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冬探春茶诗语丝

随笔 时间:2017-07-12 我要投稿

  厚冬探春茶诗语丝

  厚冬探春,茶诗语丝【1】

  冬衣长,粘霜凄凄,冬衣厚,冰雪凌凛。

  长衣睡,叹寒雪冰意;薄心语,憾人生凉雨。

  冬的冷、冬的凄萎、冬的失怀,如一苍老的人生落魄,看到的是失落后的炎凉世态,感发的是人生受挫的天意安排。

  然,非如此也。

  冬如一冰丝坐蚕,禅悟吐丝,破莹化蝶,虽厚了冬的冷,长了冬的沉寂,冷了冬的皮肤,可冬不能不说是裹着春的一次人生蝶化。

  在人生起伏的低谷里,往往是人生峰谷到来前的一次坐化。

  此时,需要的不是坐冬说冷意,而是厚冬探春意,沉寂悟心语。

  一次人生挫败,就是一次人生路途上,缺陷的凸凹表白,没有冰骨的晶化,没有痛心的疗伤,是很难在下一个行程中,走得稳、走得直。

  冬的冰与雪,不妨看成是水的魂魄升化。

  水没有经过寒意,是永远往地处滚爬,只有经过北风的肆意,苦寒的结晶,才能如花絮飞扬、如白玉折光。

  冬的季节,我们脚下的大地,把下一个季节的春意醇酿,如一杯万花的花束,如一碗千味的芳香,在默默地,以温暖火热的心胸,坐在冰天雪地看春语。

  这不能不说,冬是一个坐禅的人生禅化过程,决非是颓废、消沉,或是枯木长睡不起。

  冬的厚意,是一本坐茶品叶心的静语。

  冰雪虽有一色,但却看到了阳光皮肤上的五颜六色,这七彩的世界,不正是那春后花开的万花世界。

  冬的雪以缤纷的飞扬,写了一首春花浪漫的诗句,悟出了花的世界都很精彩,但也很短暂,如雪溶泥,如落花凋谢。

  只要有长青的心境季节,何在乎那花开在哪季,花落在哪个泥!

  冬的语句是一本人生折枝上的新绿。

  何不借冬的冷,冬的凄凄,把冬去厚读、把冬去厚味、把冬去新生。

  一个职业成功人士、一枝新叶的花绿,哪一个不是经过厚冬、寒枝后,开得如此姹紫嫣红。

  冬的诗句是首星语月吟的结晶、升华。

  在冬的沉寂中,就是把人生的晶体碎片,去打磨、去组装,如一首诗句上的字体结出无限的思考飞翔的翅膀。

  在冬的丝语中,要敢于薄去束缚自己的皮肤与四肢,敢于痛刀解剖,剔除庸俗的人生观,要有勇气直立、行走。

  冬看云,风送马,白了往日旧迹;冬看雪,天作衣,春了脚下花季。

  心厚冬,无寒意,心望春,万枝绿;何叹,脚粘冰,风吹衣,任它寒骨三丈,碎了破衣花絮,我依雪影坐雪枝,脚踩冰池作诗句,换得一生笑谈冬。

  听一首歌,怀一段情,念一个人【2】

  窗外,夜色朦胧,丝雨如愁。

  耳畔,丝丝伤感的歌声。

  “没有你感觉好孤单,思念已经化成了眼泪,,一滴一滴刺痛我的心,梦的翅膀已经受了伤,我飞不到有你的地方”。

  那是你的歌声,你说,喜欢这首歌的情调,清怨。

  你用电波从KTV传给我,那一瞬间,我幸福的笑,多么傻的人儿,如孩子般稚气。

  听着,心突然有种撕裂的痛,明明在意,明明思念,明明爱着,却要柔肠寸断去凄美绝决。

  当一种难言的情绪涌上心头时,忧伤的花儿开始在心底肆意绽放,或许,今夜,注定是个回忆的夜晚,适合一个人听你这一首歌,怀念一段情缘。

  一首歌,也许是一段不愿提及的记忆。

  喜欢听你唱歌,寂寞的夜晚,你在电话那头,用电波传给我,清香袅袅,带着孩子般的稚气,我安静的听着,生命如歌,情缘如歌,你从没有觉察,你唱歌时,我嘴角洋溢的微笑,幸福而又悸痛。

  我幸福,是因为此时此刻,能听到你的歌声,我们还曾爱着,守着一份承诺,我悸痛,有一天,若听不到你的歌声,便是曲终人散的苍凉。

  曾经,一首《女儿情》成了我的独家收藏,喜欢它的唯美,喜欢有点幸福到忧伤的旋律,喜欢戏里女儿国国王对唐三藏的情深似海,喜欢唐三藏西去临别时对女儿国国王的千古回眸。

  可我,不喜欢戏外的徐少华与朱琳,朱琳苦等徐少华21年,终生没有婚嫁,又是怎样的伤感断肠?那个多情的午后,我把《女儿情》录制成歌,放给你听,你笑,说,蠢相,唱得蛮好啊。

  你又可知,我唱的不是歌,而是寸寸痴情啊。

  那毕竟是段温柔的时光,在我小小的天空里,仿佛只要稍稍触碰,幸福的音符便触手可及。

  如今,听到那熟悉的旋律,我的情绪会莫名的拉扯,心底分明是害怕的声音,当一滴泪悄然滑落于眼眶时,我忽然悲哀地发现,原来,那首歌已经成为了一把锁,锁住了一段情,一段幸福的时光,一颗温暖的心。

  在水一方,常常惦念那座小城。

  张爱玲说,“因为一个人,爱恨一座城。”若想见者,可以跋千山,涉万水。

  若无念,虽近在咫尺,犹远隔天涯。

  忘不了那座小城的记忆,一段路,也许是一种不愿抹去的情愫。

  曾经,那短短的几分钟路程,是我眼里是最美的风景,咖啡馆里出来,新月如水,灯火阑珊。

  环着你的腰,穿行于古城。

  曾经,那短短的几分钟路程,是我眼里最美的距离,因为并肩走在星空下,呼吸着自然的气息,我也可以感受你平稳的气息,只要一个侧目,我就可以看清你的面容,真实而又温暖,也可以看清你脸上的表情,并且可以那样丝毫不露痕迹,因为有一次同行,伴着淡淡的喜悦与不露痕迹的满足,我喜欢上了那条路。

  那是我唯一陪同过你走的一段路,昨夜梦里水乡,醒了,想着你的好,想着无法割舍的痛,任一行清泪打湿一帘幽梦。

  想开心,却时常与悲伤有染,想洒脱,却时常和徘徊搭边。

  静夜,坐在灯光下,读着我们当初彼此的聊天记录,读得情绪翻涌,读得心中酸涩,读得泪眼朦胧,我发现,无论我多么冷漠和坚强,我心灵深处依然是那么柔软,狠着心,断了联系,却断不了这心上的点点离愁,断不了我依旧执着的深爱,断不了对你彻骨的思念。

  假如我们没有在人群中多看彼此一眼,便不会有缘,假如我们没有在缘的街角转了一个弯,就不会遇见,假如我们没有在尘世间有这样一份遇见,就不会有下文,就不会有悲伤,就不会有怨恨,但,你我终究还是遇见了,或许,你我之间本就有一场劫难。

  你走了,你说,想过平静的生活,难道你与我,你没有曾经的爱过?若没有爱过,又何曾又把泪水化作相思之雨?又何曾对我百般柔情?想你的夜,我泪雨滂沱,或许,错的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这物欲横流的世俗,容不下一段单纯的真爱,容不下我对你的情深似海。

  时间的荒涯里,一支遇见的歌还未唱到下一个春天便已到了结尾,美艳四季里,一树花未绽放到极致便已凋谢,你转身的刹那,是我苍老的初始模样。

  最终,你未留下只言片语,甚至于没有留下一句再见,或许,你料定,此后再也不见吧!独自坐在记忆的一角,黯然伤神,愀然落泪。

  关于爱情,或许正如雪小禅说的那样,“爱情的别离,原来只是一个手势,孤独、苍凉、凄美,散发着烟花开过的味道,冷冷的,一地相思,两处寂凉。”是的,我依旧在旧时光里,不愿丢弃一段曾经,而你,在离去后,是否有过些许的悲寂呢?

  最短的故事莫过于还未开始就已结束,我们的故事未完,你就已匆匆离场,自此,只是我一人,自编自演,任一份无期的思念将自己掩埋,将一个人的故事进行到底。

  繁华落尽后,在忧伤的时刻,我依然放着熟悉的旋律,用文字堆砌着属于我们的记忆,将一颗红豆,用时光的文火,慢慢熬成缠绵的伤口。

  站在黄昏下,看远山依旧是曾经的模样,不增不减,听耳旁的风仍然是熟悉的声音,不冷不暖,而只有我,再也找不到细品的心情,斜阳将影子拉长,我已分不清,哪个是我。

  你离开了,我才发现,我的思念,早已生成一株青藤,在心间不肯走开,我知道,人生总不能靠着一段记忆做活,生活的主旋律依然是快乐,然而我却不知怎样丢弃这段疼痛的记忆。

  开始的开始,这份遇见美的让人嘴角上扬,结束的结束,这份遇见妖娆的令人心碎,我想,它是存在于我的骨子里了吧,越是痛的越是难以割舍,然而,我愿意用文字将这份痛慢慢消磨,或许哪一天我能笑着将它们写下,与忧伤无关,只因为还曾深爱着你。

  或许,每个人都有一首歌,一首藏在心底的歌,不忍翻出,只有在某一个忧伤的时刻,倾听,只是为了怀念一个远去的人,一份走失的情。

  “远去矣,远去矣,愿今生常相守……”寒夜里,那唯美的歌词再次在耳旁想起,带我重温一段过去。

  我知道,纵使此生此世我再也不是你的晓晓,而你却永远是我心里的芳菲。

  流年似水【3】

  我所向往的远方,刻在山巅之上的经卷之中。

  我摒弃所有换来这次相遇:此生狼牙曲,离合三万里。

  ——引

  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相见,从此我开始踽踽想念。

  姑苏夜凉,西湖水碧。

  墙上的爬山虎绿了又绿,昨夜的春燕斑驳了几句。

  风起时,飘扬的发丝轻拂我的心弦。

  眉眼低垂,思绪便飘向了远方,好远好远。

  席慕容说:"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就这样,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找生命中的对的人。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我宁愿想象。

  想象着你的眉目,你的笑容,你的低声私语,你神情忧伤时故作的嘴角轻扬。

  你凝眸处满满的娇柔,还有偶尔撒娇露出的孩子气。

  时光像七弦琴上的音符,轻快雀跃的跳动,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你行走在我不可知的地方,优雅娴静又素面明眸。

  你总是这样的令人喜欢,让我青了眉黛,黑了长发,了、屹在最美丽的岁月等待你。

  水墨青花,绿肥红瘦。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

  山的颜色,花的光影。

  柳絮纷飞,风过满池清荷,霜叶十里红枫,梅傲千里冰雪。

  风车在四季更迭的歌声里天天轮转。

  陌上青柳,燕语呢喃。

  赏软语殷殷的吴语,连同一缕淡淡的忧郁。

  飞花的季节,眷顾那双轻拢慢捻的红酥手。

  在古桥下波光粼粼的梦幻中,守候照影而来的惊鸿。

  风月琳琅,暗香浮动。

  微雨燕双飞,一道道弧线。

  飘雨的小巷,撑一把油纸伞。

  青石板街,丁香幽然。

  回眸一笑,婉约了蒹葭。

  古老的青花瓷,釉色渲染几许澜嫁。

  荼靡开至,霞染天光。

  洛阳牡丹,枯尽再荣,荣了又枯。

  长空有风,秋水无波。

  如果甚蓝的珍珠为选择而留下,那么,清幽的眸光为何而凝视?

  月斜江上,水涸潇湘。

  而这以及的花事,终究属于烟雨缭绕的水笺。

  远的是翩翩的舞影,近的是古典的差异。

  而穿梭其中的,只是一则美丽的情节。

  千山暮雪,花事阑珊,如墨的夜色里,谁拿捏好架势在谁的锁骨上敲击出忧伤的乐符。

  挑起最敏感的那根神经,刻骨铭心。

  东风有影,菩提树下。

  吟唱古老的箴言,口若莲花。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

  我在佛前求了千年,才今生与你相见,缠绵。

  梦遗江南,似水流年。

  愿来世得菩提时,心似琉璃,内外通彻。

  青丝三千,白衣聚敛。

  倾韶华首,眉目谴绻,等你许诺一句此生不换。

  一季的花开三季的零落,浅笑的剪影在经年处摇曳生姿,一笑多年,像镌刻在记忆最深的底角,一路随行。

  遇见像碾落的宣纸,只是在时间里随意一点,像春水映梨花,生动了记忆,紧蹙了双眉,在一季的夏至里一韵如珲,一凝如瑾。

  曾经期许风雅颂的氤氲,能将年华恢弘。

  只是在流年里如梦升腾,最后窥望时,我还且行且吟。

  不曾细言,不曾深问,不曾谨记,不曾刻意。

  倾轧的时光里遇见便已清新,无需流转的繁冗,亦无碾落成香的奔流。

  生命在以告别的姿态远行,一路欢歌,不枉那时你的娴静素雅。

  赠书泼茶,砚香情醉。

  独上高楼望断天涯的探索里,谁的子衿谁的杜康,一幕黄昏落日,谨记一缕人生,素时绽放的烟花在高楼畔。

  飒沓之姿,流星灰暗。

  回看流水,流经的年华,倒影处浣纱微醺眉黛。

  日渐闲涩的笔端再难勾勒出你的姣花照水,夏时的槐花一夜便零落成泥。

  山程水幕里,静躺你的娇柔静好。

  在忙碌的繁复迤逦的生活里,折叠的柴米油盐融化飘逸的风花雪月。

  融于生活的碧树,方可连理成西风。

  安静而娴雅的姿态定格多年,留时已记,江雪飞鸟,春柳飞燕,秋风飞啼。

  一并铭记在光阴过处,那时的白衣飘飘,那时的安静从容。

  青春的底蕴幻化,唐宋诗词的烟雨里,隐隐现现得青山绿水,重重叠叠的十里长亭,奔赴像既定好的情节。

  骢骏奔驰,是为了张显英姿豪情,还是为了张弛潇洒脱落。

  其实,轻吟里只是一个信念的恣意,便寻思而去,生生不息。

  流年,一个庄重而思凝的词,人憔悴里衣带渐宽,不懈里压缩的寄望,在杏花三月升腾明固。

  等待的蓦然回首,伊人阑珊,在锦年处花好月圆。

  一季春的流年,熏微了千山人情,得了万紫千红。

  一季夏的流年,抹绿碧水万荷,得了芭蕉樱桃。

  一季秋的流年,晒黄至北东流,得了晴空一鹤。

  一季冬的情流年,擦白了万径江山,得了千树梨花。

  我低声而问,蓄涵而行。

  流年里,却笃定觅寻,匍尽万水千山,觐见柳暗花明。

相关推荐