林的人们眼中看来,正如青锋刀口一般,相隔仅有一线。——沧月《护花铃》

  166、在后院那个僵尸的颈部血肉里,蠕动着的也是同样的东西:那是有生命、会自己活动的事物,有着奇特而强大的力量。——沧月《曼珠沙华》

  167、荆棘覆盖着藤葛,蔹草长满了山。我所爱的人埋葬在此处。谁来与他作伴?唯有孤独!夏日漫长,冬夜凄凉。等百年之后,再回来伴你长眠。——沧月《七夜雪》

  168、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背叛就背叛的彻底吧。——沧月《镜》

  169、永失所爱……然而,死别比之生离,不知哪个更为残酷。——沧月《护花铃》

  170、不可以怀疑自己已经走过的路,因为已经无路可退。——沧月《镜》

  171、我并不爱这场浮生——只是到了现在,却已经不能中途放弃……——沧月《镜》

  172、紫夜,我将不日北归,请在梅树下温酒相候,一定赢你!——沧月《七夜雪》

  173、风中的青色衣裾,宛如一个坠落在深渊里的迷梦,永不再醒。“这个世上,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能够困住你。”——沧月《幻世》

  174、那一次的大难里,才十八岁的少庄主从魔教长老手中逃生,拉着妹妹燃烧的试剑阁里冲出,却被刺伤了肺。——沧月《曼珠沙华》

  175、这样装出来的无辜和纯洁底下,却是握着滴血的白骨利剑,随时准备洞穿别人的咽喉。——沧月《曼珠沙华》

  176、人生,如果能跳过痛苦的那一段,其实应该是好事呢……——沧月《七夜雪》

  177、当神已无能为力,便是魔渡众生!——沧月《护花铃》

  178、人这一生中,唯独离别,才是真正永远的。——沧月《血薇》

  179、寂寞的永生,那又是多么残酷的岁月。——沧月《花镜》

  180、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觉得这个戴着面具的人神神秘秘,敌我莫辨,因此也深怀着戒心。直到这一刻,放下了刀剑和江湖,心里才有些释然——是的,从她坠入险境到现在,这一路上,只有两个人一直是帮着她的:一个是重楼,而另一就是他。——沧月《忘川》

  181、这不是什么爱,而是因为我们都是背天逆命的叛逆者。——沧月《花镜》

  182、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来兮,何所终……——沧月《七夜雪》

  183、纵然是七海连天也会干涸枯竭,纵然是云荒万里也会分崩离析。这世间的种种生离死别,来了又去犹如潮汐。——沧月《镜》

  184、“不必如此,幽草……只要有一个人相信,我就不会疯。”黑暗中,那个人忽然说。——沧月《幻世》

  185、她知道,其实是她心里的天幕坠落了……十三岁的孩子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切,似乎惊吓到痴呆了,丝毫不知道躲闪或者惊叫。四周的火蔓延过来,包围了她,舔着她的衣角和头发。艳丽的火宛如开放的红色花朵,然而映着火光的孩子的眼睛,依然是黑白而空洞。——沧月《曼珠沙华》

  186、外面月色惨淡,风在空空的寨子里回旋,一人高的野草沙沙晃动,草间一丛丛红色的花儿开的分外茂密。那样的红色有种惨艳的味道。——沧月《曼珠沙华》

  187、世上的事,谁能想得到呢。就如你无法知道你将遇到什么样的人,遇到什么样的事,你也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在何时转折。有时候,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次擦肩而过的邂逅,便能改写一个人的一生。——沧月《七夜雪》

  188、人的一生,觉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沧月《镜》

  189、苏摩,苏摩……寂寞吗?如果生与死只是一个人的话。——沧月《镜》

  190、我自己都没有的东西,怎么给你!——沧月《血薇》

  191、焰火在他们身边爆炸,伴随着从天空飘落下来的灰烬,像一片片飘忽的雪花。雪是死去的雨,而这灰烬……则是烟花的尸体吧?万人仰望时刻的满天绚烂,而转瞬掬捧时却是空无一物。——沧月《幻世》

  192、触手处密密麻麻软而湿的蘑菇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感觉——然而意外的是井绳居然尚未朽烂,连着底下的铁桶,撞击着井壁发出半满的空空声。——沧月《曼珠沙华》

  193、颈中有血慢慢渗出,流入他衣领。细小的牙齿咬着他的血脉,他隐约听到有咕嘟的吞咽声,让他全身的血都冷了下来——这个妖女在做什么?她在喝他的血?她在喝他的血!——沧月《曼珠沙华》

  194、眼前晃动的都是僵尸惨白的脸,不会转动的浑浊眼球、直直伸过来抓人的苍白手臂,那些“人”似乎根本不懂避让,更不懂恐惧,争先恐后地往他的灭魂剑上扑过来,那些腐败的、伤痕累累的手臂举着,如同惨白的树林。——沧月《曼珠沙华》

  195、枉她一心倚赖你,你毕竟未能护得她周全——若是以后小叶子嫁入南宫世家,决不会再有这种事!——沧月《曼珠沙华》

  196、或许,看得到和看不到的,记得起和记不起的,都已不再重要。——沧月《花镜》

  197、是呀……想不到南宫公子还挺聪明的,我以为你还是个不用脑的傻小子呢!——沧月《曼珠沙华》

  198、从未开始,何谓完结。——沧月《护花铃》

  199、眼睛定定看着灯下仰起的稚气笑脸,他的手陡然无力。——沧月《曼珠沙华》

  200、他们当时只隔一线,却就这样咫尺天涯地擦身而过,永不相逢!永不相逢!——沧月《七夜雪》

  201、有的时候看起来,天上的两片云总会有相遇的一天。可是人们不知道,那是不同高度上的两片云,永远也不会相遇。——沧月《护花铃》

  202、青岚心念生死如一,伽若倾尽一生之力……——沧月《护花铃》

  203、孩子是可怕的,因为年幼,因为对善恶的不在乎与不明确,在他们恨一个人的时候,甚至比任何成年人都要恶毒。——沧月《血薇》

  204、哥哥不要嫂子了,一世陪你好不好?——沧月《曼珠沙华》

  205、即使一开始义无反顾的选择最后也会偏离轨道,我们不是神,谁也无法定义后来时间的轨迹。伫立的太久也许就是失之交臂之后终身的遗憾,然而最后的最后是否还有那曾经的梦?——沧月《七夜雪》

  206、一夜之间,通往试剑山庄的路边长满了曼珠沙华。一朵朵在夜幕下怒放着,簇拥着那条石径,犹如烈焰燃烧着的通往地狱的路。——沧月《曼珠沙华》

  207、在那只惨白的手抓住自己足踝前、一脚踢在僵尸太阳穴上,因为紧张用力过猛,竟一下子将那颗头颅从腐烂的身体上踢飞。——沧月《曼珠沙华》

  208、那个角落里,悄然开出了一丛颜色妖艳的红花,如地狱的火般跳跃。——沧月《曼珠沙华》

  209、热烈的爱,疯狂的恨。——沧月《血薇》

  210、我不想为任何人哭。——沧月《血薇》

  211、无法遗忘,只待风雪将所有埋葬。——沧月《七夜雪》

  212、明月年年升起,雪花年年飘落。——沧月《七夜雪》

  213、名花凋零于乱世,宁可枝头抱香而死,也不曾坠入尘埃。——沧月《花镜》

  214、世事多有缺憾。——沧月《花镜》

  215、彼岸花,花开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沧月《护花铃》

  216、善恶在于一心,那和“是人”、“非人”,其实并无关联。——沧月《花镜》

  217、原来,人各自都有各自的坚守,还说不上是谁怯懦。——沧月《花镜》

  218、所有的付出都是要有回报为前提的,没有人会无条件对另一个人好。——沧月《血薇》

  219、有光的地方必有影。——沧月《镜》

  220、里面居然灯火辉煌,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灯下,穿着鲜红色的衣服,脸藏在阴影里,抚弄着短笛:“你看看这些花……这些漂亮的曼珠沙华。你不喜欢么?”——沧月《曼珠沙华》

  221、那样的比试里互有胜负,然而每次天征赢了一招半式,那个小丫头便会拍着手欢呼,大力赞美自己的哥哥;而如果不幸他赢了,多半花树上便会扔下一只烂果子。——沧月《曼珠沙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